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政治施壓 奈國女醫師奉獻生命抵抗伊波拉

by:阿咖
7656

10月20日時,人類對抗伊波拉病毒的戰役傳出捷報,非洲的奈及利亞因為沒有再新增病例,正式從伊波拉疫區的名單中除名,而能讓當地免於疫情大爆發的關鍵人物,就是名叫史黛拉的女醫師,她不只勇敢面對外界施壓,更不畏風險在簡陋的醫療中心內治療病患,現在奈及利亞舉國上下都用「女英雄」讚揚她的勇敢和犧牲。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在8月時不敵伊波拉病毒身亡的史黛拉醫師,她現在被奈及利亞譽為對拯救國家免於疫情擴散的女英雄


奈及利亞的民眾紛紛鬆了口氣,因為他們得知自己國家剛從伊波拉疫區名單中除名,而在放下心中大石後,他們開始燃起點點燭光,向幫助他們避免伊波拉大爆發的女英雄致敬。

第一名伊波拉病患現身 
7月時,商業大城拉哥斯(Lagos)的第一諮詢醫院(First Consultant Hospital)中出現讓人緊張的景象,當時的女醫師史黛拉(Dr Stella Ameyo Adadevoh)正坐在一名賴比瑞亞來的患者身邊,她檢查了這名患者後,就舉起了手邊的紅旗。

史黛拉檢查的患者名叫派翠克(Patrick Sawyer),他違反規定,在發病的狀態下搭著飛機抵達了奈及利亞;在此之前,奈及利亞從沒有傳出伊波拉病例的紀錄,這也是為何史黛拉醫師的診斷變得如此重要。

兒子回憶母親
當發病的患者派翠克接受隔離治療後,史黛拉醫師和她的同事們則是面臨相當大的染病風險。

史黛拉的兒子班克雷(Bankole Cardoso)受訪時就說:「當第一名伊波拉患者(指派翠克)飛抵奈及利亞後,我和父親都變得擔憂,所以我們不時會打電話給母親(史黛拉),問問看她狀況如何。當時的我們都知道這場疫病會有甚麼下場。」

26歲的班克雷繼續描述:「當時,她都沒有發生甚麼問題,但一切卻突然變調(她開始出現病徵),我們找不出任何好轉的跡象,一切都是那麼讓人焦急和混亂」



 

post title
路透社

不少得知被隔離的病患會陷入焦慮挫折,不願意接受隔離治療,照片中的伊波拉患者正企圖逃出醫療中心。

簡陋的醫療中心
史黛拉唯一的兒子班克雷所說的,就是奈及利亞在今年爆出伊波拉疫情時的狀況,當時奈及利亞境內上下都沒有做好對抗疫情的準備,但在此之前,史黛拉醫生早已搶先他人一步,到當地的伊波拉治療中心內做準備,不過當時的治療中心毫無備案,只能用「無法住人」來形容那時候的簡陋情況。

班克雷繼續回憶當時的情狀:「我的母親必須進入到那樣的設施中時,她是很擔心的」


患者血濺四處
為國家對抗伊波拉病毒前,史黛拉醫師最先贏得的勝仗是「隔離病患」。

因為一開始,帶著病毒的患者派翠克無法接受要待在治療中心的事實,醫院的醫師就形容「他變得有攻擊性,他唯一想著的就是離開醫院」

「當時他(派翠克)不斷吼叫,還把他的呼吸器拔出來,這讓他的血噴灑的到處都是。」
 
這名伊波拉患者,當時已經因為疫病失去了自己的家人,所以他不想依靠醫療協助,而是鐵了心的要到奈及利亞的一間知名猶太教堂中尋找大家說的會施行「神蹟」的牧師。


 

post title
路透社

醫療人員將逃脫患者架上車載離

外交大使施壓
就在血液檢定沒出爐、還沒有確定派翠克是伊波拉患者前,史黛拉醫師面臨非常大的壓力,外界認為她不該扣留派翠克在醫院中,但當時的人們還不清楚,派翠克外出將可能造成災難性的感染後果。

醫生歐耶利(Dr Ohiaeri)描述史黛拉的情況,「當時,賴比瑞亞大使館開始不斷打電話給史黛拉醫師,對她和治療中心施壓,賴比瑞亞大使說我們綁架了一位紳士,而這樣限制他行動,是違反了基本人權,會讓我們面臨進一步的法律行動」,歐耶利醫師加註說,他們當時都很信任史黛拉醫師的決定。
 
「當時,我們唯一能確定的事情就是要把患者留在治療中心,這也是我們面對奈及利亞全國人民該負起的責任,我們對國家的愛讓我們堅持決定──我們要把他留下。」

醫療團隊全染伊波拉
結果,來自賴比瑞亞的患者派翠克確定是伊波拉患者,最後也因此身亡;而史黛拉醫師以及她所屬的11人醫療團隊也通通染上了病毒。


 

post title
路透社

奈及利亞日前適逢開學季,可以見到學生們在師長的指導下洗手

出現轉機
接下來,奈及利亞面對伊波拉疫情開始舉國動員,拉哥斯市區內也開始有精密設備的醫療中心出現。

至於史黛拉的兒子班克雷,他回憶母親染病後的日子彷彿是歷經一場大震盪;「第一天的時候,我還可以靠近一點,像是站在病房窗邊跟她說話,第二天也是一樣」

「我從家裡帶了些物品給她,想讓她舒服一點,例如我帶了毛巾、拖鞋等等,但一下子我被拒於門外,我不能再靠近病房窗邊」,班克雷指出,奈及利亞政府針對隔離伊波拉患者設定了更嚴苛的規範。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母親還是在那,我在星期天過生日那天,一切看來都很樂觀」

失去至親
「但到了星期一,事情全變了樣,我們被叫進一間房中,(醫療人員)他們向我們解釋說,這就是染上伊波拉病毒會有的狀況,在短短數天甚至是數小時內(就會失去病患)。」

歐耶利醫師談到史黛拉時說:「我們失去了最棒的醫療人員,過去21年來,史黛拉醫師可說是最優秀的內科醫師,我和她共事過,我知道她真的是一名非常優異的醫師。」

 

post title
路透社


母親讓他驕傲
現在,奈及利亞媒體都用女英雄來形容史黛拉醫師,而他的兒子班克雷因為太過傷心,只能先將頌揚他母親的文章報導集合在資料夾中。

「我失去了母親,這樣的打擊大到讓我不想和外界接觸,但隨著時間過去,我越來越了解到她做了甚麼樣的貢獻」

「她指認出第一名伊波拉病患,這大大地幫助了奈及利亞人民做好對抗疫病的準備,也讓國內懂得開始要追蹤每個人,這也就是為什麼,奈及利亞和西非的幾內亞、賴比瑞亞與獅子山共和國等國家有了不同的發展。」
 
班克雷繼續談到,現在全國人民的讚揚讓他的心中對母親充滿驕傲,也稍微和緩了他失去至親的痛苦,
 
 
「我的母親可以同時與這麼多人連結在一起,現在就像是我們一家人和所有人分享她一樣,這真的很特別。」


 

post title
網友

奈及利亞當地的伊波拉志工。Photo credit: CDC Global

不要鬆懈
對班克雷來說,儘管奈及利亞已經從疫區名單中除名,但還不算是脫離險境
 
「過去幾周中,原本驚慌的大家都變得比較冷靜了。我現在希望的是,不要因為被除名的新聞就降低防禦心。」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Ebola crisis: How Nigeria's Dr Adadevoh fought the virus
 
延伸閱讀:《使用治癒者血液  西班牙護士體內已無伊波拉病毒
伊波拉疫情系列報導
電影網購加持 奈及利亞成為非洲最大經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