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言論自由和多元思考 烏克蘭自由大學吸引學生到德國

by:若安
8389

在台灣,因為憲法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台灣人談論政治是稀鬆平常的事情。台灣的大學或學術機構也基於學術自由,師生和研究人員能夠自由地發表意見,許多人樂見台灣公民力量遍地開花的一天,但在烏克蘭當地,這樣人人可自由發言的權利並不常見,自從烏克蘭危機後,當地有越來越多學生寧願負笈海外,到德國慕尼黑一間唯一使用烏克蘭語授課的「烏克蘭自由大學」就讀,為了就是享受公開討論政治的自由空間和認識來自烏克蘭各地的不同觀點。


 

post title
網友

照片是烏克蘭自由大學的女學生。Photo credits: Katharina Alt


《德國之聲》8月8日報導,面臨當前的烏克蘭危機,越來越多烏克蘭學生選擇到位於慕尼黑的烏克蘭自由大學(Ukrainian Free University,簡稱「UFU」)就讀,因為在這間「海外」的烏克蘭正規大學才有享受公開政治討論和理解包容的空間。


在慕尼黑開課的烏克蘭大學
時空拉到德國慕尼黑的烏克蘭自由大學裡,一名叫做史提芬(Stephan)的UFU學生剛發表完個人報告,在看到教授點頭肯定之後的他終於鬆了口氣。史提芬在課堂上全程以烏克蘭語發表演說,他針對獨立廣場(the Maidan)及其對烏克蘭語言影響的報告表現地頗受歡迎。烏克蘭自由大學是烏克蘭海外唯一一間提供烏克蘭語授課課程及有資格授予學術頭銜的烏克蘭大學。
 

出身奧地利的烏克蘭自由大學教授麥可莫澤(Michael Moser)表示,烏克蘭獨立廣場抗議和烏克蘭政治發展是他講座課程的核心重點。他說:「對我來說,這是身為烏克蘭知識份子的責任。」
 

編註烏克蘭自由大學是一間位在德國慕尼黑的私立大學,1921年在維也納成立,二戰後遷至德國慕尼黑現在的校址,該校只提供碩博士課程。
 

 

post title
網友

照片是烏克蘭自由大學。Photo credits: Wikimedia Commons


畢業生可在德國找工作
烏克蘭自由大學(UFU)成立於1921年,在慕尼黑校園現址落腳前曾在維也納和布拉格建校。UFU的學位已獲巴伐利亞文化部的認可,該校的畢業生可以直接在德國找工作。

UFU畢業生的就業前景似乎一片光明,他們可以在那些需要和烏克蘭或其他東歐國家做生意的德國公司裡找到合適的工作。不過UFU只提供研究生學位,換句話說,有意到UFU攻讀學位的學生必須先有其他學校的大學學位,才有機會成為UFU的學生。



 

post title
路透社

讓烏克蘭自由大學研究生塔拉斯印象最深刻的就是UFU的教授不會迴避跟學生討論政治問題。


為了暢所欲言而來
雖然大部分來到UFU攻讀學位的學生和德國有很深的連結,不過也有少數的例外比如塔拉斯(Taras)。塔拉斯先在烏克蘭完成了歷史學學位,然後才到德國。

塔拉斯表示,烏克蘭的教育系統仍舊受到蘇聯政治文化的的強烈影響。他接著說:「這是為什麼我要離開烏克蘭到慕尼黑UFU求學的理由,我嚮往另一種更加吸引我的研究主題途徑,比方說更西方的治學方法」
 
讓塔拉斯印象最深刻的就是UFU的教授會自由表達他們個人的意見,也不會迴避政治問題的討論。

 
 

post title
網友

同個身分認同,多種政治觀點
在烏克蘭西部長大的塔拉斯還有個到UFU就學的動機,就是有機會能在學校裡認識來自烏克蘭全國各地的人。

塔拉斯樂於認識不一定共享相同政治觀點的烏克蘭學生,他們也可能支持不同的政黨,對烏克蘭的改革也有不同的觀點。不過,相同的烏克蘭身分認同(identity)卻能使這些學生聯合起來。
 
塔拉斯說儘管這裡的烏克蘭學生政治立場有異,但卻沒有發生真正的衝突,而且沒有人願意看到國家分崩離析。UFU有不少學生支持獨立廣場(Maidan Square)的抗議人士,還為那些抗議者募款。


 

post title
路透社

講俄語的烏克蘭人以為被敵視?
另一位來自東烏克蘭盧甘斯克(Lugansk)的UFU學生卡塔琳娜(Katarina),親俄羅斯分離主義者在她出身的東烏克蘭地區宣布成立人民共和國。

卡塔琳娜的第一語言(first language)是俄語,她說:「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討論國家的政治情勢,因此改變了我的看法。我一直以為西部的烏克蘭人敵視講俄語的烏克蘭人,但我終於理解這樣的認知一點都不正確。」
 
卡塔琳娜接著補充在她東烏克蘭的家鄉,因為俄國的政治宣傳是如此無遠弗屆,要獲取客觀的資訊相當困難。


 

post title
網友

照片是烏克蘭自由大學的建築之一。烏克蘭自由大學的營運仰賴學費的收入。Photo credits: Katharina Alt


UFU吸引更多烏克蘭年輕人
烏克蘭自由大學需要學費收入以維持校務營運,因為這所私立大學並未接受任何來自烏克蘭的支持,德國政府也在冷戰結束時刪去對它的補助。

UFU希望烏克蘭危機能為學校帶來更多的捐款,但目前確定增加的是烏克蘭年輕學子到慕尼黑讀書的興趣。UFU畢業生不僅可以在德國就業,回到烏克蘭也是備受尊重的一群校友。
 
 
編註:對原文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Ukraine crisis draws students to unique Munich uni
 
延伸閱讀:《烏克蘭危機懶人包
普亭無視經濟受損 美國加碼金融制裁
拯救大學招生荒 台灣年長者成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