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後悔做這工作」 漸被遺忘的中國老礦工

by:阿咖
8071

中國一群老礦工,曾奉獻了大半輩子在開採礦石上,如今不只累得一身病,也因為政府沒有配套補助等政策下,只能住在頹圮像是廢墟的醫院中度過餘生。

post title
路透社

78歲的胡先生對記者說他很後悔當年做礦工工作。


老礦工與老醫院的故事
《路透社》指出,浙江省武義縣的楊家醫院中,可以見到大約 30名的患者齊聚,他們看上去多是飽經風霜的老人家,會在醫院這聚會是因為這裡就是他們的家。這群患者多已 70歲左右,因為過去從事礦業工作的關係染上了矽肺病(pneumoconiosis,或稱肺塵病),記者訪問到 78歲的胡先生(Hu Hushen),他與太太兩人住在醫院約 8年,這些日子他多半得戴著氧氣管四處走動。
 
楊家醫院並非一開始就是這樣殘破的樣貌, 1980年代時,這裡曾是治療肺病首屈一指的醫院,院內醫護人員多達 150位,當時這裡還配有日本來的最先進X光檢查設備,但隨著病人數減少缺乏收入,外加政府沒有太多支援下,如今的楊家醫院只剩蔓藤叢生的淒涼。2001年時,醫院宣告破產後就轉由公家機關管轄。

政府不在乎照護支出
《路透社》引述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中國的健康照護支出僅占國內生產毛額 6%,美國大約是 17%,而中國城鄉差距大,各地的健康照護狀況上都不一樣。楊家醫院院長傅劍華受訪時說:「如果我們只靠自己治療矽肺病,那就等於是準備被世人遺忘,我們必須讓各界知道我們做了什麼,這是唯一讓醫院繼續存活下去的辦法。」他也談到現在醫院情況困窘,如果有儀器設備壞了也無法修。
 
「我有戴口罩,可是」
在中國,現在約 600萬人因矽肺病受苦,這項疾病多好發在礦工身上,他們因為長期處在充滿塵埃的場所,在吸入大量灰塵後導致末梢支氣管下的肺泡積存灰塵,一段時間後肺內發生變化,形成纖維化灶。施先生談到他的病時就說:「有人問我幹嘛不戴口罩,我們有戴阿,但(礦坑中的)空氣乾燥,塵土從我兩邊的鼻孔吸進口中,又進入到我的身體裡。」
 

post title
路透社

楊家醫院現在約有 30位的患者,他們的家人以每天人民幣 6元的費用跟著患者一起住在醫院中。大夥每天在臨時搭建的廚房中準備餐點給大家,有時候也會到醫院大樓邊的田種種菜,閒暇時間就是聚在一塊打牌。在這裡醫護人員與患者就像是家人一樣親近。
 

post title
路透社

傅劍華院長正透過X光片解說罹患矽肺病患者的典型症狀。
 

post title
路透社

《路透社》指出楊家醫院的情況,正好反映了中國亟待改革的醫療體制:裡面充斥著貪腐、患者數過多、醫病關係差和待付帳單疊成山等問題。


「我好後悔」
「中國勞工通訊」傳媒總監克羅塞爾(Geoffrey Crothall)說:「不少礦工都沒拿到補償金,他們發現自己的經濟重擔越來越大,而家人也對他們不好。」78歲的胡先生受訪時說,他很後悔當礦工,因為這工作讓他生病,「我這麼努力工作,最後拿到的退休金只有 315美元(折台幣約 1.03萬元)。」

儘管,中國政府表示會改善礦工工作情況,但相關政策往往一拖再拖,目前中國境內每年還是會見到約 2萬名礦工感染矽肺病,這也是中國職業傷害中死亡率最高的疾病之一。
 

post title
路透社

家屬們在臨時搭建的廚房中替大夥兒烹調食物。
 

post title
路透社

正在蒐集柴火的患者和家屬。
 

post title
路透社

生火做飯菜的患者家屬。
 

post title
路透社

68歲的劉先生看著記者,他在 2014年中風後,跟著太太一起移居到楊家醫院這裡來,原因是這裡住院費用便宜,只要靠劉先生的保費負擔就可以過得去,而劉太太每日也只需要支出人民幣 6元。
 

post title
路透社

楊家醫院儘管看上去殘破不堪,但院內的醫護和家屬感情好,大夥平時就打打牌聯絡感情。

post title
路透社

87歲的王先生(Wang Tianfang)在大瓶的氧氣筒旁吞雲吐霧,他對記者說:「這樣就好像有家人在這裡一樣。」



編註:對相關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Miners' hospice in China faces struggle to survive
 
延伸閱讀:《要命的時尚 中國遭爆仍用有害「噴砂」製作牛仔褲
5歲童工冒死採原料 全球美容工業背後的醜陋真相
世界最大電子垃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