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木家具背後的秘密 幾內亞比索非法伐木數激增

by:維多魚
10299

對某些人來說,紅木家具是可以增加室內質感和奢華氛圍的家具,但在美麗外觀的背後,卻隱藏非法盜木、生態浩劫與官商勾結的黑暗面,中國市場對高級紅木家具的需求,成了非洲地區非法伐木趨勢的推手。

post title
路透社

真的在運送腰果嗎

每年約莫3-5月是幾內亞比索採收腰果的季節,在首都比索的大馬路上,你會看到一輛輛的載運卡車往來不息,大夥排隊等著把車上的腰果運到船隻上。但是,這樣的場景開始變成一年12個月都出現,且腰果的市場需求量出現下滑趨勢時,就開始讓人起疑了。

這些卡車裝載的貨物真的是腰果嗎?根據擁有農業工程背景,同時是幾內亞比索前林務局局長的柯瑞亞(Constantino Correia)表示,這些卡車根本不是在運送腰果,而是在搬運樹木。

更明確地說,這些木材多半是非洲花梨木(African rosewood,註),運往的目的地則是中國。

編註:非洲花梨木是多種木材的俗名稱呼,所指涉的類別包括紫檀屬,如刺蝟紫檀(Pterocarpus erinaceus),或是崖豆藤屬的非洲崖豆木(Millettia laurentii),也可代稱苦蘇花(Hagenia abyssinica)或是古夷蘇木屬的鞘籽古夷蘇木(Guibourtia coleosperma)。

post title

不少人喜愛清朝樣式的家具,這也間接促使非法伐木數量激增。Photo credit: Oliver Tupman

路透社

紅木家具狂熱

事實上,環保人士對幾內亞比索的非法伐木已抨擊多年,然而為時已晚,在當地保護區工作的薩依德(Said)就警告:「我們現在正冒著耗盡花梨木資源的風險,這種木頭在中國是相當搶手的木材。」

這些珍貴的非洲花梨木多半會被用來製成中國人偏愛的紅木家具上,其價格往往可高達上萬美元,這些奢華家具的瞄準了那些喜歡清朝家具的客群。

根據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對紅木家具的追求已讓全球非法伐木的數量出現急遽升高的態勢,以幾內亞比索來說,當地在2012年發生軍事政變,自此之後相關法規紛紛失效,讓當地貪污和非法伐木的情況迅速惡化。

人權組織負責人馬內(Fodé Mané)就說:「這邊一直都有非法盜木的問題,情況也越來越嚴重。」馬內繼續談到,當地民眾擔心失去森林,也害怕牲畜沒有足夠的自然資源,但他們發起示威抗議的下場卻是被軍人要脅。

post title
路透社

為了生計只好犯法

幾內亞比索的人民多以務農為生,當地有80%的民眾──約莫160萬人──是以採收腰果作為收入來源,但是當地正面臨外國投資者凍結資金、腰果市場需求低落致使價格下滑等劣勢。

2013年,每公斤腰果大概是美金2分,之後價格雖然有漲,幅度也僅僅是0.5美元;此外,居民只能用3公斤腰果換得1公斤的米,這與2012年時的1:1兌換比率明顯滑落許多。

當賴以為生的腰果業無以為繼時,盜木者們就趁機利用這樣的維生壓力進到森林中,通常盜木者會給貧困社區500塊美金作為森林入園費,他們會再另給年輕村民2-6塊不等的美金作為砍樹工資。

林木資源成了部分居民的收入來源,然而這對其餘民眾來說,卻是生存資源被剝奪的危機。

一棵樹木  50年長成

農業工程背景的柯瑞亞表示:「當地人從森林中取得木材,這些是他們日常能源的來源,民眾會到森林中去找藥草,餐桌上的蛋白質來源也取自森林中的動物。就現在森林消失的速度來看,棲地必然會被毀掉,進一步讓動物滅絕。」

另方面來看,一個貨櫃的木材量售價約為 6,000-10,000美金,但若換成得花上50年長成的非洲花梨木,一貨櫃的價格可高達1.8萬美金。

post title
路透社

動盪局勢待解

過度伐木不只影響了幾內亞民眾的生計,也讓經濟發展後退,當地有70%的民眾因為軍事政變和不穩的國情,一直生活在貧窮的窘境中,非法盜木者們在不用符合任何條件,也不用受監管下,就取得伐木許可與出口的執照。

柯瑞亞認為,現階段如果能有嚴格的措施出現,非法伐木的狀況會有很大的改變。不少民眾其實是反對非法伐木行為的,但他們的抗議行動卻碰上許多阻礙,例如貧困社區的民眾受不了賄賂的誘惑,就算想抗拒,但碰上了軍人威脅,他們也無力反抗。

2014年4月,幾內亞比索選出了新政府,他們希望能結束軍事政變後不穩的國勢、平和轉移政權,更期待結束被國際孤立,還有不斷滑落的經濟窘境。

官商勾結

然而隨著非法盜採花梨木的行為增多,中國方面也抬高了買價,換言之,幾內亞比索的非法伐木問題已經是個多國都要一同面對的問題。

此外,外界開始懷疑這些非法交易中,也有警察、森林保育員、高階政府官員與軍人涉案,這讓相關法規越來越難推行。一名不願具名的人士就說,當地警官會默許卡車把木材運到港口,只要給他們200美金當作封口費就好。

幾內亞比索的伐木儘管已經釀成某些無法挽回的結果,但現階段該做的是嘗試重新造林,還有嚴加執行相關法規。不過某些環保人士仍對此抱持擔憂,認為伐木帶來的高額利潤會讓某些涉入者不願放手,未來這種非法行徑可能只會轉到檯面下繼續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