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道歉 土耳其和俄國重修舊好

by:徽徽
9781

近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寫信跟俄國總統普亭道歉,表示對去年土耳其擊落俄機事件感到懊悔,兩國關係也因為土耳其先釋出善意,朝正常化發展。

post title

在外交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左)寫信向俄國總統普亭(右)道歉,正應驗了這句話。

Photo: Syria Pulse

土耳其遞出橄欖枝 寫信給俄國道歉

BBC、《半島電台》、《俄羅斯衛星廣播電台》綜合報導,去年 11月,一架俄國戰鬥機在土耳其邊境被土耳其擊落,造成一死一失蹤。事件發生後,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重炮抨擊,表示這就是像是背後被土耳其捅了一刀,俄國也呼籲國民抵制土耳其,不要到土耳其觀光,且禁止土耳其食品進口到俄國,雙方關係降到冰點。

七個多月後 準備重修舊好

七個多月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遞出橄欖枝,他在周一(27)寄了一封信給俄國總統普亭,表達對俄機遭擊落事件的懊悔,除了道歉外還承諾會盡一切努力減輕受害者家屬的痛苦,並告訴俄國他們已經準備好要讓兩國關係正常化。

post title

漫畫中,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跪在俄國總統普亭的面前請求原諒,普亭的身後是準備到土耳其觀光的俄國遊客。

Photo: All Hail Mammon
post title

家園遭空襲後,民眾忙著在瓦礫堆中尋找生還者。俄軍在敘利亞靠著空襲打擊伊斯蘭國,然而先前有專家指出,俄軍空襲的根本不是伊斯蘭國基地,而是敘利亞反政府軍盤據的區域。

路透社

敘利亞是道歉關鍵

其實,土耳其一開始堅持不道歉,並說俄國才應該道歉,因為當時俄國軍機侵犯了土耳其的領空。但是,隨著土耳其對敘利亞的政策正在崩解,它也不得不跟俄國道歉,希望可以重新合作。

害怕庫德族獨立 

土耳其向來支持敘利亞反政府軍,俄國則站在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ssad)那一邊。同時,美俄和敘利亞北部的庫德族武裝軍隊一起攻打伊斯蘭國(IS),也逐步收復失土。土耳其擔心庫德族會藉此獨立,擴大他們在土耳其境內的勢力,為了彼此牽制,土耳其決定和俄國道歉,尋求俄國的協助。

俄國使出經濟制裁 土國觀光業受創最深

再者,俄國對土耳其的經濟制裁影響雙方的合作計畫,範圍擴及能源、貿易與投資,尤其觀光業受創最深。

土耳其政治分析師麻吉沙丁(Oya Akgonenc Mugisuddin)說:「俄國制裁對土耳其經濟造成嚴重傷害。在制裁前,兩國在不同領域廣泛合作。此外,俄國和土耳其是維持區域穩定的兩大力量。區域不穩定對兩國都有影響。」

post title

美國學者認為,土耳其對俄國道歉,是俄國總統普亭的一場勝利,無形中增加他在區域內的影響力。圖為普亭近日出席軍校畢業生表揚典禮的照片。

路透社

慢點回應 獲取利益

然而,俄國總統普亭接獲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道歉後,並沒有馬上回應。

《基督科學箴言報》的報導中寫到:「俄國總統不願立刻接受埃爾多安的道歉,顯示了他想要盡可能獲取一切政治和經濟上的利益。」

學者:普亭的一場勝利

土耳其向俄國道歉,也向鄰國還有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傳達出了一個訊息,那就是俄國全球霸權的角色正在成長。

美國普林斯頓近東研究教授雷諾德(Michael Reynolds)表示:「普亭知道他有很強的影響力。這(土耳其道歉)無疑是普亭的一場勝利,對增加他在區域內的地位有幫助,人們都睜大眼睛在看,(畢竟)埃爾多安可不是那種會道歉的類型。」

post title

原本應是客人源源不絕的土耳其商店,因為當地頻遭恐攻重創觀光業,現在變得門可羅雀。

路透社

先從觀光業開始解禁

周三(29),俄國總統普亭總算決定回應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兩人通了電話,這也是自墜機事件發生後,兩人首次通話。

他們在電話中討論如何正常化兩國關係,一起合作打擊恐怖主義,雙方也同意親自見面。

普亭決定下令解除對土耳其的觀光禁令;埃爾多安則向普亭保證他們會確保俄國人在當地的安全。

普亭說:「我想先從觀光業開始...我們正在解除這個領域的行政限制。」

土耳其頻遭恐攻 觀光一片慘

根據俄國文化觀光部的統計,上個月俄國對土耳其觀光業比去年同期少了超過 90%,而土耳其也因為頻遭恐攻,上個月觀光業跟去年同期相比,整體少了 35%。

俄國總統普亭也和埃爾多安討論周二(28)在伊斯坦堡阿塔圖克國際機場(Ataturk Airport)發生的恐攻,他說這起事件「令人髮指」,他也表示俄國願意協助土耳其,一起打擊恐怖主義。

post title

圖為親吻土耳其國旗的總統埃爾多安。俄國政治分析師表示,埃爾多安是個複雜的人,就算土耳其已經道歉,歷史仍不會改變,兩國得好好想想未來如何合作。

路透社

分析師:道歉不可能改寫歷史

面對兩國關係正常化,俄國政治分析師庫利柯夫(Dmitry Kulikov)說:「不要高估埃爾多安的道歉,這是正式的協議。俄國對土耳其有一系列的要求,首先土耳其得為了喪生的飛行員道歉,土耳其做到了第一個要求。現在,對話可以重啟。但要改寫歷史,假裝情勢不緊張是不可能的。兩國得一起想下一步要怎麼走。」

俄國沒有不實幻想

根據庫利柯夫的觀察,俄國和土耳其面對的主要困難就是得重啟各領域的合作。他補充道:「埃爾多安是個複雜的人,土耳其的現況也很複雜,雙方不會立刻和解。我認為俄國當局沒有這種幻想,普亭和埃爾多安通電話只是這冗長且困難過程的第一步。」

post title

支持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民眾,揮舞著用他的肖像做成的旗幟,上街參加第 563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征服伊斯坦堡大遊行。

路透社

人民樂見兩國交好

無論如何,土耳其人民樂見當局和俄國重修舊好。

根據土耳其安卡拉社會學研究中心主任烏斯魯(Ibrahim Uslu)的調查,有 75%的土耳其民眾認為,和俄國交惡對國家經濟有負面影響。烏斯魯說:「土耳其和俄國關係正常化對選民的情緒有正面影響。」如此一來,也能提升執政黨和埃爾多安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