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淚反恐攻 比利時用他凝聚人心

by:徽徽
10041

在布魯塞爾恐攻後,各大媒體紛紛出現一名少年哭泣的漫畫,這名少年是比利時的化身,他乘載了歐洲人的童年回憶,這一次人們也用他來撫慰人心...

post title
Photo: Ua Smile

丁丁是比利時的象徵,他的眼淚勝過千言萬語,他也和所有遭到恐攻的民眾站在一起。


恐攻後流下一滴淚...
QUARTZ、《國際財經時報》、《倫敦標準晚報》綜合報導,在布魯塞爾恐攻後,一幅少年哭泣的漫畫吸引了全球的注意,他是丁丁,比利時最出名的卡通人物,一身的冒險經歷被畫成著名的《丁丁歷險記》漫畫,流通全球。

少年記者冒險去
一頭黃髮的丁丁是名少年記者,他是漫畫家艾爾吉(Hergé)在 1929年創作的卡通人物。好奇心旺盛的丁丁受到全世界孩童的歡迎,尤其在歐洲更是人盡皆知。從《丁丁歷險記》系列漫畫中,讀者宛如在看一部全球政治演化史。1920年代丁丁造訪蘇聯強人史達林統治下的莫斯科,1976年丁丁跑到南美一個正在經歷政變的虛構國家採訪。

 

post title
Photo: Victor

丁丁除了是歐洲精神的象徵,他的冒險故事更是許多人認識世界的第一步。圖為丁丁和與他形影不離的小狗白雪。


歐洲精神的代表  戰鬥技巧全都會
對歐洲人來說,丁丁是他們認識世界的指引,帶著他們前往中國、尚未解體的蘇聯,甚至是月球,而且丁丁在許多方面都代表了所謂的「歐洲精神」。

2008年,《經濟學人》一篇文章中形容丁丁是「非常『歐洲』的英雄」,凸顯丁丁和美國奉行的文化很不一樣:

「丁丁不是個旁觀者,他也不是反抗現行秩序的反叛者。他反對革命,保衛君主(在某一本書中他被封為騎士)。他抓到壞人的第一反應是交給最近的警長。雖然他的射擊技術一流,但他沒有帶槍。雖然他身形瘦小,但他卻有一套很猛的戰鬥技巧:他知道怎麼搏擊、開船、開賽車、開飛機還有騎馬。他沒什麼機會英雄救美,他遊走於幾乎全是男性和無性別的世界,但他看到受欺凌的小男孩會立刻上前保護他。」

 

post title
Photo: Postmortem

丁丁的創作者艾爾吉曾造訪台灣,讓這位有「歐洲精神」的少年英雄陪伴小孩長大。


作者曾訪台  刮起一股丁丁風
1969年,法國區域報L’Est républicain封丁丁的作者艾爾吉為「全世界的比利時人」:「艾爾吉對身為比利時人感到驕傲,他很驕傲自己來自三大文明(拉丁、英格蘭、德國)匯聚的小國,這也讓他有優勢去擁有真正的歐洲精神。」

艾爾吉靠著丁丁和世界溝通。1973年,艾爾吉在台灣的邀請下曾造訪台灣,刮起一股丁丁旋風。1983年艾爾吉辭世,但世人並沒有忘記他。

有電影又有博物館
2009年,位於布魯塞爾的艾爾吉基金會為了保存他的創作,耗資 1,500萬歐元(折台幣約 5億5,290萬元)設立了一間博物館,由建築界普立茲克獎得主波宗巴克(Christian de Portzamparc)設計。2011年,好萊塢大導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和製作人彼得傑克森(Peter Jackson)聯手推出電影《丁丁歷險記:獨角獸號的秘密》,在美國國外獲得 2.96億美元(折台幣約 97億元)的票房,並榮獲第69屆金球獎「最佳動畫片」。

 

post title
Photo: Khaled Diab

在《丁丁在剛果》漫畫中,可以看到作者將丁丁畫成到非洲世界散播文明的英雄。
 

post title
Photo: House of Zinthos: Art & Illust

圖為《丁丁在美洲》一書中的情節,丁丁被美洲原住民抓起來綁在柱子上。


丁丁帶有種族歧視  
然而,丁丁漫畫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這麼簡單。負責分析兒童漫畫的翰墨伯格(Nathan Hamelberg)在 2012年接受《衛報》訪問時說:「我認為在丁丁漫畫中有好幾層的社會意涵是有問題的...首先,早期的丁丁漫畫公然種族歧視他人,像是《丁丁在剛果》這一本就是。再來,漫畫中有的內容現在看來帶有種族歧視,但在艾爾吉的時代很理所當然。」

傳遞刻板印象  被移到「成人區」
在翰墨伯格提到的《丁丁在剛果》漫畫中,丁丁被塑造成將文明帶往非洲原始部落的英雄,而漫畫中的非洲人皮膚黝黑、表情誇張。此外,丁丁的漫畫也被控對大眾傳遞猶太人、印地安人的負面刻板印象,且漫畫中對穆斯林非洲國家帶有敵意。因此,2015年加拿大一所圖書館決定把丁丁系列漫畫移到「成人區」。

 

post title
Photo: Ua Smile

看到布魯塞爾恐攻的消息,丁丁流淚說出:「我的天!」


撫慰人心  一幅畫勝過千言萬語
無論如何,人們還是將丁丁視為比利時的英雄,用他的漫畫治療遭受恐攻後的傷痕。

英國卡通博物館主任歐布萊恩(Anita O’Brien)說:「一幅畫可以精煉複雜的狀況和心情,丁丁的一幅漫畫就能做到。這幅漫畫沒有攻擊任何人,它只不過表達出人們感受到的害怕。」

人們需要丁丁 
歐布萊恩也提到某些卡通角色和特定國家有強烈連結,舉例來說,全世界都知道丁丁是比利時人,大家也用丁丁來撫慰人心。歐布萊恩說:「人們將丁丁和他們童年單純的快樂連在一起,這代表丁丁讓自己加強集體記憶,讓大家團結一心。用丁丁當訴求非常普遍,大家都能很快了解漫畫中想說什麼。」

布魯塞爾附近的艾爾吉博物館工作人員范迪南迪(Vivian Vandeninden)說:「丁丁是比利時的象徵,人們在這個時候需要象徵,他也是包容他人的代表。」

 

post title
Photo: Sylvain Grand’Maison

圖為加拿大圖像設計師格蘭德曼森畫的哭泣丁丁,一滴黃色的淚水讓整個畫面透出悲傷。


簡單線條不煽情
此外,丁丁漫畫中簡單的線條很吸睛。在恐攻後畫丁丁漫畫的加拿大圖像設計師格蘭德曼森(Sylvain Grand’Maison)表示:「艾爾吉的風格叫做『簡約線條』(Clean Line),也就是讓整體畫面乾淨。我讓丁丁成為黑色剪影,只讓他流的淚水有顏色,因為我想讓這幅畫不那麼煽情。」

在上傳自己的丁丁漫畫後,格蘭德曼森受到大眾矚目,他說:「人們告訴我他們哭了。」

英國卡通博物館主任歐布萊恩說:「通常艾爾吉家族對版權的問題很嚴格,但我不認為在這種狀況下他們還會這麼嚴。」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The decades-long geopolitics of Brussels’s boy hero, Tintin
02 Is Tintin Racist? After Brussels Terror Attacks, Cartoon Becomes Curious Symbol Of Unity
03 Brussels attacks: how Tintin became a symbol of solidarity on Twitter

延伸閱讀:《作家:現代社會需要藝術來打臉
畫下你的罪 伊朗舉辦反伊斯蘭國漫畫大賽
聯合國要禁止兒童色情 日本動漫真的太超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