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經濟vs救遊民? 舊金山課「科技稅」惹議

by:徽徽
6261

近日,舊金山監事委員會提出了個計畫,打算對進駐舊金山的科技和新創公司課徵「科技稅」,用於處理當地越來越嚴重的遊民還有住房問題,消息一出引發科技界反彈,痛批當局在找「代罪羔羊」。

post title

圖為舊金山地標金門大橋。近年來,舊金山市隨著科技新貴進駐,房價越來越高,遊民問題也越來越嚴重。

Photo: Loïc Lagarde

課徵「科技稅」 解決住房危機

隨著大量科技和新創公司進駐,舊金山的房價也跟著水漲船高,連帶使得住房問題越來越嚴重。面對這個棘手的問題,舊金山監事委員會(San Francisco Board of Supervisors)提出了個計畫,透過向科技公司課徵 1.5%的工資稅,來籌措解決住房危機所需的預算。

一旦「科技稅」計畫通過,每年舊金山將多出 1.4億美元(折台幣約 45.6億元)的經費,可以用於保障居民有房住,減少當地民眾流落街頭的可能。

根據統計,2015年舊金山市有 6,686名遊民,比 2013年的遊民數增加了 4%。

11月才能定案

然而,當局課徵「科技稅」的計畫還是得等到今年 11月表決通過後才能執行,不過,舊金山當地民眾和科技公司間的戰爭已經拉開序幕。

post title

圖為旅遊住宿平台Airbnb的辦公室,該公司間接造成了舊金山的住房問題,因為房主都把房間出租給旅客,不願意租給當地民眾。

Photo: designboom

科技公司是「代罪羔羊」

首先,跳出來反對科技稅的就是擁護科技公司的團體。

灣區委員會經濟研究所(Bay Area Council Economic Institute)主席溫伯格(Micah Weinberg)說,科技稅計畫只不過讓科技產業成了「代罪羔羊」。該研究所是舊金山著名的智庫,包含Facebook、蘋果和Airbnb都是該組織的成員。

同樣支持科技公司的舊金山科技與新創公民倡議組織(The San Francisco Citizens Initiative for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表示,科技稅「瞄準且中傷科技公司」。

只會讓工作往外流

星佳(Zynga)遊戲公司創辦人平克斯(Mark Pincus)說:「課科技公司的稅只會讓舊金山的工作機會流失,這是透過傷害經濟來解決住房危機。」

投資Uber的卡拉卡尼斯(Jason Calacanis)受訪時表示:「舊金山是個很棒的城市,但卻由無能的人管理,他們無法解決諸如犯罪、遊民、住房和交通等基本問題,他們只會讓這些問題更嚴重。」

post title

在繁榮的舊金山市區,不時可以看到遊民的身影,支持課徵科技稅者表示,是時候讓科技公司付出代價了。

Photo: Ignacio Munguía

不給減稅就搬家

一旦科技稅上路,首當其衝的就是像Twitter這樣總部設在舊金山的科技公司。

2014年,Twitter威脅當局要是無法減稅,他們就要搬到矽谷,當局決定妥協讓Twitter省了 3,400萬美元的稅,換得他們繼續待在舊金山。

要科技公司付出代價

當年極力反對當局給Twitter減稅的舊金山市監事坎伯斯(David Campos)支持科技稅,他當年曾說舊金山「得好好想想如何讓繁榮均分」。

同樣支持科技稅的監事馬爾(Eric Mar)說:「我們城市中快速成長的科技潮威脅了我們繁榮興盛的能力,在科技爆炸後五年,是時候舊金山市要這些科技公司付出平等的代價了。」

post title

舊金山當地的酷兒團體要「爺們程式設計師」(Brogrammer)滾出去,「爺們程式設計師」其中是英文兄弟(Bro)結合程式設計師(Programmer)的詞彙,形容社交生活豐富的程式設計師,顛覆和過往程式設計師都是宅男的印象。

Photo: Social Media Scientist

當地民眾 vs 科技新貴

目前,舊金山市的民眾分成兩派,一派是科技救世主論,他們認為科技公司可以帶動當地經濟,讓富者更富;另一派則認為科技公司進駐舊金山,得為消除舊金山豐富的文化和引發住房危機負責。

支持科技稅的勞工與社區組織「正義工作」(Jobs with Justice)發起人范功(音譯,Feng Kung)說:「他們(科技公司)每年在每位員工身上花了 2.5萬美元(折台幣約 81.4萬元),給他們像是免費啤酒、撞球桌和按摩等服務,這些很不錯,但他們可以花 1,000美元來幫助舊金山剩下的人生活嗎?」

程式設計師滾出去

舊金山民眾對科技公司的不滿,也反映在不同的地方。

酷兒運動團體Gay Shame最近就在舊金山市的電線桿張貼海報,海報上印有「爺們程式設計師滾出去」(Brogrammers off the block)的標語,有的還畫上了科技公司CEO頭部被刺穿的圖像。

此外,原本拉丁裔盤據的Mission社區,也被湧入的科技新貴改變了地貌,當地塗鴉最近就出現了「酷兒討厭科技人」的主題。

發公開信抱怨遊民

而少數科技新貴的行為,更讓科技人在舊金山變得惡名昭彰。

2016年2月,舊金山科技新貴向當局發出一封公開信,抱怨遊民問題,信中寫道:「我不該在每天上下班時看到遊民的痛苦、掙扎還有絕望。」這封信也凸顯出當地的貧富差距。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San Francisco 'tech tax' would 'vilify' the industry, opponents claim
02 San Francisco might start taxing tech companies to help its homeless problem
03 ‘Tech tax’: San Francisco mulls plan for taxing the rich to house the poor

延伸閱讀:《美攝影師用照片告訴我們街友也是人
只剩有錢人? 房事左右紐約市長選舉
爽了外地人? Airbnb讓舊金山民租不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