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超人爸爸」仍是罕見動物

by:阿咖
9300

因為電視節目《我的超人爸爸》影響,外界對南韓男性「煮夫」留下深刻印象,但這樣的情況在當地仍相當罕見。

post title

《路透社》記者拜訪了請育嬰假一年的鍾尚勳。

路透社

歡迎來到超人爸爸的家

南韓人正忙碌通勤的早上,你走進鄭尚勳(Chung Sang-hoon,音譯)的家卻會發現不太一樣的景象,首先你會聽到悠揚的古典樂流瀉而出,接著會見到鄭先生邊替孩子穿襪子,邊安撫因姊姊不給玩具開始大哭的 2歲兒子。乍看之下這景象似乎沒有特別奇怪的地方,但仔細想想,這是南韓,一個男性為中心的社會。

《路透社》報導指出,現年 34歲的鄭尚勳跟外商公司申請了一年的育嬰假在家帶孩子,但像他這樣會在家照顧孩子的男性在南韓仍屬少見,社會大眾還給了他們這樣的人「超人爸爸」的稱號。

post title

替 2歲兒子穿襪子的鄭尚勳。

路透社

女性怕發展受阻拒生  男性工時長

一直以來,南韓女性常害怕因為生養孩子影響薪水和升遷,這樣的心態也讓南韓成為「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國家中生育率低的國家之一(註),另外,世界經濟論壇主導的世界各國性別平等調查中,南韓在 145個國家內僅排上第 115名。

南韓力推男性育嬰假

為了提振南韓的生育率,現任總統朴槿惠推出多項政策,舉凡推廣陪產假、鼓勵婦女就業, 2015年12月時,她也同意了一項數十億美元的計劃,希望能振興國內不斷下滑的人口,並表示要在 2030年前達到男性申請育嬰假人數 30%的目標。然而,儘管南韓男性有了與女性相同的育嬰假天數,但在 2014年時只有 3,421人申請了育嬰假。

2015上半年,南韓國內申請育嬰假的人數與 2012年相比增加了 40%,但仔細一看會發現全國申請育嬰假的父母中僅 5%是男性。

妻:老公帶孩子減少我的歉疚感

南韓勞動部官員那永敦(音譯,Na Yeong-don)受訪時說:「南韓整體經濟結構都失衡了,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在職場上衝鋒陷陣,但因為男性多半得長時間工作(無法分擔家務),變成女性在下班後也得繼續處理家務和照顧孩子。」

《路透社》訪問到鄭尚勳的太太,擔任教職的她說幸好先生願意在家帶小孩,這減少了她的歉疚感。

編註:以聯合國的總和生育率排名來看時,南韓的為全球倒數第五,台灣則是倒數第一。

post title

確認孩子們穿暖的鄭尚勳。

路透社

扭轉男人遠庖廚形象

受訪的鄭尚勳說,他的公司約有 100位員工,他是第一位申請育嬰假的人,而他的主管需要他證明並非孩子生病或是家中有急事才想要放育嬰假。他很珍惜現在這麼不同的生活方式,他說:「我會想要申請育嬰假,是因為我希望能跟我父親那一代不一樣。」

過去,南韓男性給外界的印象就是對家務和照顧孩子漠不關心,為了改變這樣根深蒂固的文化,近年來南韓電視也推出了《我的超人爸爸》節目,希望能改變男性對操持家務的印象,鼓勵他們參與其中。

另外,南韓政府計畫要擴大鼓勵家庭煮夫的方案,也會補貼願意給男性放育嬰假的中小企業。

post title

《我的超人爸爸》節目中,爸爸們得獨力帶孩子 48小時。圖為演員宋一國在節目中一個人揹起三個小孩。

Photo: The Return of the Superman KBS

《我的超人爸爸》夯  影響力正反兩極

令人好奇的是,像是《我的超人爸爸》這類電視節目真的改變南韓社會了嗎?過去報導就曾提到,《我的超人爸爸》製作人姜奉奎談到這部節目時,笑說他被南韓的爸爸們恨死了。

原因是,南韓各地的太太們看完節目都開始對先生嘮叨,要先生向電視上的爸爸們那樣更融入家庭;但同時,她們也要求先生在更好的學區買更大的房子,因此造成了矛盾,因為爸爸們得工作更久才能買大房子,留給家人的時間也就相對會被壓縮。

post title

鄭尚勳​​​​​推著騎腳踏車的大女兒。

路透社

育嬰假值得嗎?

南韓女性發展協會指出,南韓有 64%的男性願意請育嬰假在家帶小孩,但僅有 2%的人這麼做,協會人員洪承雅(音譯,Hong Seung-ah)說:「長時間工作的文化必須改善,同時也要給男性和家人們相處的時間。」

這次被訪問的鍾尚勳對育嬰假的生活有什麼感想?他說:「不論是替孩子們做早餐,或是洗碗盤等家務事,這一切都很值得,因為我是依循自己認定重要的價值在過生活。」

post title

這次受訪的鄭尚勳​​​​​跟太太與孩子們坐在一塊吃飯。對部分南韓家庭來說,這樣的景象相當難得。

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