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被打不稀奇 中國醫改卡關中

by:徽徽
6140

中國大肆宣傳的醫療改革在施行頭一年就卡關,《路透社》記者特別深入中國的醫療體制,希望可以找出中國醫療改革究竟哪裡出了錯。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醫生正全神貫注地準備手術用具,待會病人一進來就要馬上處理。


醫生架網站和病人溝通
中國隨著經濟蓬勃發展也逐漸開始重視社會福利,決定著手推動醫療改革,不過,中國多年來的結構性問題卻讓醫療改革窒礙難行,《路透社》特別派出記者,深入當地了解中國醫療改革的現況。

中國醫療改革和網路發展息息相關。原本是醫生的李天天(音譯)看準網路帶來的便利,轉入科技業創立了名為「丁香醫生」的醫療網路平台,該平台連結了全國 200萬名醫生,吸引來自騰訊等科技巨頭的資金。

丁香醫生平台正是中國政府在尋找的資助對象,它精準定位了何謂遠端醫療。從今年 3月起,丁香醫生平台打算在 5年內利用網路和科技解決中國的醫療困境。

 

post title
路透社

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圖中)來到醫院探視東方之星船難的受害者。


公家單位不配合  網站無奈停擺
不過,現實卻和理想差了一大截。目前,丁香醫生平台停止了和公家醫院合作的計畫。本來,丁香醫生平台打算用網路幫忙搭起醫生和病患間的橋梁,不過,因為缺乏中國政府的支持,還有和中國龐大分散的醫療公部門合作困難,只好喊停。

李天天在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說:「我們從上級聽到了很多不錯的想法,像是提升網路、推動醫改還有改變政策等,但是卻看不到基層有什麼作為。」

「這跟市場、資本甚至是科技無關,上述這些事物已經發展的非常成熟,反而和規範、法律和支持系統有關。」

 

post title
網友

中國政府目前還在考慮要不要開放處方藥線上販售。Photo credit: mattza


醫療市場夯得很
李天天的故事也反映出醫療改革碰到的種種困難,無論是在網路銷售藥品、讓醫院私有化、替醫生調薪還有引入科技等方面問題都很多。即使如此,中國的醫療市場還是吸引了投資人和公司將數十億美元投入中國。預估在 2020年,中國醫療市場總值可高達 1.3兆美元。

麥肯錫管理顧問公司副董吳先生(Alexander Ng)表示:「(投資人)永遠都在問:(中國醫療市場)真的大大順風嗎?中國政府還有監管環境真的支持嗎?」

「如果有很多負面消息傳出,可能會讓投資人卻步或是計算更高的風險溢價(risk premium,註)。」

註:根據《維基百科》,風險溢價(risk premium)指得是一個人在清楚高風險高報酬、低風險低報酬的情況下,會如何因個人對風險的承受度影響其是否要冒風險獲得較高的報酬,或是只接受已經確定的收入,放棄冒險可能得到的較高報酬。 確定的收入與較高的報酬之間的差額,即為風險溢價。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醫護人員全副武裝,站在重症醫學科前向媒體報告MERS傳染病的控制情況。


沒人想改變
中國加強推廣醫療改革,開放更多外資投入中國的醫療服務。此外,中國也讓科技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推動從公家醫院到零售市場的醫藥販售。

根據《路透社》的統計數據,中國這麼做到今年為止共吸引了高達 300億美元的醫療併購投資,是去年同期的 5倍,其實從去年開始,醫療併購投資早就飛速成長。

但是,即使政府有長遠的抱負,業內人士卻表示因為醫療改革會因為技術問題而受阻。從搖搖欲墜且分散的IT系統、和監管機構你來我往再到掌控這個領域的國營企業,沒有人想改變。

 

post title
路透社

中國許多偏遠地區並沒有像樣的醫院,得靠醫生拿著簡易的設備跋山涉水來出診。


速度慢但一定得做
中國九洲大藥房連鎖有限公司財務長趙先生(Frank Zhao)說:「隨著來自經銷商、醫院和保險部門等這麼多既得利益者的角逐下,改革並沒有很快。」

一些醫療政策顧問私底下承認,醫療改革已經落後,不過,他們對公眾的統一說法是改革已經勢在必行,就像是 1949年毛澤東帶領共軍克服困難,下令要「打過長江去」一樣。

趙先生也指出,本來線上處方藥販售即將獲准,但今年因為監管問題還有公家醫院和經銷商的反對,已經被延期。

對於像九洲大藥房這樣的連鎖藥局來說,暫緩線上藥品販售是一大打擊,因為他們希望可以透過網路增加生意。此外,對於科技巨頭像是阿里巴巴集團來說,他們也希望進入線上處方藥市場分一杯羹。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中國,看個病排上好半天是常有的事。


九成病人跑公家醫院
對投資人來說,中國的一大賣點就是推動醫療服務私有化。中國大力吹捧一旦私有化將可以改造不受歡迎的醫療系統。目前,中國的醫療系統被擁擠的醫院、內部的貪腐還有醫生和病人間的緊張關係搞得烏煙瘴氣。

但根據德意志銀行 2015年的醫療報告,儘管私人投資醫院快速成長,公家醫院仍然霸佔了大約 90%的病人。此外,投資人也提到保險制度、看醫生以及仍然受到嚴格控制的市場都是個問題。

今年 6月,美中宜和醫療集團董事長兼醫院投資部門主任胡瀾在上海的一場會議上就提到,像他們這一類的組織正面臨巨大挑戰和困境,因為現在大環境還不是由市場主導。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統計,醫療支出只佔了中國國內生產毛額的一小部分,在 2013年時只佔了大約 6%,反觀當時的美國有 17%。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以色列醫生特地來到中國扮成小丑拉近和小病人的關係。


醫生低薪過勞又被打
醫療改革想要減少醫院對賣藥的依賴也造成醫生反彈。醫生們表示一旦這麼做等於拿走了他們的關鍵收入。目前,中國的醫護人員除了低薪過勞外,也常常被生氣的病人暴力對待。

「每隔幾天你就會聽到有醫生被打甚至被殺。這樣的情況對醫生來說是很大的精神負擔。」北京望京醫院的醫生吳曉波(音譯)在最近一部捍衛醫生權利的影片中說。

醫改慢只好自己來
對於研發丁香醫生平台的李天天來說,他的公司現在打算改變方向,今年計畫在杭州市東邊開診所,在公家領域外試著推動醫療改革。

「我們希望可以改變政策,在移動和數位這塊做點什麼,」李天天繼續說:「我們發現醫療改革太慢了,唯一的方式就是我們自己來做。」

而針對《路透社》傳真過去的訪問問題,中國醫療保健部對此文章沒有任何回應。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China's much-hyped healthcare reform drive stuck in first gear"

延伸閱讀:《一張醫生痛哭照揭開醫界不能說的殘忍現實
戰地醫生都在做什麼? 無國界醫生說明白
古巴醫療外交破孤立 醫生:不為錢只為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