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羅河外交大突破 埃及衣國搶水大戰有解

by:徽徽
7492

埃及和衣索比亞纏鬥多年的搶水大戰終於有解,兩國總算在建水壩的爭議上找出共識。

post title
網友

尼羅河孕育的埃及文明,也是埃及人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河流。Photo credit: Christian Junker - AHKGAP


終結搶水大戰
《半島電台》10號報導,衣索比亞與埃及長期因搶水而發生的衝突總算找到解決之道。上周,兩國的外交部長宣布,他們在共享尼羅河水資源上已達成初步協議。

外界觀察,雖然初步協議還需要獲得埃及、衣索比亞與蘇丹領導人的同意,但對埃及與衣索比亞來說,已經是個重大突破。目前協議的細節還未公開。

美國布魯金斯研究機構(Brookings Institute)人員基門宜(Mwangi Kimenyi)說:「在我看來這件事很重要。」

「只要利益相關者在分享尼羅河水資源上的談判有進展,都是好進展。」

 

post title
地球圖輯隊

圖為埃及與衣索比亞的相對位置,兩國都覬覦尼羅河帶來的好處。圖中紅點處為埃及開羅,是尼羅河的出海口。


一個要水一個要發展
這次的初步協議很重要,因為埃及在水權方面總算願意拋棄過去殖民時代的舊法律,重新和鄰國協議水資源分配。

埃及和衣索比亞分居尼羅河上下游,曾為了水資源差點開戰。埃及想要水源,衣索比亞則渴望經濟發展。兩國在外交上一連串的努力總算在上周會議有所成效,可望解決衝突。

上周二(3),埃及、衣索比亞、蘇丹外長和水利部長一起針對衣索比亞正在尼羅河支流興建的大型水壩,進行外交與技術上的討論。

上周五(6),蘇丹外長卡提(Ali Karti)向記者說:「我們三國已經針對怎麼使用尼羅河盆地東部和衣索比亞復興大壩(The 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 GERD)達成協議。」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衣索比亞正在興建的大壩。衣國希望靠著這座大壩行水力發電,未來還可出口電力給鄰國。


建壩失敗=衣索比亞失敗
衣索比亞復興大壩橫跨尼羅河主要支流──青尼羅河,大約距蘇丹邊界 40公里,建好後預計在高峰期能產生 6000兆瓦電力,相當於 6個核能發電廠的電力,是目前非洲最大型的水力發電工程。

衣索比亞人相信,大壩可以讓他們的國家改頭換面。目前,衣索比亞只有約三分之一的人口有電可用,等大壩蓋好了,他們就可以供電給東非,成為主要的電力出口國,提升當地生活水平、促進經濟發展,讓乾旱與飢荒成為過去式。

衣索比亞人在大壩上投資非常多,他們紛紛購買政府債券,幫忙湊足建設大壩的 50億美元(折台幣約 1,591億元),也大力倡導大壩未來可帶來的好處。

「在建壩一事上失敗就等於衣索比亞失敗」目前在英國再生能源領域工作的衣索比亞籍工程師特斯發(Belachew Chekene Tesfa)表示。

特斯發是衣索比亞國際專業支持尼羅河組織(Ethiopian International Professional Support for Abay,衣索比亞人稱尼羅河為Abay)的創辦人,這個組織專門倡導建壩。

「透過建大壩,我們可以發展衣索比亞。」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埃及男子在尼羅河邊釣魚。埃及民眾依賴尼羅河的資源很深,這次建壩案對兩國發展都有影響。


風水輪流轉
但是,身處尼羅河下游的埃及開始擔心大壩的下游效應。

埃及人對尼羅河的依賴很深,認為尼羅河的一切是他們與生俱來的權利。數十年來,埃及都援引在殖民時期的舊條約(註),封鎖尼羅河上游的開發。

隨著人口成長和大量耗水的農業經濟,埃及國家規劃機構相信,到 2050年,埃及每年需水量得在現有的 550億立方公尺(約等於 178個石門水庫的水)上再多 210億立方公尺。

埃及也正在調適,因為堅定的衣索比亞根本不把殖民時期立下的協議放在眼裡,他們繼續蓋大壩,不管埃及的抗議。

尼羅河專家尼可(Alan Nicol)表示:「遊戲已經變了,埃及現在只能決一死戰。」

註:1929年,英國制定一條法律,賦予埃及很大的權力,可以反對其他國家在尼羅河上興建工程,此法也讓很多在上游的國家覺得不公平。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現任埃及總統賽西,他不再反對衣索比亞在尼羅河上游建水壩。


總統換了  態度軟了
埃及前任總統穆爾西反對建壩不遺餘力,甚至威脅要開戰。不過,自從去年五月前陸軍參謀總長賽西(Abdel Fattah el-Sisi)選上總統,埃及對建壩一事態度放軟。

賽西以元首身分第一趟海外出訪就在赤道幾內亞首都,馬拉博舉辦的非洲聯盟高峰會上與衣索比亞總理德薩萊尼(Hailemariam Desalegn)見面。

剛被非洲聯盟重新承認的埃及,在與衣索比亞的談判上有所突破。衣索比亞決定就建壩一事重啟僵持了數月的談判,決定成立雙邊委員會處理共同關心的議題。

衣索比亞都在拖時間
緊接著,埃及官員出訪衣索比亞,希望能夠透過外交途徑解決爭議。此時,埃及境內西奈半島上正傳出零星內亂,經濟也不穩,還得擔心利比亞的動亂會延燒到國內。

當尼羅河的權力平衡向衣索比亞靠攏,埃及現任領導人得克服尼羅河上游國家數十年來,因埃及反對建壩政策的不信任。

一名在開羅的西方外交官表示,直到最近「衣索比亞都在拖時間」,沒有一定要達成協議的壓力,但長期來說,不給埃及保證的話,對建壩這件事也會產生不利。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尼羅河的空拍圖,一旁是蘇丹南部的城市。


給埃及留面子
上周的協議讓埃及外交人員可以凱旋回國,不再認為埃及上游的開發是個威脅。

「這算給他們(埃及)留了面子」蘇丹水利法規專家沙門(Salman Salman)接著說:「現在他們知道不可以再顧面子,要來談談真正重要的議題了。」

其他人表示,協議能否生效還得看有沒有包含尼羅河水利用率的具體數據。

美國布魯金斯研究人員基門宜說:「我希望協議裡有包含衣索比亞可以使用水量的具體數字,有憑有據才是一個好協議。」

沙門表示,他希望協議中包含衣索比亞把水壩裝滿水的時間,慢慢儲水可以降低埃及受到下游效應的影響。他也推測協議中可能包含衣索比亞出口電力給埃及的協定。

尼羅河專家尼可指出,有鑑於對水的需求上升,讓尼羅河沿岸國家一起合作才是長久可行的解決之道。

「合作是有效面對尼羅河未來漲退潮唯一的辦法。」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Hydro diplomacy on the Nile"

延伸閱讀:《搶水大戰 尼羅河水壩引發2國爭議
爭尼羅河水權 衣國議會通過新協議
非洲最大風力發電廠 衣國正式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