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一個女子高生服務的車站?關於上白瀧車站存廢的美麗、鄉愁和真假

by:維多魚
12740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U-ACG---
大概幾個星期前有一則新聞在網路上感動了許多人。這則新聞描繪日本北海道的上白瀧車站(上白滝駅,かみしらたきえき)因為地點偏僻乘客不斷減少,原本的貨運路線也已經停止,日本 JR 北海道準備關閉這個車站,直到他們注意到有位女子高中生每天都搭乘這班車上學。為了照顧這名女子高生,鐵路公司甚至調整車次,讓停靠這車站的時間剛好配合女孩的上下課時間,並決定保留這條路線直到女孩高中畢業為止,而該女高中生將於 2016 年畢業,故上白瀧車站也將於今年廢止。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封面圖像是 JR 芸備線的備後落合車站 – 來源:http://goo.gl/qqrnYT


這一故事充滿了戲劇和感動的要素,一名通學的女子高中生,一條不計成本而確保她能上學的鐵路,女孩的孤獨身影搭配雪白的車廂,大雪紛飛,襯托在無人的寂寥北國大地更讓人深受感動。這一新聞不僅在臺灣,後來在韓國與中國都引發討論,不少韓國或中國網路鄉民指出「雖然不喜歡日本,但大公司不計虧損為了一個女孩的上學,這真的要學習」、「日本對於自己的國民真的充滿愛護,反觀我們的國家實在差太遠了..」

這確實是一個令人感到溫馨的佳話故事;不過,這個只為一名女子高中生服務的上白瀧車站逸話是真的嗎?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上白瀧車站是位於紋別郡遠軽町石北本縣的車站,1932 年 10 月為了作為貨運延伸從中越到白瀧之間地區而開通的車站,但隨著居民外移、貨物輸送需要降低, 1978 年 3 月停止貨物運輸,1983 年停止交際行李托運後車站無人化(根據日本車站的規定,車站無人化的條件除了每天使用乘客的數量外,更主要的原因是該車站是否提供行李托運接收之服務),並於 1986 年時刻改正以來三十年間,都維持了除了星期六日和假日以外,每天只有一次來回的路線停靠站。如果細部去耙梳追查,我們會注意到這件「鐵路接送情」的原貌和推移的發展過程: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一、這是件由日本起始,但卻由中國媒體發佈擴散到全球後,再逆回銷去日本的新聞
關於上白瀧車站為一名女子高中生停駐服務之新聞,最初是由日本推特中散播,然後記者去採訪製作成新聞;但是造成轟動卻是由 1 月 8 日的中國中央電視台 CCTV 面向全球的英文版粉絲頁面中介紹(參見下圖),而這則新聞又引用了某關注日本新聞的中國微博。然後由於故事感人,很快的整個故事就散播到全世界各地去,不管在中國、韓國或臺灣等各國媒體中都稱讚起這個溫馨的故事。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圖檔來源:Twitter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圖檔來源:http://goo.gl/dWvrZQ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圖檔來源:CCTV


之後這則新聞因為爆紅而引發中國、韓國或臺灣媒體的引用後才再度轉回日本國內發酵引發討論,在一些日本媒體的引用中,也明顯寫到:「這是一則海外媒體報導的消息」。其中一個理由是這些對日本沒有太多好感的國家因為這的偏僻的車站和女孩而對日本有了好感和敬意(參見下圖)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圖檔來源:http://www.excite.co.jp/News/chn_soc/20160110/Recordchina_20160110011.html


二、這名通車的女孩叫做原田華奈,17 歲,真的有這個人。
這個故事是真的,目前這個遠輕町的舊白瀧地區只剩下 18 戶不到 40 個人居住著,所以使用火車使用率非常的低。翻開舊資料,距今約七十年前,這裡因為林業開墾而有外來人口移入,為了確保學生和工人通勤的手段而設立了車站,而車站也是用這個地區砍伐下來的木頭所建造而成,泛黃古老的照片歷歷在目,訴說著這些往事。

華奈和她的父親喜一郎都非常喜歡這個車站,來到這裡等車,前往十幾公里外的遠輕高中通學已經是她三年來固定的旅程。雖然這是個無人車站,每天早晨也幾乎看不到其他乘客,但得知這個車站即將廢棄時,依舊感到無比的難過。所以在 2016 年 1 月 1日,華奈和父母也一起來到了車站進行初詣,表達感謝之意。華奈畢業後想要成為護士,所以必須離開家鄉前往大城市就讀護理學校,這個偏僻到被稱為密境的車站,也將成為他高中三年的永恆回憶。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三、那問題在哪邊?車站搞錯了、不是只為華奈一人,也不是只有一條路線,更不是因為她畢業而廢線。
如果注意看日本的資訊中,我們會注意到:日本的資訊說:原田華奈是在一個叫做「舊白瀧(旧白滝駅,Kyu-Shirataki)」的車站通勤,而非 CCTV 或其他媒體所報導的「上白瀧車站(Kami-Shirataki)」。舊白瀧車站是目前唯一日本仍使用漢字「旧」的車站,而且不只原田華奈一個人搭這班車上學,還有其他的同學。根據朝日新聞報導,七點從舊白車站出發的通勤列車中,車站大約會有十數名前往遠輕高中的學生們,大家都帶著耳機聽音樂,有些人背誦著等下上課的內容,

而且還有所謂的「潛規則」。也就是一二年級學生坐在第一輛車,三年級的學長姐坐在第二輛。由於幾乎沒有其他乘客,所以大家坐的位置幾乎都固定了,華奈也是一樣,都坐在第一輛車的後半部。所以當萬一有陌生觀光客(例如鐵道肥宅迷)上車坐下時,整個的潛規則座位順序就會被打亂。但平常的日子,遠輕高中將近六百名學生中,大概只有幾十名從白瀧方面來校,故車廂內經常十分安靜,列車奔馳在零下十度的雪白大地之中。

其次,舊白瀧的列車並非一天一班,而是一天上行三班下行一班,真正一天只有一班來回的是「上白瀧車站」。雖然當地居民都希望能保留車站,並發起相關的延續請願提議,但是根據車輛改正的計畫書,早已經決定將廢除包含舊白瀧、上白瀧在內的車站,並已經通知所屬遠輕町居民代表與所屬市政機關。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一天只有一班往來停靠的上白瀧站是日本最古老的木造無人車站,充滿寂寥和廢墟的氛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換言之,這件事情的真相可能是這樣的:為了紀念北海道連結網走和旭川的石北本縣部分偏僻車站廢止,NHK 製作了一個北國大地的無人車站專題節目,其中找到了在當地通車上學的原田華奈作為主角,以他的每天辛苦的求學旅程來敘述這一故事。

當要介紹某一行業或是某一事情時,日本經常會以其中某一人物為主角,以他的視點來觀察這件事情,並透過訪談敘說內心的情感變化。例如某次介紹恐山時,就以一對家人希望聯繫逝世親人的羈絆為切入點來介紹靈場所以存在的意義,原田華奈扮演了這群「北國大地無人車站通車的學生們」的其中代表,以她的眼光來看這個即將廢棄的車站。

當 CCTV 或其他媒體注意到這個新聞時,可能是有意無意間疏忽或將其錯置。因為上白瀧車站每天只有一班,而原田華奈是一名女子高中生,將其連結起來時,就變成了有一名女子高中生在一個每天只有一班列車的車站中守候通勤,而這每天只有一班的列車就只為這名女學生而服務。這種「全為妳一人」的元素充滿高度的戲劇張力,彷彿這一切的支出和花費,都是為了成就一名未成年少女求學的渴望、奮鬥成長的精神,再加上北海道的荒涼大地,

這些元素和敘述編織起聯想一則動人溫馨的話語故事,網路的傳播和標題式殺人法更強化了這個「只為一個女生」的誇張情愫。有趣的是,當這則新聞傳回日本時,日本的一些網站也「誤用」了這一論述,或者說一開始也就搞錯了,把故事設定在「上白瀧」,而非「舊白瀧」車站。(如下圖)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圖檔來源:http://goo.gl/OmPZK8


故事是真的,一點疏忽和誤植,或是加油添醋的戲劇巧合性,雖然可惜但不會毀了這個美麗的故事,就當作我輩肥宅無聊的考究心吧。舊白瀧、上白瀧和白瀧三個並列的車站也被稱為偏僻密境車站中的「白瀧系列」,或許這則新聞會吸引到我,大概是因為整個畫面太令我聯想到新海誠的《雲之彼端》吧,雲彼中男女主角通車的那輛列車就是新聞中原田華奈通車上學的同一輛(參見下圖),那個偌大且荒涼的大地,寂寞的身影和荒廢車站,或許觸動了什麼遙遠的情感或青春的鄉愁。


 

post title
合作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