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沒希望 香港學生決心示威

by:阿咖
12520

香港的示威行動仍在持續延燒,《半島電台》的記者Amy Chew採訪了香港的學生和教授,深入瞭解這次的示威行動。在採訪中,他發現之所以會有這麼多的學生願意出來抗議,可以說是來自他們對未來的悲觀,因為香港的房價上漲,對很多學生來說,想擁有自己的家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此外,當地薪水增加的速度也跟不上快速上漲的物價,想養活自己變成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





 

post title
路透社

警察用催淚彈
29號時,數千人重新回到香港的街道上,因為他們都對政府感到不滿。日前,香港學生為了要爭取自己選出香港特首的權力上街施威,而香港警察就對這群和平示威的學生動用武力。

在28號的時候,身穿藍襯衫的香港警察頭上戴著黑色的頭盔,他們對示威者發射催淚彈,帶著警棍進攻,並對著示威者噴灑胡椒噴霧,他們的行動在無意間激起其他民眾對學生的支持。
 
學生:太過分了
「我一開始其實並沒有想要參加示威,但昨天在新聞上看到的畫面,讓我覺得非常生氣。」香港大學的自然科學學生亞歷山大(Alexander Chan)表示,他又接著說:「警察對著和平示威的學生發射催淚彈,這真的是太過分了,所以我決定要站出來。」
 
另一個21歲的學生亞瑟(Arthur Chan)告訴《半島電台》的記者,雖然他很怕警察會動用武力,但他還是到街上來支持示威,亞瑟:「看了昨天晚上的新聞後,如果我們還只是坐在家裡什麼事都不做,就太丟臉了。雖然有點害怕,但我覺得我一定要來這裡。」




 

post title
路透社

爭取大選自由
1997年時,英國將香港的統治權還給中國,當時中國保證,將會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給香港高度的自由和自治權,這些自由都是中國本土所沒有的。但中國最近卻表示,香港2017年的大選,所有的候選人都必須要是忠於中國政府的人。
 
到了今年8月,中國拒絕香港人自己選出香港特首的要求,從那時候開始,示威的規模就開始成長擴大,到了上星期,在香港學生帶領下進佔了香港政府總部外圍還有香港的其他地方。另一個團體也威脅要用大規模抗議癱瘓香港的中央商業區。
 
有紀律的學生
29號的時候,大批的示威者癱瘓了當地許多主要道路的交通,這些人大多都是年輕人,有些人甚至只有13歲,很多人都穿著黑色的T恤來到馬路上。
 
「跟之前的抗議不一樣的是,這次抗議沒有領導人,很多人都是自己要來這裡的,因為他們都對自己看到的景象感到生氣。」在香港金鐘區(Admiralty)的人群中,學生亞瑟這麼說著。
 
儘管抗議的人很多,學生們還是表現得很有紀律,這點可以說是很有香港人向來行事有效率的風格,他們甚至還把垃圾跟可回收的資源分開,用垃圾袋一包包裝起來整齊地排在一起。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香港示威現場,可以看到雨傘整齊地排在一起。




 

post title
路透社

示威還會再延長
但這場示威接下來會怎麼發展,還是要再進一步觀察,一位中國學者就推測,街頭示威還會再持續一陣子。
 
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林和立(Willy Wo-lap Lam)表示:「大家都很生氣警察的行動」、「用催淚瓦斯可能會讓更多人重新回到抗議現場,示威已經變成了一場加長的戰爭。」
 
中國一直很怕學生
到了晚上,很多示威者準備直接睡在街上,有的人躲在橋下、雨傘底下或是其他遮蔽處睡覺。
 
這場由學生帶領的示威,被某些人拿來和1989年北京的天安門事變作比較,當年的天安門事變,有數十萬名的學生站出來爭取更多的自由,但最後卻以中國政府派出坦克和軍隊的血腥鎮壓結束,造成當時數百人甚至是數千人死亡。
 
23歲的艾瑞克(Eric Cheung)說:「中國一直都很怕學生,這都是因為1989年的天安門事變。學生的知識比較豐富,你沒辦法控制他們。我們可以失去的東西很少,所以我們不會害怕抗爭。」



 

post title
路透社

習近平不會妥協
林教授表示,很多示威者其實都不太期待中國政府會軟化,達成他們提出來的要求,「但他們還是這樣做,這都只是為了要表達他們想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像是法治、言論自由、中立政府等等價值觀。」
 
林教授認為,習近平是個作風強硬的領導人和極端國家主義者,他也認為習近平是不太可能屈服。
 
林教授:「習近平不可能改變他的心意,或是同意(向示威者)妥協。」
 
為了自由站起來 
學生聯盟的領袖周永康(Alex Chow Yong-kang)表示,學生行動的主要目的是要引起香港人的注意,讓香港人為了自由站起來。
 
周永康:「(示威的)主要作用是叫醒更多的香港人,吸引更多人走上街頭抗議,而這將會是對政府施壓的開始。」




 

post title
路透社

香港年輕人從自己的學校、大學走出來上街抗議,這趟旅行可以說是來自他們對未來的悲觀,因為對他們之中的很多人來說,想擁有自己的家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另外,當地薪水增加的速度也跟不上快速上漲的物價。
 
買不起房子
林教授:「一切都變了,不動產的價格已經衝破天際,(要買房)很困難,現在我們的社會流動性比以前低太多。」
 
 林教授又接著補充:「即使在大學裡,你在班上是最頂尖的一個,年輕的專家要在10-20年內就建立起自己的事業還是很困難。我們現在已經不再擁有公平的競爭環境,這個城市已經變了。」
 
編註:根據《維基百科》,社會流動性指個人在階層裡向上或向下的流動情形,通常是以經濟、聲望作為主要區隔的因素。



 

post title
路透社

工作12小時沒加班費
29號星期一,香港職工會聯盟(HKCTU)也到街上加入年輕人的示威,他們認為重回英國的領導是唯一能夠改善勞工困境的辦法。
 
職工會聯盟的蒙兆達(Mung Siu Tat)說:「對香港的勞工來說,生活是非常艱難的,對他們來說,連續工作12個小時沒有拿加班費是很平常的一件事」「(香港的)薪水沒有跟上通貨膨脹,勞工們要掙扎著賺錢付房租,賺來的錢也只能勉強糊口。」
 
中國人湧進香港
林教授說,香港人會憤怒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從1997年開始有大量的中國移民搬進香港,估計香港當地的7百萬人中就有多達1百萬人是中國移民來的。
 
所有的因素全都加在一起,不斷增加香港人對中國政府的怒火。
 
林教授:「這就是為什麼參加示威的大學生出人意料的多,因為這就是他們的未來」「他們是利害關係人,他們已經看見了不好的預兆,而這就表示除非體制改變,不然他們在香港就沒有什麼未來。」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What's next for Hong Kong's growing protests?"


延伸閱讀:《香港爭民主系列報導
20年民主無感 南非青年夢醒不投票
台灣太陽花學運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