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批改革不力 希臘財長:來恨我啊

by:徽徽
5614

近日,整個歐元區開始對遲遲提不出完善改革計畫的希臘感到不耐煩,希臘財長近日參加歐元區會議時發現,大家對希臘的不悅藏都藏不住。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希臘財長瓦魯費克斯,他在Twitter上引用美國羅斯福總統的名言,強調希臘成了歐盟成員國的眼中釘。


大家都討厭希臘
《衛報》26號報導,希臘和債權人間的鴻溝越來越深。周日(26),希臘財長瓦魯費克斯(Yanis Varoufakis)厚臉皮地在Twitter上寫道,他變成了大家討厭的目標。

希臘財長瓦魯費克斯加碼對付他的敵人,引用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的名言:「他們一致討厭我,歡迎他們來恨我。」瓦魯費克斯寫道:「這句名言最近讓我心有戚戚焉。」

上周五(24),瓦魯費克斯在拉脫維亞首都里加舉辦的會議上被嚴詞抨擊。一名與會者形容瓦魯費克斯是個「浪費時間的人、投機者和門外漢。」

反撙節的瓦魯費克斯沒有參加會議後的晚宴,由此可知希臘和歐元區的關係有多緊張。希臘的改革計畫不斷延期,讓要靠借貸才能度過經濟難關的希臘雪上加霜。

 

post title
路透社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圖右)與財長瓦魯費克斯(圖左)兩人正在討論怎麼處理希臘財政危機。


不給錢就違約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出險招,警告如果債權人繼續讓希臘現金不流動,想讓希臘「窒息」,那希臘有可能違約。

希臘執政黨Syriza國會發言人菲力斯(Nikos Filis)周末時堅稱:「我們不是虛張聲勢,在七月和八月我們得還很多債,沒有金援下我們付不出 200億歐元(折台幣約 6,722億元)。」

此外,菲力斯將談判僵局全怪在債權人沒看到歐洲其他反撙節的政黨崛起,他說:「這個問題本質上是政治問題,不限於經濟協商,他們(債權人)不想要新的希臘政府,這不適合他們,他們已經公開說了。」

稍早,希臘副總理德拉加沙齊(Yannis Dragasakis)表示,如果政治持續不穩定,雅典可能被迫採取「現在我們避之唯恐不及的措施」。

 

post title
路透社

希臘哲人柏拉圖的雕像後方,希臘國旗正隨風飄揚。


討好選民比還債重要
隨著希臘現金快速減少,破產近在眼前,政府卻把支付公部門退休金和工資這些選舉時的空頭支票,擺在償還國際貨幣基金與歐洲央行的債務前。

負責希臘經濟政策的德拉加沙齊跟親執政黨的《黎明報》(Avgi)說:「就算四月來不及,在五月初也得有個臨時協議。」

「我們主要希望大家可以把目前的現金流動問題當作共同責任,一起來解決。」

執政 3個月的希臘政府,不滿歐洲央行讓希臘國內的銀行透過每周的緊急援助維生,還限制它們借錢給政府,形同不給希臘經濟喘息的機會

希臘在 5月11日的歐元區財長會議前,得提出一套全面改革方案,才能獲得從去年夏天就一直卡住的短期金援,金額高達 72億歐元(折台幣約 2,420億元)。希臘政府不斷表示想要錢,但卻不肯跨越會進一步縮減退休金、減少勞工權利,以及邁向私有化的那條紅線。

 

post title
路透社

德國財長蕭伯樂(圖左)不滿希臘遲遲無法提出一套全面的改革計畫,對希臘敵意深。圖右為希臘財長瓦魯費克斯。


歐元區不怕希臘離開
周五(24)會議結束後,歐元集團的主席戴松布倫(Jeroen Dijsselbloem)說:「對我們全體來說,大家都感到緊迫,時間快不夠用了,但是,我們的希臘夥伴很有決心。」

此外,從希臘國防部長克諾門斯(Panos Kammenos)的發言也可以一窺歐元區與希臘間的緊張關係。克諾門斯提到,假使紓困計畫失敗,希臘不排除全民公投離開歐元區,如此一來歐洲會分裂。

「他們企圖非正式地強迫我們離開歐元區,公投有可能發生,」克諾門斯在接受Mega TV的訪問時繼續說:「德國財長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對我國敵意深,他把歐洲當作自己的公司,如果大家照著蕭伯樂的意見走,就無解了。」

德國財長蕭伯樂在周六(25)時暗示,歐洲正在為希臘有可能離開歐元區做準備,制定了一套應變計畫。

 

post title
路透社

改革不力的希臘決定放下和德國的成見,希望德國最後能拉它一把。圖為希臘總理齊普拉斯上月在柏林,與德國總理梅克爾開會的情形。


歐盟:希臘在玩火
雖然大部分希臘人認為,撙節是自毀前程,但是,也慢慢有聲音傳出,談判僵局也會適得其反。隨著實體經濟即將陷入癱瘓,希臘政府和債權人的緊張關係也刺激了希臘的銀行開始微型運作。

周日(26),一份刊載在希臘《論壇報》(Vima),由希臘研究機構Kapa做的調查中顯示,有 72%的希臘人希望政府可以和債權人達成協議,剩下 23%則寧願協議破局。

一名歐盟資深官員說:「希臘政府希望談判最後能成功,但是,他們知道怎麼成功嗎?」

「希臘政府在玩火,在看不到結局的現在,歐盟當然有應對的計畫,如果沒有才叫不負責。」

面對毫無進展的談判,希臘總理齊普拉斯親自向曾是他最大敵人的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求助。與其把注意力放在布魯塞爾(歐盟總部),齊普拉斯把希望放在對結局有最終決定權的柏林。德國正是提供希臘 2,400億歐元(折台幣約 8兆640億元)紓困計畫的國家。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Greek finance minister hints at strained EU relations: 'I welcome their hatred'"

延伸閱讀:《希臘總理訪俄 普亭:希臘沒跟我要錢
希德共商歐債危機 希總理:二戰賠款不能忘
反對節衣縮食 義大利跟進希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