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科學家:西方制裁害到我

by:徽徽
6504

自從去年俄國併吞克里米亞後,西方開始對俄國實行一系列的經濟制裁,連帶影響到俄國科學家,他們無法購買外國的研究設備,發表的論文也無法登上國際期刊...

post title
網友

俄國科學家買不到研究設備,很難像其他國家的科學家一樣大展身手。photo credit: U.S. Army RDECOM


買不到設備  
《美聯社》20號報導,上百名俄國科學家表示,外國公司拒絕賣科學設備給他們,此外,西方期刊也草率地拒絕刊登他們的研究論文。

俄國科學家們認為,原因出在西方世界不滿俄國涉入烏克蘭戰事,對俄國進行制裁,以及西方對俄國的敵意漸漸滲入到科學界。

在新西伯利亞學術鎮(Akademgorodok)的激光物理機構工作的物理學家希洛夫(Alexander Shilov)表示,自從去年俄國併吞了克里米亞,俄國科學家要買到任何來自美國或日本的設備難如登天。

「因為制裁的關係」或是「因為在烏克蘭的衝突」是希洛夫最常聽到外國公司拒絕出貨到俄國的原因。

希洛夫說:「當它們(外國公司)賣一片玻璃時,它們怎麼知道我們會用在軍事雷射或是醫療上?」

害怕被罰乾脆不賣
目前,美國和歐盟的對俄制裁鎖定在禁止出口任何產品給俄國的國防領域。

當 2014年7月歐盟宣布新一輪制裁時,他們有特別提到,制裁不應該影響非軍用產品出口到俄國,「不應該影響軍民兩用產品和科技產品的出口」。但事實上,俄國科學家們說,許多西方公司被制裁相關罰則嚇到,乾脆把大門全部關上。

一名在俄國大學中工作的美國學者證實,他的俄國同事和西方公司之間真的出現問題。他說,西方公司有時候會說,它們怕出貨會受到制裁影響,或是它們在俄國當地已經沒有後勤人員可以服務購買設備的人(藉此拒絕出貨)。

而且,對於俄國科學家來說,他們現在比較難負擔得起外國製的設備,因為俄國盧布在貶值。從俄國併吞克里米亞至今,盧布貶值了將近一半。

 

post title
路透社

俄國政府表明他們可以自給自足,不擔心西方的制裁。圖為俄國總統普亭,他正在參觀太空博物館。


懷疑西方滲透
俄國科學家的困境不只如此,俄國政府開始打擊科學私人資金,他們懷疑這些資金受到西方影響。

今年,俄國政府將全國最大的科學私人資金的來源──王朝基金會(Dynasty foundation)貼上「外國代理人」(foreign agent)的標籤,讓這個基金會受到一系列的突擊檢查和審訊。

「外國代理人」是冷戰時期使用的詞彙,隱含有間諜的意思。王朝基金會難以與官場對抗,因為王朝基金會的俄籍創辦人有用他海外帳戶的錢資助組織。

物理學家希洛夫說:「如果王朝基金會是『外國代理人』,那麼任何和王朝基金會有合約的人都是『外國代理人』的幫兇。」

「我們現在全都是間諜了。」

西方制裁沒在怕
目前,俄國政府越來越懷疑受外國資助的非政府組織,認為他們是西方派來的間諜。同時,俄國也不理會美國和歐盟設下的制裁,俄國說他們自己就有足夠的資源去製造那些被禁止進口的產品。

俄國政府否認他們針對王朝基金會是為了迫害俄國科學家。俄國司法部長科諾瓦洛夫(Alexander Konovalov)表示,王朝基金會接受海外資助,本來就應該被列為外國代理人。

 

post title
網友

對於科學家來說,論文能否登上國際期刊,獲得學界的認證很重要。Photo credit:Jean-Etienne Minh-Duy Poirrier


論文登不了
西方對俄國的制裁影響程度很嚴重,尤其對於俄國的科學家,他們的研究取決於能不能拿得到西方製造的原料還有高科技設備。

多名科學家跟《美聯社》說,從 2014年3月俄國併吞克里米亞開始,他們在西方期刊上的論文發表毫無理由地被延期或是被拒絕。

美國科學期刊的多名編輯和出版商表示,他們在審查論文時沒有任何偏見,不會去考慮作者的地理位置或地緣政治。他們也提到,目前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們的編輯和審查委員有像俄國科學家說的那樣(拒絕刊登論文)。

「所有的論文都被一視同仁,不管這篇論文是從哪裡來的。」負責出版《美國國家學院期刊》(PNAS)的工作人員卡尼(William Kearney)說。

 

post title
網友

圖為新西伯利亞學術鎮的一棟展示中心。Photo credit: Sergey


讓科學家自生自滅
1957年,俄國政府清空了一塊西伯利亞森林,在地上建起了學術鎮。因為制裁的關係,在新西伯利亞學術鎮工作超過 15年的科學家特別感到失望,因為他們的生活之前才正開始好轉。

從 1991年蘇聯解體後,這群科學家多年來都苦苦掙扎於沒有足夠資金。他們回憶道,1990年代資金短缺的俄國政府讓大批世界頂級的科學家自生自滅,有一些包袱款款到海外大學求職,有些人在市場賣東西或是自己種菜來撐過漫長的西伯利亞冬天,他們的薪水常常被拖欠好幾個月。

被迫當小販討生活
年輕人離開學術鎮到其他地方找薪水更好的工作,逃離這個由一群將近退休年齡的科學家把持的科學中心,而這些留下來的科學家沒什麼其他就業的選擇。

「十年前畢業的時候,我有非常多同學都到海外,很多人自己開了公司,最多大概有 20%的畢業生留下來做研究。」物理學家希洛夫說。

如今,學術鎮的科學家被迫要當公車司機或市場小販來餬口。

 

post title
路透社

近年來,俄國也投入很多資金在科學研究上。圖為俄國貨幣盧布。


投入資金增加20倍
但是,過去 15年來,俄國花在科學研究的資金增加了 20倍,今年到達 3,500億盧布(63億美元,折台幣約1,977億元)。今年 38歲,從 1997年就在熱物理學研究所工作的研究員比爾斯基(Artur Bilsky)目睹了整個改變。

「如果你站在入口,看一下誰進來誰出去,你會看到很多年輕的職員。許多年輕科學家買得起車,也有錢去渡假。」比爾斯基說。

俄國科學家的平均月薪從 2000年的 2,700盧布調漲到去年的 32,600盧布,在盧布大幅下跌後,大約是 600美元(折台幣約 18,835元)。財富相對上升也讓學術鎮搖身一變成了個迷人郊區,充滿了 30多歲的年輕人。走在大街上,你會看見年輕女人在路上推著嬰兒車,還有咖啡店專門迎合年輕世代。

 

post title
網友

俄國政府懷疑西方勢力靠著私人科學基金會滲入俄國。Photo credit: Anonymous9000


抗議政府汙名化
現在,政治再次影響科學領域。

本來,王朝基金會今年計畫要提供 800萬美元(折台幣約 2億5,113萬元)的資金,但是,在俄國司法部長下令王朝基金會要登記成外國代理人後,創辦人子敏(Dmitry Zimin)還有董事會決定,這個月要關閉王朝基金會以示抗議。

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的發言人皮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他很遺憾聽到王朝基金會要關閉,但他也堅持沒有任何人逼王朝基金會這麼做。

俄國政府對王朝基金會的攻擊也引起許多在學術鎮,受王朝基金會資助的科學家不滿。

不只是錢的問題
負責帶領俄國青年物理團隊的教練雪可尼可夫(Andrei Shchetnikov)表示,王朝基金會資助了一半要價 100萬盧布的年度新西伯利亞年輕物理學家競賽。

雪可尼可夫說:「對於那些王朝基金會資助的計畫,通常王朝基金會都是他們唯一的穩定資金來源。」

雖然雪可尼可夫有信心可以找到其他贊助,但他說政府危及到的不只是錢。

「王朝基金會做的事應該要讓俄國感到驕傲才對,」雪可尼可夫接著說:「我們有人民賺了大錢,還懂得要支持教育計畫,這就是俄國的未來。」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Russian scientists squeezed by sanctions, Kremlin policies"

延伸閱讀:《加長黑名單 歐盟將擴大對俄經濟制裁
克里米亞正式和俄國同步化
插牌就你家? 俄國侵犯喬治亞引眾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