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特權政府失能 南韓船難周年民眾不信任感加深

by:阿咖
7842

2014年4月中,南韓傳出重大船難,開往濟州島的世越號翻覆,造成 300多人身亡,其中有 250人是校外教學的高中生,這起事件讓數百個家庭破碎,更進一步加深南韓民眾對政府和家族企業的不信任感。


 

post title
路透社

4月16日這天,南韓舉行悼念世越號罹難者的儀式。圖中一張椅子上貼有南韓總統朴槿惠的名條。


20年來最嚴重船難
4月16日這天,南韓世越號翻覆意外滿周年,這起奪去超過 250名高中生的重大船難,不只讓數百個家庭破碎,更讓南韓社會陷入更大的不信任感。
 
《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綜合報導, 2014年4月16日,原訂從南韓仁川港出發前往濟州島的世越號(Sewol),途中傳出翻覆意外,當時客輪上共有 476名乘客,其中有 339名是正要進行校外教學的師生,儘管最後約有 70名學生獲救,但仍有 250名以上的高中生不幸死亡。世越號意外是南韓 20年來最嚴重的船難事件。

 愧對相信大人的孩子
《紐約時報》訪問了 38歲的嚴志英(音譯,Eom Ji-young),她在去年船難中失去了 16歲的女兒朴睿智(音譯,Park Yae-ji),嚴志英說她現在一個禮拜中有好幾天必須靠酒精入睡,有時候開車出門也會因為太想念女兒忍不住停在路邊哭泣。
 
船難事件後,嚴志英從原本溫和害羞的母親轉變成積極發聲的活動分子,她表示她在事件後請了一年的假在家,一方面是想有更多時間和自己 11歲的兒子相處,她後悔自己過去忙於工作,沒能和女兒多相處;再來,她要上街抗議政府不公,並要求政府對整起船難事件有徹底的調查和檢討,只有這樣,她才覺得對的起那些因為相信大人們會保護他們,最後卻不幸死在海底的孩子們。


 

post title
路透社

嚴志英站在沒有女兒的房間。


「媽媽,我愛你」
過去報導描述,世越號船難悲劇因為學生們的簡訊變得更加讓人揪心,當時一名學生申永金(音譯,Shin Young-jin)在意外發生時曾傳訊給他的媽媽:「我怕再也沒有機會說這句話,媽媽,我愛你。」
 
另一位 16歲的學生金武基(音譯,Kim Woong-ki)也曾在船開始傾向一邊時發簡訊向哥哥求救:「我的房間傾斜有45度了,我的手機不太能用了」,他的哥哥試圖安撫他回訊說:「不要慌,照著他們說的去做,你會沒事的。」

一名 18歲的申(Shin)姓女學生,也曾發過簡訊安撫爸爸不要擔心,她的簡訊中寫到:「我有穿救生衣,我和其他女生在一起。我們在船裡面,我們卡在走道上。」但父親叫她趕緊逃出來的簡訊似乎來得太慢,女學生最後回說:「爸爸,我出不去。船好斜,走道都是人」。


 

post title
路透社

船難中倖存的學生難過地念著悼念詞。


哀傷籠罩  
罹難高中生所在的安山市(Ansan),當地至今仍無法從失去 200多個年輕生命以及 11位教師的傷痛中復原,深重的哀傷氣氛籠罩在當地社區,原本高朋滿座的餐館少了大半的客人,因為當地民眾認為,自己的鄰人碰上如此的苦難時,他們也不該飲酒作樂。
 
校外教學停辦  走廊不得奔跑
這股哀傷也進一步讓當地人變得歇斯底里般地小心翼翼,例如,距離罹難學生就讀的檀園高中( Danwon High School)不遠的中學校,就傳出校方為了避免類似世越號船難事件,便停辦所有校外教學的消息,他們甚至禁止學生在走廊上奔跑。
 
安山市的市長接受訪問時說:「雖說大家都說會好起來的,但我們距離那樣的目標還好遠。」
 
 
 

post title
路透社

船難屆滿周年這幾天,罹難者的家屬們紛紛來到意外地點流淚看向帶走學生們的大海。


政府失能
除了哀傷,南韓民眾感受到更多的是憤怒,因為隨著南韓檢調對事件的調查進展,人們漸漸發現當地企業實際上有許多不法勾當,而政府機構也是鬆散沒有作為。
 
事件至今一年過去,南韓社會仍無法從這場意外中復原,甚至更進一步加深民眾對政府和家族企業的厭惡與不信任感,《華爾街日報》報導到,世越號事件屆滿一年,但南韓總統朴槿惠的親信傳出接受賄絡的醜聞,一名企業老闆在上吊後留下遺書,當中直接點名朴槿惠的幾位親信接受賄賂好讓這名老闆能取得政府貸款,這起事件重創南韓政府的信用。
 
富二代耍特權
更進一步,這股「不信任感」延伸到掌握南韓經濟發展的幾家大企業,因為這些「家族企業」的老闆們都有不法獲利的行為,南韓檢察官正進一步調查幾大企業是否為了替海外開發案籌措資金,運用非法管道來取得政府貸款。曾有南韓民眾表示,現在在南韓只要有人突然變得很有錢,大家多半會覺得這個人一定是透過非法管道獲利。
 
事實上,南韓民眾對家族企業的厭惡是在 2014年就已經引爆,去年 12月時,大韓航空公司董事長之女趙顯娥(Cho Hyun-ah) 不滿空服員分送的袋裝夏威夷豆未裝在盤子裡,當場飆罵並將前來解釋的男座艙長趕下飛機,造成飛機從跑道折返,延誤了 20分鐘起飛,這起事件在之後還被網友稱為「堅果門」事件,當時趙顯娥鬧脾氣的態度被許多南韓人視為耍特權。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受到大批媒體包圍的女子就是陷入「堅果門」事件的大韓航空千金趙顯娥。

集中權力  管理鬆散
若進一步回溯南韓現代史,可以發現南韓民眾對特權階級的不信任其來有自,當地過去歷經封建制度和日本殖民,權力多掌控在少數人手中,一直到 1980年代末期,南韓正式邁入了民主改革階段,但國家大權仍是集中在總統手上,直到現在也依然未變,儘管曾有人提出下放政權的提議,卻未曾見到政府有所作為。

 

post title
路透社

對許多家屬來說,世越號船難至今不只傷痛未癒,政府無法釐清許多疑點更讓他們悲憤。

 

post title
路透社

罹難者家屬朝大海丟入花。


不信任撕裂社會 
但如果說,即使南韓的權力結構不若以往集中,也沒人敢說就不會發生世越號這樣的重大意外,因為南韓檢調就發現,雖然政府集中管理,但當時船難的救災系統卻是散漫沒有人管理。
 
如今,南韓過去的歷史加上近期的事件,加深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就算是人民自己選出的總統,也難以取信於民,而這樣的不信任感繼續累積,將無法讓南韓從船難的傷痛與悲憤中癒合。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A Year After Sewol Ferry Tragedy, Peace Is Elusive for South Korean City
02 “A Year After Ferry Disaster: South Korea’s Trust Problem
 
延伸閱讀:《世越號翻覆系列報導
丟下乘客不管 義大利沈船船長判刑16年
除了淒美愛情...你該知道的鐵達尼號10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