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橫越歐亞非美只為一個真相 跟戰地記者一起踏上《血色的旅途》

by:阿咖
5173

---本文為地球圖輯隊X時報出版攜手合作---
過去地球圖輯隊曾報導過美國小學槍案、挪威殺人魔上大學以及威脅百萬條人命的槍彈10大真相,現在,了解這一切悲劇和事件真相的戰地記者歐佛頓(Iain Overton),要更直接地親身告訴你他多年來挖掘出的槍枝工業真相。
 
歐佛頓是調查記者兼戰地記者,於全世界超過八十國工作,為了挖出現代社會與槍枝的複雜關係,他橫越歐、美、亞、非四大洲,深入槍枝的製造商與供應鏈,採訪擁槍的殺手、濫用槍枝的軍隊與警察、認為槍枝即權力的黑道,以及擁槍作為人權象徵的遊說團體。歐佛頓以第一人稱外加電影情節描述的口吻,將一路上觀察到的現象和心得集結成《血色的旅途》一書。
 
地球圖輯隊將在本文節錄《血色的旅途》部分內容,想跟著歐佛頓深入槍枝工業真相的朋友,記得到文末參加活動囉!
 

post title
Photo: Paul Townsend


芬蘭史上承平時期最慘重攻擊
「幾天前,二十二歲的芬蘭人撒利(Matti Juhani Saari)做了一件讓人匪夷所思的事,他走進就讀的大學殺死十人,在距離這裡五英里處的考哈約基塞納理工大學(Kauhajoki School of Hospitality)大開殺戒,他手持華瑟P22(Walther P22)半自動手槍,頭戴黑色頭套,身穿軍人的黑色工作服,從地下室潛入校園大樓後爬上樓梯,一副在出戰鬥任務的樣子,殊不知他才是芬蘭這座安靜小鎮上唯一的敵人。

這是芬蘭史上承平時期最慘重的攻擊事件,共死了十一人,撒利開了一百五十七槍,其中六十二槍在受害者的體內被發現,光是一個人就挨了二十發子彈。

有一發最不令人惋惜的子彈,用在他自己的身上。
 
他發出的最後一聲槍響,為一場另類的競賽鳴槍起跑,記者競相趕往現場報導當下最熱門的話題:大規模槍擊事件。」
 

post title
Photo: Jeff Meyer


死亡新聞的階級
「現代的大規模槍擊事件的兇手和媒體彷彿連體嬰, 新聞記者在科倫拜校園事件(Columbine)、鄧布蘭校園屠殺(Dunblane)和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Sandy Hook)中大肆報導,讓這些地名永遠留存在大眾心中。

在新聞界「有血就有收視率」的情況下,當晚全世界的頭條都是撒利血洗校園以及考哈約基,新聞快報出現校園外一排排光影搖曳的蠟燭和泰迪熊,而芬蘭的救難隊不知所措圍成一圈的畫面在全世界放送,槍手邪惡的影片和他醜陋的誓詞,重播了一遍又一遍。
 
這當然是個大事件,不僅因為這是芬蘭在兩年內發生的第二起大規模槍擊,也因為死的都是些前途大好的年輕白種學生。類似事件在西方新聞界非同小可,因為一則新聞事件要花多少時間報導,取決於偏見和優先順位,也就是「死亡新聞的階級架構」。」
 

post title
Photo: 2011 Norway attacks

2011年7月22日,挪威發生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重的屠殺案,布列維克先在首都奧斯陸引爆炸彈,隨即又在 40公里之外的烏托亞島上,槍殺正在參加勞工黨青年夏令營的年輕人,他的行徑在當年共造成 77人死亡、151人輕重傷。

挪威殺人魔  二戰來最慘絕人寰屠殺案
「人們不會因為挪威的童話故事或北歐風味的外牆而記得這裡,二○一一年發生的事將永遠留下印記,因為最嚴重的槍擊事件兇手在這裡讓倖存者飽受驚嚇,這些房間裡擠滿哀戚的親友,等待接獲壞到不能更壞的消息,告訴他們子女是如何死亡的。
 
槍擊案發生的幾天前,以十四至二十五歲為主的六百人,聚集在湖對岸的烏托亞島,舉行一年一度的夏令營,這一群多元且屬於自由派的年輕人,是挪威勞工黨的年輕人當中最被看好的一群,然而來自奧斯陸,三十二歲的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認為他們的包容是背叛,理念是軟弱,於是七月二十二日他乘船來到島上,口袋裝著中空彈,心裡滿是殺意。
 
晚上五點二十分一過,布雷維克開槍射殺第一名被害者,七十五分鐘後向警方屈服時,已經有六十九人喪命。他總共開了兩百九十七槍,其中一百七十六槍是用儒格槍(Ruger),一百二十一槍用格洛克(Glock),此外布雷維克在小島大開殺戒的一個半小時前,先在奧斯陸政府辦公區引爆肥料彈而造成另外八人死亡,兩百多人被炸傷。
 
他穿警察制服做出這些恐怖的事,將挪威人心中對政府的信賴玩弄於股掌間,他也戴上耳塞以阻隔槍響。兩個醜惡的事實,讓你對這個人了解許多。
 
他的殺戮是無差別而且殘暴的,他通常只在有把握射中目標時才開火,他殺人不求快而講求方法,會在很近的射程內對著頭開槍,他對那些躲在樹叢後的人說,「別害羞,」之後便射殺他們。還有些人彼此抱在一起被殺,有些被困在島上的學生勇敢忍受冰冷的湖水想游泳到安全的地方,但他們就像白色的海鷗般被從岸邊的硬礁拉回來,將湛藍的湖水染紅。
 
在六十九名死者中, 六十七位被射殺、一位溺死、一位跳崖死亡,其中三十三位不到十八歲,最年輕的受害者是來自德拉門(Drammen)的雪若丁.思維巴克邦恩(Sharidyn Svebakk-Bohn),年僅十四歲。」

***
 
營地老闆談到當年慘況
「我鑽出車外,搖搖晃晃走去按門鈴但沒人應門,正當我打算掉頭時,一位身穿藍色厚羽絨衣、頭戴黑帽、腳踩厚底靴的男子,冒著當天早上冰凍的毛毛雨朝我走來,他叫布雷德.強柏拉登(Brede Johbraaten),是營地主人,我表示想租一條船划到小島,但他說現在還是冬天,一般人不會在冬天租船。不過他倒是願意回答問題,於是我們來到一處用木頭搭建的小型工廠,躲避愈來愈大的雨勢。
 
這位先生年約六十五歲,有三名孫子女,一開始蠻沉默的,後來他開始講起如何在那可怕的日子幫一群全身濕透且飽受驚嚇的年輕人從湖裡爬上岸,我們的對話也變得陰鬱起來。他從一九九○年代起經營這處營地,有來自挪威、德國和荷蘭的常客,這場槍擊事件嚴重影響他的生意。
 
「我真是受夠了,」他用挪威人一貫含蓄的說法說道。

他的語氣也變得尖銳,首先他責怪警察,如同一般人在發生壞事時會找的出氣對象,他說他們反應太慢而且亂無章法,但是挪威太少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也難怪當時會亂成一團了。
 
他又說,記者來這裡只想談論那天發生的事,而不是發生在這一帶住民的事,於是我開始問到他的生活,但我有點掙扎,這裡發生過的事讓我幾乎想避而不談,我對談論曾發生的恐怖事件有些遲疑,便問他房價是否受影響,但這話題只談了一會兒,因為這是我們都了解的事。
 
接著,他彷彿覺得有義務似的,開始談起布雷維克。
 
「他是個愚蠢的傢伙,他們不該用名字稱他,應該叫他殺人魔。」最簡單的解決方法,就是有人在殺人魔的腦袋送上一槍。」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延伸閱讀:《人人平等 挪威殺人魔上大學
這項發明每年威脅百萬條人命 有關槍彈的10大真相
觀景窗後的無名英雄 攝影師特輯


------本文為地球圖輯隊x 時報出版攜手合作------

Q:我也想看《血色的旅途:權力、財富、血腥與兵工業,一場槍枝的生命旅程》!
活動期間:即日起至 2016/3/15中午12點截止
得獎公佈:於 2015/3/15,在下方「活動網址」公佈五位得獎者,屆時記得注意FB信箱喔
送出名額:5名
活動方式:
1. 至「臉書活動頁」按讚
2. 按下分享,記得選擇「公開」分享喔
3. 在活動文章下方留言寫上「我想看血色的旅途,因為_____________」
 
滿足3個條件的朋友,就有機會獲得《血色的旅途:權力、財富、血腥與兵工業,一場槍枝的生命旅程》的書!
活動網址:https://goo.gl/5FvOZn
 
Q:合作夥伴是誰?
時報出版擁有 40年文化出版的厚實基礎、穩固的經營體質,未來將繼續以「文化傳承」的精神為依歸,肩負文化與教育的功能,在獲利與理想間尋求最佳之平衡點,一方面要提昇全民知識水平、為後代留下文化資產,同時兼顧讀者各方面的需求,繼續耕耘廣大的華文出版世界,與讀者一同打造知識產業,建立華文出版文化國度。

Q:為什麼有合作案文章?
地球圖輯隊網站想帶給大家最好的瀏覽體驗,站內不會放常見的banner廣告,而是以合作文章的方式來介紹各種事件活動,然而我們很需要每一位網友的點擊和瀏覽,唯有這樣才能支持地球圖輯隊有繼續走下去的動力(合作夥伴也才會認同我們阿(泣)),還請大家多多支持指教!我們需要你們每一個人的支持!(敬禮)
 
Q:合作案文章內容哪來的?
地球圖輯隊的站內文章都是編輯的心血,我們會秉持中立客觀的態度,先將合適的資訊消化過一遍後,再認真撰寫出質量並重的文章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