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家園遭毀 失根的亞茲迪人

by:阿咖
27227

斬首美國記者的「伊斯蘭國」武裝分子,他們仍持續在伊拉克和敘利亞一帶活動,而備受他們威脅迫害的「亞茲迪族」,正面臨必須離開孕育他們民族發展有千年歷史的家園;他們有的人只剩絕望,希望可以在沒有任何伊斯蘭蹤跡的土地找生活,亦有人決心要根留家園,滿懷希望。


 

post title
路透社


《德國之聲》28號報導,受到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的殘忍迫害,庫德斯坦(Kurdistan)地區的60萬名亞茲迪人為了不被滅亡,只能紛紛離開他們住了數千年的土地。
 
伊拉克北邊,許多亞茲迪人膜拜的宗教中心就在此區的拉利什(Lalish)山谷中,這裡距離市鎮什翰(Shekhan)僅數哩遠,當旅人從塵土砂石的步道走向他們的廟時,最先看到的就會是在樹林間露出的亞茲迪族尖碑。
 
 每年春、夏、秋,庫德斯坦的亞茲迪人就會聚集到拉立什地區,進行他們的宗教活動,但今年他們卻有不一樣的目的──為了躲避伊斯拉國武裝分子的殺戮,他們紛紛逃進了拉立什。從8月開始,伊斯蘭國(IS)武裝分子已經殺害綁架了數千名亞茲迪人,
 


 

post title
網友

圖片中亮黃色區塊是庫德斯坦地區。 photo credit: wikicommons

小補充:庫德斯坦自治區
根據《維基百科》,庫德斯坦(Kurdistan)是庫德語的直譯,意思是「庫德人的土地」,是一個橫跨土耳其、伊拉克、伊朗和敘利亞四國山區的地區,一直都是庫德族聚居的地方。庫德族一直爭取在庫德斯坦地區獨立建國,但一直受到周邊四國政府的鎮壓。庫德斯坦地區還居住著大量的亞述人等其他民族。
 
 
 

post title
路透社

迫害百年
事實上,亞茲迪人遭受伊斯蘭激進分子迫害已經有數百年的歷史,早在第一位穆斯林進入到庫德斯坦後,亞茲迪族就面臨了迫害的命運,他們從前伊斯蘭時期(pre-Islamic)就開始的異教信仰,讓他們被許多穆斯林視為「膜拜惡魔」邪教的族群,而激進派的武裝分子像是伊斯蘭國(IS),就認為他們身兼讓亞茲迪族「不改信就死」的責任。
 
小補充:膜拜孔雀的亞茲迪
雅茲迪教派是一種混合了多神信仰、瑣羅亞斯德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等教義的一種古老而獨特的宗教。崇拜以孔雀形象出現的大天使。雅茲迪教派相信有至高無上的神,但非善惡二元論,否定地獄及魔鬼的存在。

他們認為魔鬼已在耶穌基督下降至陰間的三日期間,因著天主給予耶穌的權柄,向耶穌基督讖悔了,所以耶穌基督赦免了他的罪,並恢復了他的大天使地位。故他們被基督教和伊斯蘭教視為拜魔鬼者。
 
 
 

post title
路透社

亞茲迪女孩坐在樹下休息

每個家庭的夢魘
現在,當你碰上從辛賈爾(Sinjar)逃難的450個亞茲迪家族時,他們每個人都會告訴你逃離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的恐怖經驗;24歲的卡利達(Khalida Burkat)坐在廟口的水泥牆,她僅3周大的女兒就睡在一旁的塑膠箱中,她在武裝份子闖進家園的前2天生下了女兒,她和先生是一直待到最後一刻才趕緊帶著剛出世的寶寶,以及其他都不滿6歲的女兒們逃出家園,卡利達說:「我們是最後一個離開辛賈爾的家庭」。
 
8天沒東西吃 
當卡利達一家跑向辛賈爾鄰近的山間,這裡是許多亞茲迪人們的逃難處,她說正當他們一家子沿著蜿蜒崎嶇的路往山頂上跑時,還看見伊斯蘭國的狙擊手從遠處射殺了3名亞茲迪人;當他們抵達山頂時,因為伊斯蘭國的圍剿,他們有整整8天的時間沒有東西可吃,也幾乎沒有水可以喝。
 
「我們該怎麼辦,我們只剩下祈求神明救救我們。」
 
幸好,卡利達一家人最後被庫德斯坦工人黨(Kurdistan Workers' Party, PKK)的成員救出,他們建了一條通往敘利亞的走道,保護數千名亞茲迪人逃離伊斯蘭國的迫害。
 

post title
路透社

逃出辛賈爾的亞茲迪人們,先在伊拉克和敘利亞邊境的樹林中休息

怕到心臟病發死
並不是每個家庭都可以像卡利達他們一樣幸運,巴絲(Basee Elias)就在逃難中失去了50歲的姐姐卡莫,「她心臟病發,她因為害怕而死」。巴絲和她的小叔凱德(Khider Elias)所住的村落在8月3日的時候被襲擊,「大約有24輛車闖進來,他們舉著旗幟還大喊『神是偉大的』(Allahu Akbar),大概有5、6個家庭沒有逃走,我看到他們射殺了3名男性。」
 
女孩遭輪暴
其他被綁架的村民,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下落和處境,他們可能被帶到摩蘇爾或是泰勒阿費爾鎮(Tal Afar),接著可能就會和其他數百名被綁的亞茲迪女性被帶進黑市當成奴隸賣掉。來自辛賈爾的卡拉夫(Hamat Khalaf)說:「我希望美國轟炸那些地方,那些女孩們被一次10或是20個男人輪暴。死亡對她們來說還比較好。」
 
沒有理由回去
歷經種種劫難後,許多亞茲迪人說,就算伊斯蘭國被趕跑,他們也不想再回到家鄉了。凱德說:「我們已經失去一切了,我們就算再花上30年去重建家園,又很可能在一個小時內全部被毀。我們已經沒有理由回去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小朋友坐在階梯上等待救援物資



 

post title
路透社

滿臉愁容的大人們正在廢棄大樓中等待物資

 

post title
路透社

舉著「我們永遠都不會回去辛賈爾」標語的亞茲迪人

孤立無援
亞茲迪族人會如此絕望懼怕,是因為他們原本居住的辛賈爾市鎮附近,有許多穆斯林居住區,當地居民會和武裝分子合作對抗亞茲迪人;巴絲說:「我們無法安眠。我們永遠都不會有安心的一天。」

亞茲迪人們也控訴庫德族沒有保護好他們,卡拉夫說:「在這一切發生前,庫德族戰士部隊「敢死隊」(Peshmerga,原意是面對死亡者)曾把我們的武器拿走,還說『別擔心,我們是敢死隊,我們會戰鬥。』但他們甚麼都沒做,他們拋棄我們了。誰知道為什麼他們不幫我們。他們真丟臉。」
 
現在,許多逃到拉立什的亞茲迪人表示他們想逃離伊拉克,加入其他流亡到西方的亞茲迪社群,凱德就說:「歐洲、美國、澳洲,我想去任何沒有穆斯林,沒有伊斯蘭教的地方。」
 


 

post title
路透社

亞茲迪人正排隊等待分配食物


 

post title
路透社

眾人看到冰塊出現紛紛舉手想搶

 

post title
路透社

正在接水喝的亞茲迪男孩
 
沒命甚麼都難說
儘管,亞茲迪族的宗教領袖們努力把正在伊拉克的族人召集在一塊,但他們也承認他們真的需要更多的保護,正在拉立什的僧人巴巴(Baba Chawish)就說:「庫德斯坦是我們的家,我們的廟宇在此地,我們的生活在此地,這裡就是亞茲迪族人誕生之處。當亞茲迪人離開家園,這對他們還有信仰都不好,但如果沒有足夠的保護,我們又有甚麼理由叫大家留下來呢?」
 
巴巴現在就把希望放在國際社會上,希望各界可以提供保護給他們。
 
「我們需要美國幫幫亞茲迪人,美國、庫德族的敢死隊、庫德族政府等等。我想最後還是會有好結果的,現在大家都在幫忙亞茲迪人。」
 
 
可以去哪? 

正在拉立什自願擔任老師和嚮導的蘇雷曼(Luqman Suleiman),她也對未來抱著樂觀態度,「庫德斯坦地區的未來對亞茲迪人們是好的,我們是第一次從歐巴馬的口中聽到『亞茲迪』三字,還有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他也談論了亞茲迪,美國國務卿凱利也有講到亞茲迪」

「全世界都知道我們了」
 
 對蘇雷曼來說,他就決心要留在當地,哪都不去。
 
「我可以去哪?德國?喔不,讓德國人過來看看我們吧。今天,你不能因為一有問題就跑走。如果我們這麼做,我們要怎麼過活?」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Islamic State' leaves Yazidi running scared


延伸閱讀:《伊拉克基督徒被迫改信阿拉 法國震怒宣布救援
伊拉克危機 美國空投物資援助難民
 《報復美國 記者遭斬首影片引國際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