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敢向外求救 哈薩克人心理問題多

by:維多魚
6113

哈薩克經濟問題嚴重,使得負責養家的男人們壓力沉重,有些人因此出現心理問題,但是傳統的父權觀念使得他們不敢開口向外尋求幫助。

 

post title
Photo: Steve Evans

哈薩克男人因為經濟壓力大,讓他們開始有心理問題。


經濟差 男人壓力大
《衛報》18號報導,哈薩克的心理健康專家表示,由於哈薩克的經濟問題,近年來當地尋求心理諮商的男人越來越多。

心理學家表示,經濟衰退已經證明對哈薩克男人帶來嚴重的傷害,因為在哈薩克的父權社會裡,男人往往要擔起養家的擔子,經濟衰退對他們帶來的壓力也就格外沉重。

貨幣大貶
自從哈薩克政府決定取消貨幣管制,讓哈薩克貨幣坦吉(tenge)自由浮動之後,坦吉幣就大幅貶值,原本只要 197坦吉幣就可以兌換到 1美元,到了今年 4月需要 337.7坦吉才能換到 1美元。

失業讓人頭痛
今年 1月,哈薩克政府公布失業率 5.1%,不過實際的失業率應該還要再更高,因為失業會招來社會的惡評,使得許多哈薩克人不願意向政府登記失業。

弗拉德米爾(Vladimir)就是受到失業影響的人之一,弗拉德米爾以前在哈薩克的阿拉木圖(Almaty)市擔任市場分析師但之後丟掉了飯碗,失業以及找新工作給他帶來了嚴重的憂鬱和焦慮,弗拉德米爾說:「我身上有貸款,我真的很努力找新工作,但最後都沒有成功。」

 

post title
Photo: Sabina Altynbekova

談到哈薩克這個國家,台灣人最熟悉的也許是哈薩克的排球選手莎賓娜(Sabina Altynbekova)。


覺得自己不像男人
焦慮的弗拉德米爾雖然不情願,最後只好尋求幫助,他說:「我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但我還是會覺得去看心理醫生很丟臉,這很難解釋,我覺得自己不像個男人。」

「第一次心理諮商的時候,我本來想跑走,但我冷靜下來讓自己習慣諮商。隨著日子過去,我持續進行心理諮商,現在我覺得自己越來越好了。」

弗拉德米爾表示,他很高興自己最後有找人談談,但他還是會對自己的選擇感到羞愧,他說:「在我了解沒有專業幫助就沒辦法前進的時候,我就去找了一位心理醫師。」

「我太太和小孩還不知道這件事,我不想告訴他們。」


 

post title
路透社

哈薩克男人礙於傳統社會觀念,即使壓力大也不敢找治療師幫忙。


看心理醫生的男人大增
在阿拉木圖工作的心理治療師琪洛瓦(Irina Kirova)也談到,最近來找她的男性客人數量達到前所未有的多,琪洛瓦說:「一年內成長了 3倍。」

「2011年的時候,每諮商 7名女性才會有 2名男性來諮商。到了現在,每諮商 5名女性就有 15名男性客人。」

琪洛瓦的客人年紀大多介於 32-50歲,很多客人都希望可以保持低調,不要讓其他人知道自己來做心理諮詢,即使是跟自己關係很親的人也不能知道。

琪洛瓦表示這樣的現象跟哈薩克的傳統相當吻合,在哈薩克,男人是一家之主,而且一定要是負責養家的人,她說:
「對哈薩克男人來說,表現自己的脆弱是絕對不可能的。」

 

post title
Photo: World Bank Photo Collection

在哈薩克,男人是一家之主,必須負責養家。


錢賺不夠壓力大
水管工人米哈爾(Mikhail)也因為心理健康問題感到困擾,但米哈爾表示他比較喜歡自己解決問題。另一方面,米哈爾也贊同金錢引起的焦慮,通常跟更大範圍的社會問題息息相關。

米哈爾說:「我很多朋友因為家庭問題,跑去參加酒會,他們的家人不滿意他們賺的錢,他們沒有花足夠的時間陪伴家人,賺的錢也不夠花。」

很難讓男人主動求助
7年前,阿拉木圖開了一家男性危機處理中心,專門提供心理治療給男性,中心還設有危機專線給急需幫助的人。哈薩克各地已經擁有 40家女性危機處理中心,但像這樣專門為男性設立的中心還是第一家。

不過,這家男性危機支援中心才成立 1年左右就關門了,當時只有 200名男性到中心請求幫助。「哈薩克危機支援中心法人協會」(Association of Legal Entities Union of Crisis Centres of Kazakstan)的領導人貝薩科娃(Zulfiya Baysakova)表示客人之所以會這麼少,是因為很難說服男人去尋求幫助。

貝薩科娃表示:「最讓人遺憾的是,男性危機支援中心的概念並沒有在哈薩克落地生根,我們的男人還是羞於開口討論問題。哈薩克女性的問題是怎麼避免被自己的老公拋棄,而男性的問題就是怎麼養一個家。」
 
  
上線時間:2016/4/20
編修時間:2016/4/21,修正阿拉木圖城市的敘述。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Kazakhstan's mental health crisis: 'as men we can't seek help'"
 
延伸閱讀:《好成績換好工作? 南韓考場瘋狂應援團背後的秘密
歐盟:有工作不等於有好生活
「牠是我的命」哈薩克人的馴鷹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