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讓人民幣「入籃」 中國金改大躍進

by:徽徽
5888

周一(30),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宣布讓人民幣加入一籃子貨幣,和美元、歐元、英鎊以及日圓並列,此舉對全球金融市場會有什麼影響呢?

post title
路透社

中國人民幣將加入IMF的一籃子貨幣,這個消息引發全球關注。圖為一名瓜農正在看著一百元人民幣。


和美元、歐元、英鎊以及日圓並列
QUARTZ、《衛報》、《美聯社》綜合報導,周一(30),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宣布將中國人民幣加入全球一籃子貨幣(currency basket,註1),人民幣將成為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DR,註2)可用的幣值,和美元、歐元、英鎊以及日圓並列。

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表示,將人民幣加到一籃子貨幣是個重要的里程碑,能把中國整合進全球金融系統。她說:「這也是承認中國當局過去幾年改革中國貨幣與金融體系有進步,繼續深化這些努力將帶來更蓬勃的國際貨幣與金融體系,如此一來將讓中國和全球的經濟趨向成長和穩定。」

註1:根據《維基百科》,一籃子貨幣(currency basket)指的是某些採取固定匯率的國家,以數個與其貿易密切的國家的主要貨幣為基準,這個方法相較於固定單一貨幣匯率來說風險較低。

註2:根據《維基百科》,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又稱為「紙黃金」,它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分配給會員國的一種使用資金的權利。當會員國發生國際收支逆差時,可用它向組織指定的其它會員國換取外匯,以償還國際收支逆差或償還組織貸款,還可與黃金、自由兌換貨幣一樣充作國際儲備。但由於SDR只是一種記帳單位,不是真正貨幣,使用時必須先換成其他貨幣,不能直接用於貿易或非貿易的支付。特別提款權定值是和「一籃子」貨幣掛鈎,市值不是固定的。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IMF總裁拉加德,她說讓人民幣入籃能把中國整合進全球金融系統,驅動經濟蓬勃發展。


為什麼讓人民幣入籃?
貨幣交易員和經濟學家認為,IMF這麼做是在鼓勵中國加快腳步,趕快實現讓人民幣「自由交易」還有開放金融系統的承諾。

目前,中國是繼美國第二大經濟體還有貿易國。根據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的統計,人民幣是國際貿易上排名第五常使用的貨幣,全球大約有 2.5%的交易都是用人民幣。中國當局雖然控制國內人民幣的流動,不過他們非常鼓勵外國使用人民幣,尤其在交易上,如此一來可以幫助中國出口商減低匯率變動的風險和成本。

2009年開始,中國和英國、巴西、加拿大、印尼、南韓等國的中央銀行簽訂貨幣互換協議,而中國國營銀行在英國、澳洲、德國、瑞士、俄國、法國和新加坡的分行都獲准處理人民幣存款還有交易事宜。

 

post title
路透社

目前中國人民幣的匯率變動還是跟著美元跑,不過入籃後當局有可能讓人民幣貶值,藉此提高貿易順差。


對市場沒直接影響
雖然中國「入籃」成為SDR可用的幣值,但SDR對金融市場或私人企業並沒有直接影響。可是隨著時間一長,IMF的決定將驅使各國央行持有更多人民幣。摩根大通銀行經濟學家朱海濱表示,在未來五年內全球人民幣持有將增長 5個百分點,大約 3,500億美元(折台幣約 11兆4,842億元),這將大大鼓勵人們利用人民幣交易和投資。新加坡貨幣交易公司OANDA首席交易員因涅斯(Stephen Innes)說:「長期來看,這(人民幣入籃)是很大的一步,當投資人對中國市場越來越放心,尤其如果中國的開放政策持續進步且和他們過去幾年的步調相同,國際市場真的會擁抱中國資本市場。」

還是跟著美元跑
目前,中國共產黨最新的五年發展計劃中寫到,人民幣得在 2020年前變得能「自由交易和使用」。不過一些交易員擔心,中國人民幣一旦入籃,中國當局有可能會開始讓人民幣貶值。而現在中國政府設定的人民幣匯率還是跟著美元跑,華盛頓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經濟學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說,這就像是讓美元披上人民幣的外衣,未來人民幣一旦能自由交易,IMF將會轉而「增加美元的重要性」。他說:「那些不管是為了投資組合多樣化或政治原因,希望能稀釋美元主導地位的政府或投資人可能會得到完全相反的結果。」

 

post title
路透社

中國當局打算將香港打造成人民幣交易的「批發中心」,這也反映出了香港經濟的「人民幣化」。圖為香港維多利亞港施放煙火歡慶新年的情景。

post title
路透社

觀光客們看著貨幣兌換處的匯率。分析師表示,中國當局仍會操縱人民幣匯率,藉此來改善國內成長趨緩的經濟。


香港「人民幣化」 無法反映真實
此外,QUARTZ的報導中也指出,SWIFT統計人民幣是全球常用貨幣第五名,這個數據中有十分之七的國際人民幣交易都在香港,而香港無法反映出國際對人民幣需求的真實情況,因為香港有不同於中國的法律和金融體系,而且香港是中國和全球金融連接的主要管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學副教授孔誥烽說:「中國當局的政策是把香港打造成人民幣交易的『批發中心』,在當局嚴密的政治控制下,香港是安全的離岸金融市場。」孔誥烽補充到,這讓大部分香港人民幣交易成了中國經濟的延伸,也反映出香港經濟的「人民幣化」。

當局操縱人民幣
無論如何,一旦拿掉香港的影響,人民幣不過只佔了國際交易的 0.8%,比泰國的泰銖還少。市場研究公司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的經濟學家萊特(Logan Wright)表示,SWIFT的統計沒有反映出中國操縱匯率的一面。

「大家從SWIFT得到的資料都是人民幣在國際金融和貿易上越來越常被使用,這可能是真的,但這件事也反映出...人民幣操縱和投機。」

人民幣國際化開倒車
其中能證明當局操縱人民幣的一點就是,人民幣每月使用都有大幅變化,舉例來說,今年八月人民幣是SWIFT統計中全球最常用貨幣的第四名,九月就掉到第五名。

萊特提到,另一個明顯的指標是離岸人民幣需求被投機所推動,今年九月和十月香港銀行的人民幣存款突然一落千丈,萊特稱這是「人民幣國際化開倒車」。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中國投資人在股市一片紅盤前笑開懷。


中國能否承擔副作用?
再者,雖然外界現在對中國人民幣的自由化很樂觀,但中國政府未來願不願意承擔人民幣成為全球儲備貨幣的副作用還是未知數,也就是中國願不願意提供全球大量的人民幣。

AEI經濟學家史劍道表示,首先中國必須停止將人民幣和美元綁在一起。此外,讓人民幣大貶雖然會增加貿易順差,不過也會讓人民幣難以在海外使用。第二,中國必須准許資本自由流動,尤其是中國的債券市場,該市場對外國投資人而言非常封閉。無論如何,中國這樣做會讓國家金融資產的價值掌握在全球投資人的手上。

未來三年成為儲備貨幣的機率:0
史劍道預測道:「未來三年人民幣成為真正的儲備貨幣(reserve currency, 註3)的機率是零。」、「未來八年的機率是五十分之一。」

無論如何,IMF表示讓人民幣入籃可以提高SDR的吸引力,也讓一籃子貨幣更能代表全球的主要貨幣。

註3:根據《維基百科》,儲備貨幣(reserve currency或anchor currency)是指被多國政府或機構大量持有,作為外匯儲備的貨幣。由於其他國家都需要兌換儲備貨幣來購買商品,並且還需支付一定數額的交易費用,如此一來讓儲備貨幣的發行國就能夠以相對低廉的價格購買日用品。此外,由於對儲備貨幣的巨大市場需求,發行國還可以以相對優惠的利率借款。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The Chinese yuan won’t become a global reserve currency any time soon
02 Chinese yuan to join elite global currency club
03 China joins IMF currency basket: Why it matters

延伸閱讀:《中國為什麼讓人民幣貶值?
商機無限 倫敦放寬投資中國股市限制
台申請亞投行創始會員被拒 中:名義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