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來自敘利亞和約旦的信

by:阿咖
5919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TEDx NCU 《真正的一面:來自敘利亞和約旦的聲音》---
敘利亞的難民問題,在小男孩的照片被大肆曝光後,重新得到全世界目光的關注,透過媒體我們得到各種面向的解釋,但敘利亞當地人以及收容敘利亞難民國度的居民,他們又是怎麼想的?

最近,TEDx社群聯繫上敘利亞的Eyad和約旦的Ahmad,希望經由他們的解說,人們可以不被各類西方媒體的不同立場左右,理解發生在敘利亞國內和鄰近國家的真實情況。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照片中就是這次聯絡上的Eyad Khayat,他住在敘利亞的大馬士革。在他的回信中,有特別表明前三題並不能算是他自己的想法,而是根據當地的報導與輿論,寫成答案。


來自敘利亞的信

嗨,我很榮幸可以回答你們的問題,很抱歉因為電力問題而延遲回覆了。

Q: 整起內戰源自於一場擁護民主的抗爭,在抗爭發生的初期,你還記得當時的敘利亞社會(或你)如何看待這場遊行嗎?
社會對於抗爭本身有兩種很極端的聲音:第一種立場認為這些人有權利大力傳播他們的想法,可以說出任何他們想說的,縱使是大叫大鬧亦然;另一方則認為抗爭的民眾是「被迫的」,或著認為他們是被金錢誘使而上街,也覺得抗爭人士所言所行都不符合真實情況。

Q: 你記得自遊行開始約多久,整起事件演變成內戰嗎?
各個地區開始武力衝突的時間點不太一樣,但概括來說,從遊行到內戰,整整花了兩年時間!

Q: 現在敘利亞國土上有政府軍、反政府軍、伊斯蘭國等三種不同勢力,在大馬士革的民眾是如何看待現況?你們希望盡快停火、無論哪一方較正確,或是有自己的立場堅持?
我只能說就我所知,在大馬士革,仍然有部分民眾希望某一方獲勝,剩餘大多數的人只希望戰爭愈早停止愈好。

Q: 這些年以來,大馬士革鄰近地區是否平和?
其實,現在有些地方仍然可以被歸類為「無戰地帶」,大馬士革是其中之一;但對於大馬士革周遭而言,則不是這麼一回事。目前為止,居住在大馬士革的人們仍然可以像過去一樣生活,但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壞事將會發生(no one knows when something bad can happen)!

迫擊砲(mortars)隨時可能攻擊這座城市,電力短缺的問題長期困擾著我們(有些地方,一天甚至只有六小時或更短的電力供應時間),汽油和天然氣不時地缺乏也很讓人苦惱。

今年年初我們還舉辦了一次TEDx大會。

​不過,我得說我們已經盡量習慣這些狀況了,正如你知道的,今年年初我們還舉辦了一次TEDx大會。我現在則從事另一個計劃:SYEP (Syrian Youth Empowerment Program )。總有一天這些災難都會結束,我們有責任幫人們為那一刻做好準備(because one day all of this will come to an end, and we have the responsibility to prepare this generation for that moment …)。

post title
路透社

大馬士革舊城區的哈米迪亞市集(Souq al-Hamidiya)一景。


Q: 敘利亞難民絕大部分流亡於約旦、黎巴嫩、土耳其等鄰國,你認為這些國家有給予他們適當的照顧嗎?你為逃亡的人們感到欣慰或是擔憂?
就我目前所知道的資訊,土耳其給予逃難的敘利亞人最多幫助;約旦和黎巴嫩也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不過現在要進入上述這些地區都很困難,這些國家也頒發了新法令阻止敘利亞人民穿越國界。

德國政府、甚至歐盟確實做了很偉大的決定。

Q: 德國日前決議收容更多難民,你有什麼看法?
德國政府、甚至歐盟確實做了很偉大的決定。他們盡可能地給予難民幫助─包含避難處、食物、金錢、教育─對比鄰近的阿拉伯國家,真是天壤之別。不過,難民們無論經由陸路或水路抵達歐洲的旅途,都是充斥著危險,數以千計的人們死於途中。

Q: 你想告訴那些難民些什麼?
你們一定要記得一件事:無論是什麼原因驅使你們離開,總有一天這一切都會結束,大家必須要為那一天做好準備。你們對於敘利亞的重建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各位─流亡他鄉的各位─請停止對於不同立場的爭執,讓我們做出真正的改變,並且給予其他敘利亞人們需要的援助。

Q: 你想對一些可能提供援助的國家說些什麼?
若將眼光放遠,除了給予難民們溫飽,其實收容國可能更要重視各個年齡層的敘利亞難民的教育。或許,可以給予想要或確實完成課程的學生正式學位與獎學金,無論是中學、大學或碩士;參與重要主題的工作坊、研討會等等的人們若也能拿到一些證明,那應該會是很棒的。

畢竟,教育是解決所有困境的關鍵。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住在約旦安曼的Ahmad Altamimi分享了他對近日敘利亞難民的想法。


來自約旦的信



我很樂意告訴你們一些關於在約旦的敘利亞難民的事情。

首先,根據最新統計,其實在約旦境內的敘利亞難民已經超過 65萬(信中提到的數字是 24萬)。約旦和敘利亞邊界的Zaatri難民營已成為約旦的第二大都市、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之一。該難民營是由約旦政府和一些國際組織所建立。

雖然這些難民的確暫時躲避了在戰亂地區的衝突,但也並非自此祥和無事。性暴力事件頻傳,女孩們甚至得在很年輕的年紀就結婚,以便確保他們自身的安全,並讓家人獲得金錢以換取日常溫飽所需。另外,在難民營內仍然缺乏水、食物等物質資源;以及教育、健康等心理、生理資源,總而言之,在難民營裡的生活絕對不符合「正常生活環境」的條件。


 

post title
路透社

俯瞰約旦和敘利亞邊界的Zaatri難民營。


不過,另一方面而言,其實大多數的敘利亞人民並不住在難民營裡。大部分難民都選擇在安曼(Amman)、依爾比德(Irbid)或馬弗拉克(Mafraq)度日;而大部分的約旦人民也都盡所能地給予幫助,希望他們可以度過難關。

約旦並非一個富裕的國家,而敘利亞國內的危機也間接造成我們國家很大的壓力,包含社會層面和經濟層面都是。

我也曾遇過一些在安曼的敘利亞難民,他們曾向我詢問是否有資助者願意捐贈小房子,讓他們能有處所過活;也有人願意從事任何工作,只為了能夠溫飽。

就我自己的想法,要解決約旦目前遭遇的社經壓力,或許可以讓難民營內的民眾開始從事生產工作。我們可以和一些私人機構合作,建造工廠讓年輕的敘利亞人回到他們所熟悉的生產鏈上,這樣一來或許能讓難民營不再只是這個國家的負擔。

另外,我想更重要的是能夠讓更多媒體報導這些真實狀況,讓世界看見他們一路以來所遭受的苦難。

祝   好


延伸閱讀:《美食照吃街照逛 敘利亞人的戰區日常生活和你我沒兩樣
敘利亞難民的生活風景
當歐洲忙著救難民 阿拉伯國家去了哪裡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TEDxNCU---

TEDxNCU
希望能讓不同的聲音、多元背景的人士都有一個平台,藉由簡明的闡述達到最有效的分享、傳播效果。也希望站在TED這個巨人的肩膀上,能夠讓中央大學的學生更高瞻遠矚、更有創新魄力,並從中央大學為起點擴散出去,和各地的大學合作,讓改變的種子撒在年輕學子的心中。http://tedx.ncu.cc/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