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日本父母敢讓小孩獨自上學?

by:徽徽
66796

在日本,常常可以看到小學生獨自上下學的身影,他們或三五成群地走在路上,或在人潮洶湧的車站穿梭,身邊看不到任何父母陪伴。究竟,為什麼日本家長這麼放心,敢讓孩子自己上學呢?

post title

一名小女孩獨自一人走在校園內。在日本,不少孩子自己上下學,不須父母在一旁作陪。

路透社

爸媽不在場  照樣上學去

在大眾運輸方便的日本,每當上學的尖峰時刻,你對這樣的畫面一定不陌生:戴著寬沿帽、穿著高筒襪和制服的小學生,穿過重重人牆,在電車、公車、火車上找個位子坐下來,一路搖搖晃晃前往學校。其中,不乏年紀只有 6、7歲的孩子,身邊沒有任何監護人在場。對西方國家的父母來說,看到這麼小的日本孩子獨自走路或搭車上學,是件不可思議的事,但這卻是日本人的日常生活。

我家寶貝大冒險

在日本,有齣播映長達 25年的真人實境電視節目──《我家寶貝大冒險》(はじめてのおつかい),其中拍攝的就是小小孩如何靠著自己的力量,獨自一人上街採買完成大人交代的任務。有的小孩被派去雜貨店,有的則去買麵包,過程中發生不少令人啼笑皆非的意外,都被鏡頭記錄了下來。

post title

在日本長壽實境秀《我家寶貝大冒險》中,孩子們上街幫父母跑腿,遇上挑戰也得自己面對。

Photo: 公益社団法人 東京青年会議所板橋区委員会

日本父母怎麼敢?

無論是獨自上學的小學生,還是上街跑腿的小小孩,西方國家對這樣的情形,心中都會浮現一個疑問:日本父母怎麼敢放手讓小孩這麼做?

自己搭車上學  小朋友:一開始會擔心

今年 12歲,家住東京的海斗(音譯,Kaito)就是自己獨自一人上學的孩子,他從 9歲時就脫離父母的陪伴上學。

「一開始我有點擔心,」海斗承認當時不知自己有沒有能力一個人搭火車:「但我只有一點點擔心。」

現在,搭車上學對海斗來說輕而易舉,許多和他同齡、甚至年紀比他小的孩子也自己搭車上學。

沒有手機的年代  也敢這麼做

「老實說,我記得當時讓海斗獨自上學是因為覺得火車很安全、準時而且很容易找到方向,再加上他是個聰明的孩子。」海斗的繼母解釋道:「我比海斗年紀還小的時候就自己在東京搭車上學了,那時我們沒有手機,但我還是能靠著火車從A點到B點。如果海斗迷路了,他可以打電話給我們。」

澳洲電視台SBS 2的迷你紀錄片《日本的獨立小孩》中,年僅 7歲的安藤諾伊自己搭車上學。

東方  VS  西方

除了海斗,日本各地還有數不清個自己獨自上學的小孩,澳洲電視台SBS 2為了探討東西方孩子上學的方式,拍攝了一部名為《日本的獨立小孩》(Japan's independent kids)的八分鐘迷你紀錄片,用一名 7歲女孩安藤諾伊(音譯,Noe Ando)的上學路和一句日本俗諺揭開序幕。

post title

在東京新宿車站,先鋒時刻洶湧的人潮連大人也害怕,但不少孩子們獨自在縱橫交錯的車站內找到對的路。

Photo: Jimmy Poon

「將愛子送上旅途」

這句日本俗諺名為「將愛子送上旅途」(可愛い子には旅をさせよ),背後蘊含父母對孩子的期待,希望他們可以在小時候就學會面對挑戰,也點出日本小孩通常比許多西方國家的孩子還獨立,小小年紀就懂得照顧自己。

尖峰時刻  車站人潮多到爆

緊接著,攝影團隊跟著安藤諾伊一起上學,她得在人滿為患的JR新宿車站轉車。對大人而言,尖峰時刻的新宿車站是個一不小心就會被人潮沖得七葷八素的地方,更別提像安藤諾伊這樣的小孩。

放手讓孩子解決問題

安藤諾伊的媽媽表示:「我們不會永遠陪著她,她得學著自己解決問題。如果她迷了路或是搭錯車,她得自己想辦法。」

post title

除了家長親自接送,西方有的學校會派出校車接送學生上下學。

Photo: b3d_

澳洲孩子怎麼上學?

緊接著,鏡頭轉到美國調查記者阿道斯坦(Jake Adelstein)身上,他是日本犯罪組織的專家,當他 4歲的女兒獨自走路上學時,他真切地體會到了什麼叫文化差異。

最後,紀錄片中訪問了澳洲的弗萊瑟(Fraser)一家。他們今年 10歲的女兒艾蜜莉(Emily)每天都由爸爸開車接送上下學。當被問到比她年紀還小的日本孩子已經自己上下學,艾蜜莉說:「這很酷!」她也期待趕緊上國中,到時她就能自己上下學了。

post title

孩子們在學校一起打掃,輪流打菜,無形中養成了對公共事務的責任感。

Photo: Share! Southwest

對集體社會的依賴

究竟,為什麼日本人放心讓小孩獨自上下學?鑽研日本年輕人文化的文化人類學家狄克森(Dwayne Dixon)表示,這靠的是一種「對集體的依賴」。

日本小孩很早就學到,碰到問題可以求助於社會上的任何成員。文化人類學家狄克森

一起打掃  一起打菜

而學校生活加強了這個概念。孩子們在學校得一起打掃校園、輪流打菜、互相分擔工作,而不是靠學校聘請的工作人員,「如此一來把勞動分攤在不同人身上,也會輪流對某人抱有期待,順便教每個人如何掃廁所。」狄克森說。

延伸到公領域  日本街道好乾淨

此外,共同為公共區域的整潔負責,代表孩子們知道要是公共區域被弄髒,他們得自己去打掃,從而培養他們對公領域的責任感,這點可以延伸到學校外的公共區域,這也是為什麼日本街道這麼乾淨的原因。

post title

為了防止女性在大眾交通工具上遭到騷擾,日本推出女性專用車來解決這個問題。

Photo: Monica Müller

犯罪率低  功不可沒

再者,孩子們敢獨自上學,日本非常低的犯罪率功不可沒。

一名西方網友表示:「我認為除了低犯罪率,日本社會在育兒上多了一點集體合作...我認為許多日本孩子迷了路或碰上麻煩,他們不怕向陌生人尋求協助,尤其是向日本老人。但我是在一個完全相反的環境長大,對我而言每個陌生人都可能是想傷害我的罪犯。」

大眾運輸方便

此外,日本大眾運輸方便,也是讓孩子們能獨自上學的原因。

在東京,有一半的人都靠著鐵路或公車通勤,四分之一的人則靠一雙腿步行,路上的駕駛們習慣禮讓行人和單車騎士。

步行上學的孩子不會孤單,他們往往會在社區定點集合,一起上下學,互相有個照應。年紀比較大的孩子會成為上學隊伍的小隊長,照顧大家的安全。

不代表沒危險  電車騷擾事件多

然而,這不代表日本的大眾運輸完全沒危險,不少女性都有在電車上被騷擾的經驗,這也讓東京地鐵線從 2000年開始出現女性專用車廂。無論如何,許多日本孩子依然獨自上下學還有幫父母跑腿。

post title

在日本有一種潛在的信任和合作感,讓家長願意放手給孩子獨自上學。

Photo: David Edelstein

家長得有自信

住在東京的日裔美人社會學家克拉維爾(Teru Clavel)說:「每個家長得評估怎麼樣自己覺得安全...當然,日本有犯罪案,也有危險。」

「但你得在給孩子一些自由上權衡,你自己也必須有自信,相信自己給孩子工具讓他們有能力自由移動。」

信任整個社會

透過給孩子自由,父母不只給予孩子百分之百的信任,也代表父母信任整個社會。

文化人類學家狄克森說:「全世界許多孩子都靠自己,但我推測西方國家的人為什麼會被日本吸引,是因為這裡有一種潛在的信任和合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