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爆發周年 無國界醫生公布報告直批全球政府失靈

by:阿咖
4893

伊波拉爆發至今屆滿 1周年,在前線奮戰抵抗病毒的無國界醫生組織發布報告,指責疫情至今難以遏止是各國政府一起種下的後果。


 

post title
路透社

賴比瑞亞當地,一名父親蹲在兒子的墓旁掉淚,他的兒子因為染上伊波拉病毒過世。


全球政府機關失靈
《路透社》報導,伊波拉疫情爆發滿周年,日前無國界醫生組織(MSF)發布的報告直指各國政府以及世衛組織(WHO)的反應散漫,讓人類付出超過 10萬人死亡的代價,其中疫情最慘重的地區就是西非的幾內亞、賴比瑞亞與獅子山共和國。
 
2014年 3月時,幾內亞當地傳出伊波拉病毒現身,但這樣的警告卻被忽視,無國界醫生的總幹事施托康(Medecins Sans Frontieres)在報告中談到:「人們常用『完美風暴』來形容伊波拉疫情的爆發,描述它是一場跨越國境,蔓延數國的疫情,過去沒有國家政府看過這樣的情況。」
 
「但這樣的形容還是過於簡化,因為疫情會發展到現在這樣一發不可收拾,是需要許多政府機關同時失靈才有可能,而這件事情也發生了,後果是無數明明可以避免的悲劇。」


 

post title
路透社

幾內亞當地,紅十字會的人員正將疑似染上病毒的患者抬上擔架。


政府藏匿報告  染病數騙很大
在這份《逼至極限》(Pushed to the limit and beyond)的報告中,無國界醫生談到他們在去年 6月時已經發出伊波拉疫情已經無法控制的警告,但卻沒有人重視他們的聲音,幾內亞和獅子山共和國不但忽視組織警告,還指責他們散佈懼怕擔憂的情緒,當時獅子山共和國官方還向WHO要求,只能公布實驗室檢驗過的死亡人數,這樣的人數遠比實際染上病毒而死的人數低了許多。
 
獅子山的凱內馬醫院(Kenema hospital)內,院方當時還將關鍵的流行病報告藏起,不讓無國界醫生知道確切的疫區位置,藉此阻擋他們通報染病人數。
 
另方面,賴比瑞亞從疫情爆發開始,就是保持資訊透明化並每天向無國界醫生要求協助,但是當無國界醫生在 6月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時,卻沒有得到立即的回應,如果當初能即時反應,疫情不會延燒至今還難以收拾。

只能讓病患等死
2014年 3月底,無國界醫生向WHO報告他們發現了前所未見的伊波拉疫情爆發,但WHO駁斥了他們的觀察,一直到當年 8月8日時,WHO才正式宣布緊急情況,無國界醫生認為這是「各國一起無動於衷」,導致他們最後得殘忍地讓部分病患待在家中或是大街上等死。

在賴比瑞亞首都與無國界醫生一起治療病患的羅莎(Rosa Crestani)說: 「我們要做出很可怕的選擇,決定讓哪些人進入到醫療中心,誰不行。」,因為病患數量大於病床數,所以羅莎待的醫療中心每天只能開門 30分鐘。
 
「我們只能給患者們非常基本的寧靜照護,但病患人數那麼多,醫療人員卻只有幾位,當時的情況等於是每一位醫療人員每一分鐘就有一位病患要協助。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樣的恐怖。」


 

post title
路透社

穿著藍衣的紅十字會人員正在向小朋友解釋他灑的是漂白水不是病毒。


疫情何時結束? 零通報42天
跨入 2015年後,西非的重疫區:獅子山共和國、賴比瑞亞、還有幾內亞的通報染病人數呈現急遽減少的趨勢,這些國家的目標是在 4月中前達到完全零感染的狀態。
 
然而,幾內亞近一個月內就出現染病人數變 2倍的情況,獅子山共和國的周邊鄰國已經祭出隔離的措施,賴比瑞亞則是傳出新染病病例,這與之前的已經間隔有 16天。
 
從去年至今,只有等到疫區完全零染病人數長達 42天後,才能說這場伊波拉疫情結束。


 

post title
路透社

無國界醫生組織在幾內亞境內的醫療中心。


 

post title
路透社

忙著製作橄欖油的村民。


小補充:無國界醫生組織

過去報導指出,「無國界醫生組織」(法語:Medecins sans Frontieres簡稱MSF)是一個世俗的、從事人道救援的非政府組織(NGO),該組織以在飽受戰爭摧殘的地區和發展中國家致力協助抵抗當地疾病的計畫聞名。
 
無國界醫生是全球最大的獨立醫療救援組織,目前總部設於瑞士的日內瓦,在歐洲有五個主要的行動中心,分別是巴黎、布魯塞爾、阿姆斯特丹、巴塞隆納和日內瓦。無國界醫生組織的目標是「不分種族、國家和宗教背景,義務協助在戰火和自然災害中受傷的人類,使他們能得到醫治」。
 
無國界醫生組織經常深入戰亂地區,除了要面對在戰地和瘟疫區的死傷威脅,還要承擔政治風險。他們經常會代表受害的地區向聯合國提交抗議,例如對車臣和科索沃戰亂的譴責。
 
 
無國界醫生組織都做些什麼?
無國界醫生組織目前針對下列四大項狀況進行醫療協助:
 
●針對戰爭和內亂地區的民眾進行緊急醫療幫助
●針對難民和流亡的群眾進行醫療安置和協助
●天然或人為災難的緊急醫療支持
●長期對偏遠地區做醫療協助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Slow Ebola response cost thousands of lives: MSF
 
延伸閱讀:《聯合國憂心致命伊波拉病毒爆發
致命美味? 非洲野味小吃成伊波拉禍首
慈善募款不夠? 作家:問題在態度不在錢
更多伊波拉疫情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