學者:用表情符號的人該長大了吧

by:阿咖
16281

Line貼圖、日本顏文字、還有各種表情符號成了我們現代人溝通不可或缺的事物,它們的重要程度已經到達每每有新圖出現,新聞也會特別報導一番,這波「貼圖符號風」看在英國學者眼裡,卻是不太樂觀的訊號,在格羅斯特大學擔任副教授的韋伯斯特就認為,現代人正陷入「長不大」危機中。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Alan Klim

韋伯斯特副教授(Dr David Webster)在英國格羅斯特郡大學擔任宗教哲學與道德副教授,他著有《消沉世代:現代靈性讓我們變得愚蠢、自私和不快樂》(暫譯,Dispirited: How Contemporary Spirituality Makes Us Stupid, Selfish & Unhappy),也著有研究「南傳佛教中顯示出的渴望哲學」(暫譯,The Philosophy of Desire in the Buddhist Pali Canon)。
 
近期他在《衛報》上發表了他對現代人貼圖和表情符號氾濫的看法:
 
「雖然我們的手機還有電腦在最近都更新了數百筆的編碼(Unicode),同時還更新支援了印度」亞洲、非洲、還有廣東話,但在大部分的媒體平台上,人們最常用的表情符號一樣是萬年不變的孩子笑臉或哭臉,或是我們常說的「表情符號」(emoticons)。」
 
「這次釋出的大量新編碼,其實引起相當有趣的討論,像是有人就點出這些符碼呈現出白人霸權的意識形態在其中,但眾人最常討論的話題仍是新編碼有《星際迷航》中的『瓦肯式敬禮 (Vulcan salute)』還有『比中指』出現。」
 
「這邊我可以想像愛傳訊的年輕人一定都非常興奮,我也不想讓別人覺得我是個保守又缺幽默感的難取悅傢伙。」
 
「不過呢,一連串網友的反應中,倒是有兩點特別值得注意,這兩點都不怎麼好就是了。」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Katherine Fitton 


「首先,顏文字似乎是網路世界中最不有趣、最不好玩、也最沒創意的發明,你想一下就會認同這句話。網路上的各種搞笑模仿、鄉民用語、疊字說法或是把一連串幽默圖案新發明成全新語言,例如有名的「大笑貓」(lolcat)就是一例,網友甚至還進一步做成『聖經:喵星人版』。所以,看到網路上的表情符號時,你就會覺得這真的沒有甚麼創意可言。這邊不是要說他們一點優點都沒有,只是他們真的很難讓人常用到。」
 
「有時候,我們傳簡訊的文字很容易因為缺乏語氣或語助詞讓人誤會,這沒錯,但是對比起人類語言中千千萬萬種可用的符碼,你就會覺得表情符號的存在真的沒有甚麼意義。」
 
「今天,如果我想要對我同事看來奇怪的新襯衫大大地明褒暗貶一番時,但我最後卻選擇用個黃色圓形、外加拉長臉的表情符號來表達我的感想時,我想這已經跟同事的襯衫有多搞笑沒關係了,因為這只是顯示出我的語言能力有多糟。」
 
 
「再來,使用表情符號的文化正點出了一個社會充滿『不想長大』的氣氛,人人似乎都想要使用任何能與「年輕」掛勾在一起的符碼在身上,為得就是想展現出:我很酷。」
 
「我不酷,我已經是個中年人了。我可以繼續穿著時下最流行的服裝,聽最新的歌,或是用各種表情符號妝點我的簡訊,但是,這都無法讓我免去一件事實:我已經是個成年人了,我肩負決定世界未來的責任。」
 
「今天,因為我是成年人,所以我就該做出成年人會有的選擇,像是:我是大人,所以我願意為錯誤負責。」
 
「我們或許會想進一步討論,現在大量使用的網路語言,正顯示出人們集體性的『嬰兒化』趨勢,大家拒絕承擔改變世界和未來的責任,但不管我們怎麼拒絕,事實就是在那不會改變。微笑的表情符號不能替我們聲張正義,也不能讓我們對抗氣候變遷。」
 
「誰管他阿,這顆星球。Soz, lol ☹」(編註:Soz,表示抱歉, lol表示大笑)
 
 
編註:對原文評論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Adults who use emoji should grow up
 
 
更多網路世代趣聞:《自拍是個病?
自拍這字哪裡來? 牛津辭典說明白
數位相機改變我們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