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烏克蘭 歐洲最窮國深陷危機

by:徽徽
6945

近日,東歐國家摩爾多瓦深陷政治危機,人民不滿新上任的政府貪汙腐敗,要求國會改選總理下台。分析師表示,這個號稱全歐最窮的國家需要的不只是改選,而是一場全面的革命。

post title
路透社

有的示威民眾乾脆在首都奇希瑙搭起帳篷,準備長期抗戰。


一年換三任總理
BBC、Newsy、RT、《法新社》綜合報導,近日,號稱全歐最窮國家的摩爾多瓦深陷政治危機,上萬民眾上街反對上任不到一星期的總理菲利普(Pavel Filip),要求國會盡快改選。過去一年來,政治動盪的摩爾多瓦已經換了三任總理。

政商勾結  國庫虧百億
抗議民眾不滿的原因,是親歐盟的新政府深陷貪汙醜聞,造成國庫虧損近 15億美元(折台幣約 505億元),讓本來就不富裕的摩爾多瓦雪上加霜。

摩爾多瓦是全歐最窮的國家之一,人們平均月薪只有 240美元(折台幣約 8,092元 )。去年 10月,執政黨被爆出政商勾結,時任總理的費拉特(Vlad Filat)被逮捕下台,但民眾仍不滿意司法單位沒有盡力調查整起貪汙案。

現在,摩爾多瓦的商業鉅子普拉哈特紐克(Vlad Plahotniuc)又和新政府勾結,新總理菲利普成了他的傀儡。摩爾多瓦經濟學家戈瑞若娃(Elena Gorelova)說:「現在菲利普政府能做的就是下台。」、「新政府加深了摩爾多瓦的政治危機,這不僅是介於兩個政黨間的危機,人民和政府先陷入僵局。」

 

post title
地球圖輯隊

圖中紅色區塊即為摩爾多瓦,它介於烏克蘭和羅馬尼亞之間,是全歐最窮的國家之一。


小補充:全歐最窮的國家──摩爾多瓦
位於東歐的摩爾多瓦介於烏克蘭和羅馬尼亞之間,向來被視為俄國和西方世界角力的戰場。根據《維基百科》,摩爾多瓦是個內陸國,國土面積比台灣還小,大約等於 0.94個台灣,人口大約有 356萬7,500人,其中大約有 71.5%的人口是羅馬尼亞裔,而烏克蘭和俄國人則佔了大約 20.5%。

摩爾多瓦在 1991年從蘇聯獨立,獨立後工業和農業產量大減,讓他們轉向發展服務業,目前服務業佔了摩爾多瓦國內生產總值的 60%。而在政體上,摩爾多瓦採議會共和制,由國會大選出線的總理才是主導國家政務的代表。此外,摩爾多瓦為中立國家,他們不允許外國在其領土駐紮軍隊。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 2010年,時任摩爾多瓦總理的費拉特(左)和烏克蘭總理季莫申科(右)敬酒。目前,費拉特因為身陷貪腐醜聞,已經被逮捕下台。
 

post title
路透社

從去年 10月開始,摩爾多瓦深陷因為政商勾結陷入危機,國庫虧損上百億,抗議民眾身披國旗要求總理下台。


抗議領袖:把民主還給國家
歐盟安全研究所分析師波佩斯庫(Nicu Popescu)表示:「隨著去年貪汙的增加,摩爾多瓦實際上已經不受控制。」、「這點讓民眾很失望,無論是親歐還是懷疑歐盟的人民都拒絕由目前的統治階級來掌權。」

這一次,無論是親歐盟還是親俄政黨都群起反政府,放下成見一起合作,要求以親歐掩飾貪腐的執政黨下台。
親歐的反對黨領袖納斯塔斯(Andrei Nastase)說:「我們決定聯合反對這個有罪的政權。」、「我們拋棄了黨旗和黨徽,我們只有一個要求:把民主還給這個國家。」

post title
路透社

民眾走過俄國總統普亭(左)和摩爾多瓦社會主義黨人士會面的海報。過去,摩爾多瓦是蘇聯的一員,目前國內仍大分為親俄和親歐兩派。


歐美 VS 俄國
究竟,摩爾多瓦在政治經濟上為什麼會這麼亂?Newsy的報導中提到,這跟摩爾多瓦的共產黨歷史拖不了關係,歐美和俄國的勢力拉鋸也是原因。目前,摩爾多瓦的政壇呈現寡頭政治,親歐和親俄的兩大黨派互相對峙。

宛如烏克蘭翻版
獨立記者桑莫斯(Martin Summers)在接受RT訪問時表示,今天的摩爾多瓦就像是烏克蘭的翻版:「幾年前,基輔的親俄政府被上街抗議的民眾推翻,今天的摩爾多瓦剛好相反,親歐政府得面對不怎麼喜歡歐盟的民眾上街抗議。我們在電視上看到鎮暴警察和示威者對峙,我們只希望摩爾多瓦的衝突可以用比基輔更文明的方式解決。」

歐盟不是解藥
桑莫斯也提到摩爾多瓦的政治動盪和經濟危機互相影響:「摩爾多瓦的經濟危機帶出了政治上的分歧。」、「歐盟自己也身陷經濟危機,多年來歐盟成員國實際上也有困難,所以對像摩爾多瓦這樣的中型歐洲國家來說,有個親歐盟的政府對經濟問題而言不是解藥。」

 

post title
Photo: Tony Bowden

摩爾多瓦除了政治危機,經濟蕭條也造成不少社會問題,圖為一名在街旁販賣蔬果的小販。


革命才是王道
摩爾多瓦的反對黨領袖表示,除非國會改選否則他們會繼續抗爭,但分析師指出即使國會真的改選也無法解決摩爾多瓦的危機,因為摩爾多瓦需要的是更深度的改革。

倫敦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分析師達頓(David Dalton)說:「表面上,摩爾多瓦的前景黯淡充滿了不確定性。」

「他們需要的是大規模的社會動員,和政治、金融、商業與國家菁英一起推動全面的制度改革,簡言之,他們需要的是一場政治和社會革命。」

自己拉自己一把
不過,現在的摩爾多瓦正經歷前所未有的貧窮,改革遙遙無期。示威民眾希望可以透過和平抗議,改變國內政商勾結的情形,他們也帶著白色的菊花來到現場拿給鎮暴警察。其中一名示威領袖南托伊(Oazu Nantoi)說:「當我們因為天氣冷而顫抖,當局正因恐懼而顫抖。是時候我們團結一心,我們得自己推動改變,莫斯科、華盛頓或布魯塞爾的委員會(註:此處指俄國、美國和歐盟)幫不上忙。」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Moldova political crisis: Protesters demand snap polls
02 Europe's Poorest Country Is In The Middle Of A Political Crisis
03 ‘Moldova’s protests as a mirror image of Ukraine crisis’
04 Ex-Soviet Moldova mired in political crisis as protests heat up



延伸閱讀:《歐盟、俄國要選誰 前蘇聯六國好煩惱
不願回家 烏克蘭內亂百萬人流離失所
希臘債務危機懶人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