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收容移民 難抵反對聲浪

by:徽徽
6371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黃齡儀 

由於先前寬鬆的政策,使得瑞典成為難民口耳相傳的最佳嚮往國;但現在後到的庇護尋求者在確認難民身分後, 只能申請13個月的短暫居留權,鮮少有人能獲得永居權。

post title

瑞典收容的難民數驚人,人均接受難民比率為 1.7%,比德國來得高。這些大批湧入瑞典的難民也成了當局最大的考驗。

路透社

瑞典在去年共接收約16萬3,000位尋求庇護者,是歐洲國家中人均接收難民人數最多的國家(註),這些尋求庇護者主要來自阿富汗、敘利亞和北非。他們一進入瑞典就必須向移民局提出難民身分申請,之後便是漫長的等待期,有時滯留時間長達數年。如何立即解決這些大批湧入的庇護尋求者食與住的民生問題,成了瑞典政府最大考驗。

註:瑞典人口約987萬人,2015年接收16.3萬名難民,人均接受難民比率為1.7%;相較於德國人口8,128萬人,2015年接收110萬名難民,人均接受難民比率為1.4%。

被集中安置偏遠處  難民融入社會期望落空

為了立刻解決這些大批湧入的庇護尋求者食與住的問題, 一項新興行業興起了。有些創業家擔任仲介人,將許多老舊缺乏顧客的旅館、只在夏天開放的度假勝地營區、汽車露營場所、無人醫院等改建成給這些庇護尋求者居住的營區,雖然未被正式證實,根據《國際財經日報》(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揭露,這些仲介人以每日每人500克朗(約新台幣2,000元)的代價將營區空間出售給瑞典移民局。

post title

日前,義大利派機將來自厄利垂亞的難民送到瑞典北部安置,這也是歐盟難民分配政策的一環。

路透社

雖然這些創業家是機會主義者,大發一筆難民財,倒也替政府解決了當前的問題。不過,問題是,這些營區往往位於與市區相離甚遠的郊區和森林,因此, 在某種程度上,也隔離了這些庇護尋求者融入瑞典社會的機會。

瑞典媒體曾經報導一些當這些庇護尋求者被指定安置在瑞典北部偏遠的無人地而拒絕下車的新聞,這些人當初聽信人口走私販子的話,以為有機會到都市開啟嶄新生活,但事實是他們必須被安置在偏遠的地方,並熬過長達幾年的等待身分期。

post title

難民們在瑞典北方由滑雪度假村改建成的難民營中,排隊領取食物,然而,對來自中東的難民而言,他們還是喜歡家鄉味。

路透社

除了住的問題之外,食也成為了一大考驗。瑞典移民局在部分營區裡提供自助餐廳,並另外補助這些庇護尋求者每日24克朗(約新台幣96元)的零用錢;若營區未提供伙食,補助每日71克朗(約新台幣284元)的零用錢。17歲以下孩童補助費減半。

據瑞典媒體報導,食的問題造成文化衝擊,大部分的營區裡提供瑞典食物,與中東食物大相逕庭,部分庇護尋求者吃不慣, 不願到自助餐廳裡吃飯,而寧願自己煮家鄉的食物。

post title

圖為瑞典首相勒文,他因為廣收難民的政策受到瑞典右派支持者的砲轟,支持率也來到歷史新低。

路透社

反移民聲浪高漲  社會資源徒遭浪擲

瑞典福利為這群新到者支出龐大的金額,整體社會的氛圍也在轉變中。一向保守中立的媒體,報導越來越多政府在難民上的財政支出,也將越來越多的犯罪事件、性騷擾案件連結到難民身上,甚至報導這群庇護尋求者不願接受政府安置的案例。

瑞典首相勒文( S t e f a n Löfven)的支持率亦降至新低點,右派支持者聲勢大漲。種種的社會氛圍,皆不利於這些後到的庇護尋求者。這樣的背景以及今年起瑞典與丹麥的聯合邊境控管,也使得瑞典尋求庇護者人數下降。根據瑞典移民局資料顯示,截至今年7月為止, 瑞典尋求庇護的人數急劇下降,減少約1萬5,000人,比去年同期減少了40%。

post title

來到瑞典的難民有的本身教育程度非常高,圖為一名本身是難民的老師,他正在難民營中教導學生。

路透社

雖然這些大批湧入的庇護尋求者為一向平和的瑞典社會掀起波瀾,但仍有不少瑞典人堅信人道主義的價值。他們志願到這些營區裡工作,教導難民瑞典語,也有人透過收養難民孤兒的方式,以行動支持這些難民。然而,這些後到的庇護尋求者處境已不若2015年前抵達的移民。

瑞典知名政治評論家珊納戴(Tino Sanandaji)抨擊政府對於先來後到的庇護尋求者有不同的政策,並將社會資源浪費在可能不是那麼需要的移民身上,先到者往往較富有,能透過較舒適的方式逃難,政府的資源卻幫不到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難民。

post title

目前,瑞典是全球接納難民數一數二多的國家,他們近日也因不堪負荷只好加強邊界管制,把情況比較不那麼緊急的難民送走。圖為一名全身包得緊緊的難民小朋友。

路透社

新難民恐遭遣返  尋求庇護居留路迢迢

大批後到的庇護尋求者也與先來者有不同的處境,審查成為難民的等待時間更長、規定也趨於嚴格。之前早來的庇護尋求者,在確認難民身分之後,可以直接申請永久居留權,還可以在獲得永居權後將妻兒接來同住, 之後再申請成為瑞典公民。

由於先前寬鬆的政策,使得瑞典成為難民口耳相傳的最佳嚮往國;但現在後到的庇護尋求者在確認難民身分後,只能申請13個月的短暫居留權,之後仍需再經過政府查驗難民事實是否仍存在,鮮少有人能獲得永居權,且就算獲得永居權也不能將妻兒接來同住。

此外,內政部長伊格曼(Anders Ygeman)在今年1月表示,瑞典預計遣返多達8萬名2015年抵達與申請庇護遭拒的移民。從今年年初起不斷緊縮的移民政策,使得這些後到的庇護尋求者充滿動彈不得的無奈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