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該不該登恐怖分子的照片?

by:徽徽
6510

近日,部分法媒決定不再刊登恐怖分子的照片,希望避免民眾崇拜這些恐怖分子,進而引發模仿效應。究竟媒體該不該刊登恐怖分子的照片?如果要刊登,這其中的界線又該如何拿捏呢?

post title

一名女子手上拿著法國大報《世界報》。近日,《世界報》宣布不再刊登恐怖分子的照片,希望讀者不要崇拜恐怖分子。

路透社

頻遭恐攻  人心惶惶

過去一年多來,法國屢遭恐怖攻擊,從 2015年1月的《查理周刊》槍案、11月的巴黎恐攻再到 2016年7月的尼斯貨車恐攻案和這幾天的法國神父遭殺案,都讓當地人心惶惶,也讓多家法媒決定不再刊登恐怖分子的照片。

拒登照片  避免頌揚恐怖分子

法國影響力深遠的《世界報》(Le Monde)表示,他們這麼做是為了「避免恐怖分子死後的頌揚效應」,讓讀者不會把恐怖分子的所作所為當成榜樣,法國BFM-TV和天主教《十字報》(La Croix)都採用這樣的立場。

警惕民眾  名字照登

BFM-TV新聞部主任貝胡德(Herve Beroud)說:「照片頗具象徵性...而且不斷被播放,這麼做(播出恐怖分子的照片)看起來就像把恐怖分子和受害者放在同一個水平一樣。」

不過,貝胡德提到,他們仍會在新聞中提到恐怖分子的姓名。他說:「這場辯論的難處在我們要警惕不知情的人。」

站在公共利益的角度  

其他法媒則選擇不同做法。法國國營電視台新聞部主任菲爾德(Michel Field)表示,記者仍會依個案做不同處理,並站在公共利益的角度上去思考要不要釋出恐怖分子的照片和資訊。

post title

去年 11月,巴黎遭伊斯蘭國恐攻,引起國際關注,人們為血腥的場景落淚。

Photo: Le Monde.fr

編輯捫心自問  有沒有放大民眾恐懼

面對法媒停止刊登恐怖分子照片,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新聞學教授貝克特(Charlie Beckett)表示,法媒的決定「不叫言論審查,而叫編輯」:

每天,我們選擇不要刊出某些事物,我們不刊出恐攻後支離破碎的屍體,或是悲痛萬分的人們,因為這些事物令人難以忍受。我們得捫心自問自己在做的事有沒有放大了恐懼。

「恐怖分子不斷利用西方主流媒體宣傳,他們會告訴支持者:『看看這個為了理念犧牲的人,他變成了仇恨的對象,看看其他人多麼害怕他』」貝克特補充道:「用榮耀恐怖分子的方式來報導,等於在幫他們招募新人和募款,這有可能引起某些不平衡的瘋子去做蠢事。」

想被崇拜?少不了觀眾

《衛報》專門報導中東恐怖主義的記者柏克(Jason Burke)表示,媒體不刊登恐怖分子的照片和姓名,背後有一套理論。

對恐怖分子而言,要被當成英雄般崇拜就得有觀眾。在阿拉伯語中,「烈士」(martyr)的字源也可以代表「目擊者」。目擊者就跟英雄一樣,都需要觀眾才能成立,「當然,這裡的觀眾指的是神,但大部分人也會尋找比較世俗的認同,聖戰就是一場示範」柏克說。

post title

除了守護大眾知的權利,媒體也要小心拿捏避免成為恐攻的煽動者。

Photo: flash.pro

那大眾知的權利呢?

《半島電台》電視主播克里欽(Mhamed Krichen)則不贊同法媒不刊恐怖分子照片的作法,他說:「我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因為我們身為記者的職責就是盡量反映全貌。」

當我們登出恐怖分子或是犯人的照片時,我認為這是記者的職責,因為大眾有權知道。

「即使你不刊登恐怖分子的照片,支持者仍會因為恐怖分子的所作所為繼續頌揚他們。不登照片是用一個非常簡單的方式在處理非常複雜的問題。」

post title

2001年9月11日,紐約世貿雙子塔遭恐怖分子駕機攻擊,這個畫面透過媒體播送到世界各地。

路透社

主流媒體 vs 恐怖主義

其實,全球媒體正面對一個關鍵議題:主流媒體和現代恐怖主義之間的對壘。要不要登恐怖分子的照片或姓名?要怎麼登?等問題已經是這場冗長辯論的最後階段。

媒體和民主  缺一不可

衛報記者柏克分析道:「好幾十年來因恐怖主義而起的暴力事件,告訴我們恐怖主義有多依賴媒體和民主,少了其一恐怖主義就無法運作。如果少了媒體,就會變成只有少數人知道恐怖分子犯下的暴行,這代表了極端主義分子無法激起人們不理性的恐懼。如果少了民主,執政者需要回應大眾不安的壓力就有限。」

要宣傳  求關注

「一波波的恐怖分子繼續掙扎著說服主流媒體給他們多點宣傳。綜觀 20世紀,暴力的極端主義分子想辦法用小冊子、錄音帶、影片等接觸廣大的觀眾,即使到 90年代中晚期,賓拉登(Osama bin Laden)仍會向同伴發脾氣,因為他們無法成功地讓中東和西方的新聞專業人士多關注他的思想或是他的組織犯下的爆炸案。賓拉登失望的結果某部分造成了 911攻擊事件的出現。」

post title

伊斯蘭國善於運用數位科技,招募新血散播資訊,令各國政府防不勝防。

Photo: Brian Klug

得利於科技  伊斯蘭國有一套

柏克說:「想吸引大眾關注對伊斯蘭國(IS)比較不成問題,數位科技將生產還有傳播資訊的方法交到了恐怖分子的手中,今天的炸彈客和賓拉登時代的炸彈客相比,已經有一套很不一樣的傳播能力。」

「許多近日發生的攻擊都可以看到Go Pro攝影機的出現,恐怖分子錄下暴力事件,隨後發布在社群媒體上。今天的炸彈客可以很有自信,知道大批民眾會看到、影片或是沒多想就分享影片,大大增加觀眾群。炸彈客也知道,路人有可能會拍下大屠殺的場景,並在網路上分享,甚至吸引主流媒體刊登或播送。」

「這是真的,近年來主流媒體在用伊斯蘭國攻擊的事後照片時,沒有多想就直接刊登伊斯蘭國刊物上的照片,還有直接播放伊斯蘭國釋出的影片。」

post title

在這個世代,恐怖組織即使無法在主流媒體上宣傳他們的強大,還是有其他管道吸引支持者,像是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社群媒體就是他們另一個曝光管道。

Photo: byung chul kim

《衛報》記者:法媒搞錯重點

然而,不刊登恐怖分子的照片是否真能達到減少為恐怖分子宣傳的效果?

《衛報》記者柏克表示:「這些照片中有的對告知讀者來說可能很重要,有的則相反。但是《世界報》和其他在一連串恐怖攻擊後重新思考圖片選用的媒體搞錯了重點。」

沒了主流媒體  我們還有社群

「問題在那些會頌揚「烈士」的觀眾,不會是在《世界報》上看到他們照片的那群人。只要這個世上還有人會慶祝恐怖分子的行為,他們可以直接透過社群媒體接觸,那股想要被頌揚的慾望仍會存在。」

水能載舟  亦能覆舟

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的恐怖主義,反映出該世代的殞落,但也反映出該世代的力量。

「現在人們對伊斯蘭國居然會用社群媒體宣傳早已不驚訝,目前還沒有出現任何有效的辦法,告訴我們該如何停止伊斯蘭國利用數位革命帶來的自由與力量。」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French media stop publishing terrorist images: The argument for and against
02 In a massive attempt to stop the spread of terror, French media are no longer publishing photos of terrorists
03 French media’s blackout on terrorists’ identities is missing the point

延伸閱讀:《為什麼伊斯蘭國比敘利亞內戰還吸睛?
媒體決定你怎麼看災難
作家:媒體該為模仿殺人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