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失去國家、更沒有國歌可唱 橘與黑「難民隊」旗幟背後的意義

by:阿咖
23918

2016里約奧運,創舉之一就是首度有「難民隊」參賽,然而這是一群因暴力、戰火與迫害而不得不逃家的人們,他們失去國家、沒有國旗、更沒有國歌可唱。

Mashable指出,現在有一個組織站出來表示,他們希望能請願替難民隊申請代表他們的旗幟和歌曲,藉此聲援勇敢站上奧運舞台的運動員,同時將關懷傳達給全世界正在受苦的難民。

post title

敘利亞難民薩伊德,用橘與黑作為「難民國」的旗幟。

Photo: The Refugee Nation

我們一起,建立這名為難民之國的象徵,這個代表 6,500萬名因故流離失所人們的象徵

The Refugee Nation

象徵符號重不重要?我們的生活中充滿各種可以宣洩情緒的人事物以及符號,舉凡品牌、虛擬人物到路旁號誌,都是影響我們認知的存在。

事實上,象徵符號讓人的情感有了可以依憑的地方,而國旗又恰好是讓一國民眾能表達自己身分、定位、個性甚至是情感的象徵,但失去國家的人們,又該怎麼辦?

手拿旗幟不是國旗

2016年奧運開幕儀式上,難民代表隊步入會場時拿著的是奧運會旗,然而,對他們來說,大會旗幟並不是一個最能表達他們的象徵,因為 10位難民代表隊的選手來自 4個不同國家。

一對住在紐約的巴西人李波里(Artur Lipori)以及雷貝羅(Caro Rebello)意識到這件事後,決定發起「難民國」(The Refugee Nation)組織,並找來合適的作曲家和藝術家,替難民隊打造代表他們的「國」旗和「國」歌。

邀請敘利亞難民藝術家創作

李波里說:「我們認為必須做些事情,幫助他們(難民代表隊)擁有自己的身分,讓他們擁有自己的旗幟和歌曲,而用一個『國家』的象徵恰好能代表這些勇敢的人們。這是我們向 10位運動員以及世界各地難民們表達關懷的方式。」

李波里與雷貝羅找來兩位逃離戰火的敘利亞人,為難民製作旗幟和主題曲,這兩人分別是住在土耳其的亞黎安(Moutaz Arian)以及荷蘭的薩依德(Yara Said),他們都是曾在大馬士革大學攻讀音樂與現代藝術的學生,最後因戰火被迫逃離家園。

在難民國的宣傳影片中,可以見到運動員拿到旗幟以及兩位藝術家對參與這項活動的感言:

這是一首給全世界的歌

敘利亞作曲家亞黎安受訪時說:「音樂對我來說是最能傳達人類關懷以及愛的方式,音樂不需要翻譯。…我希望能做一首歌,不只是為了庫德族而做,不只是為了阿拉伯人而做,而是一首給全世界的歌。」

橘與黑救生衣   向所有勇敢的靈魂致敬

敘利亞藝術家薩依德說:「橘與黑代表所有勇敢的靈魂,他們願意橫越大海在新的國度尋找安身之處」、「藉由參與(製作旗幟)這件事,我也與他們團結一起。」

post title

來到里約熱內盧後,難民代表隊到知名的景點基督像前合影。

路透社

期待代表隊可以拿難民國旗入場

李波里與雷貝羅兩人,希望能讓製作完成的旗幟給難民代表隊使用,他們接觸國際奧委會(IOC)數次,最後取得同意讓旗幟進入會場,並交給沒有這些旗幟的選手們,另方面,他們也在賽場發送數千隻的橘色旗幟,希望讓觀賽民眾可以替難民代表隊加油的同時,揮舞代表他們的旗幟為其打氣。

謝謝你,我們站在一起。

難民代表隊 柔道項目選手馬比卡(Yolande Mabika)

透過影片,可以見到兩位收到旗幟的選手相當感動,米森加(Popole Misenga)表示:「不管去了哪一個國家哪一個地方,我都不會忘記這個禮物...來自一位敘利亞難民姊妹,她為我們所有人做了這件事。這真的很棒。」

馬比卡(Yolande Mabika):「謝謝你(薩依德),謝謝你,謝謝寫了這封信的你。你跟我有相同的遭遇,我可以感受到每一個字句。我們是一起的。」

奧委會:用奧運會旗出賽

然而,對「難民國」組織沒有太多回應的奧委會,事後表示他們原初的用意就是要讓團結全人類的奧運成為難民們的歸屬,奧委會的發言人指出:「我們創立難民隊,是希望讓奧運村成為他們的家,奧運歌成為他們的主題曲。…難民代表隊會以代表團結的奧運會旗出賽。」

post title

難民代表隊的游泳項目選手是來自敘利亞的阿尼斯(Rami Anis)。

路透社

現階段,李波里和雷貝羅兩人發起連署活動,他們希望可以得到更多人聲援,讓專屬難民隊的旗幟跟著選手入場,同時間,他們也尋求國際特赦組織的贊助。請願活動頁面上寫著:「一個真正屬於他們的,而非只是為了整個奧運活動打造的旗幟。」

小補充:2016奧運難民代表隊選手有誰?

根據《維基百科》介紹,2016年6月3日,國際奧委會公布了代表難民參賽的運動員名單,名單如下:

運動員

出生國

現居地

項目

賽事

James Chiengjiek

南蘇丹

 肯亞

田徑

男子400米

Yiech Biel

 南蘇丹

 肯亞

田徑

男子800米

Paulo Lokoro

 南蘇丹

 肯亞

田徑

男子1500米

Yonas Kinde

 衣索比亞

 盧森堡

田徑

男子馬拉松

Popole Misenga

 剛果(金)

 巴西

柔道

男子90公斤

Rami Anis

 敘利亞

 比利時

游泳

男子100米蝶泳

Rose Lokonyen

 南蘇丹

 肯亞

田徑

女子800米

Anjelina Lohalith

 南蘇丹

 肯亞

田徑

女子1500米

Yolande Mabika

 剛果(金)

 巴西

柔道

女子70公斤

Yusra Mardini

 敘利亞

 德國

游泳

女子200米捷泳

post title

奧委會主席巴赫與難民代表隊用餐。

路透社

強調:沒有要建立實體國家

奧運活動結束後,難民國期待和國際特赦組織一同繼續為難民們加油,他們在官網上強調活動是為了喚醒世人關懷:「難民國組織的成立是為了向選手致敬,與 2015年請願建立一個真實由難民組成的國家活動完全沒關係。」

每個人都擁有家的權利

李波里說:「難民國是一個象徵性的國家,成立的目的是為了榮耀 10名奧運難民選手」、「國際特赦組織一直為了人們的公平正義奮鬥,藉由他們的加入,這兩個組織可以一起向世界宣導每一個人都有稱為家的權利。」

美國富豪提議  買小島建立難民國家

前述提到的「真正的難民國家」,指的是 2015年美國地產家布茲(Jason Buzi)發起的全球請願活動,他提出可能建立難民國的方案:

1.向菲律賓或印尼等國家買下沒有人居住的島嶼。

2.一個國家願意將境內未使用的土地免費贈送或是賣給難民國使用。

3.小島國家的領土四散海洋各處,願意將領土作為難民國使用,國家人民可以因此獲得優渥的福利金。

4.國際海域上的小島作為難民國建立地點。

藏錢富豪 紅翻美國

在此提案出現前,布茲已經因為「找出錢藏在哪」(Hidden Cash)活動成了全球知名人物,當時網友可以透過布茲在推特上發布的線索,找出城市中的某個角落有他藏好的錢,金額平均從 50-100美元不等。布茲認為,透過這類活動可傳達出「樂趣和付出」的精神。

post title

家的定義是什麼?國家是人為邊界圈出來而成立的存在嗎?圖為正在以色列拘留中心虔誠祈禱的非洲難民。

路透社

長期安置在難民營是一種浪費

2015年6月時,布茲發布了「建立難民國」的提案,當時獲得多家歐美媒體報導,不少學者更進一步探討了這份提案的可能性,其中,牛津大學難民研究中心的貝茨教授(Alexander Betts)在《衛報》上分析了布茲的提案,他指出這一份提案有美好且創意的地方,例如點出各國政府越來越不願接收難民的現實、長期安置難民營是一種「悲劇而且是對人性的浪費」。

地球上還有許多未開發土地

另外,難民國提案的現身,讓人重新思考國界和領土的意義, 2,000萬名難民乍聽驚人,但進一步思考地球上仍有許多未開發地帶,以及全球人口有 70億之下,難民的人數並沒有那麼嚇人,同時間,布茲的提案也看出他將難民視為可以自我管理的單位。

批評:這只是排斥難民的做法

然而,布茲的提案也深受許多批判,外界質疑這類提案背後的用意是「排除」而非包容,直白地說,彷彿是將難民趕到一處聚集地,這會強化「難民是負擔」的印象,但事實上難民可以對一國的經濟、社會和文化帶來正面幫助

難民會想要一個全新的國家嗎?

布茲的提案也忽略了一個現實是,難民不一定會想要一個新的國家,他們多擁有原本的國籍,最後,全球化時代下,人人都有選擇自己想居住地方的權利,難民國若要成立,必須思考是要建造成一個夠吸引人的「烏托邦」或是聯合其他國家「強迫」難民移動到這人工畫出來的國土上?

post title

難民們該何去何從?這個問題已成了全人類該一同思考的深刻議題。

路透社

難民國的點子有其存在價值

貝茨教授認為,現在全球面臨的難民議題,特別需要政治領導力以及想像力的介入,儘管布茲的提案有瑕疵,但若可以提供各界別的思考方案,也不失為一份有存在價值的提案。

貝茨教授寫道:「難民國的提案不該被完全拋棄,這份提案在思考地緣政治下的庇護政策時,若可以成為激發創意思維的象徵將會相當有用,這份提案不該只是真的去世界各地找出一個地點,並把難民們放進去。」

貝茨:「難民國應成為一種靈感來源,幫助人們重新想像庇護系統,並使其(庇護系統)更強健。」


編註:對相關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A striking flag has been made for the Refugee Olympic Team
02Is creating a new nation for the world's refugees a good idea?

延伸閱讀:《當歐洲忙著救難民 阿拉伯國家去了哪裡
為什麼東南亞各國不救緬甸難民?
1700年前羅馬帝國是怎麼崩壞的?記者:沒處理好難民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