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補醫療落差 那些趴趴走的印度「假醫生」

by:泥仔
13818

潘度派賈在印度西孟加拉邦的莎巴卓拉村(Salbadra)行醫已經二十餘年,不過他從未取得任何醫學文憑,事實上,這種「假醫生」的情況在印度並不少見。

post title

兩名醫生正在為手術台的病患進行心臟手術,醫學技術發達的現在,許多傳統療法已經漸漸被社會拋下。

路透社

收費便宜的治療師

潘度派賈(Aditya Bandopadhyay)的臨床醫學知識是從一位有現代醫學知識的醫生學來,他每次看診都只收 10盧比(折台幣約 4.86元),如果要到家中問診則是收費 20盧比(折台幣約 9.72元)。

注意衛生比吃藥重要

由於痢疾、瘧疾、病毒性感染的發燒在當地很常見,因此他的治療箱裡隨時備有抗生素、無菌生理鹽水與磷酸氯喹以防萬一。不過潘度派賈並不會直接開藥給他的病人,有時候他只會提醒這些人要注意個人衛生的問題,像是指導人們如何淨化水源,用DDT驅逐帶來傳染病的蚊子,或是要女子在月經來時使用衛生巾。

「如果他們來到我的診所。我會先『開』一些衛生知識給他們,然後才給他們開藥,」他笑著說道:「部落的人們並不是很注重衛生。」

沒有受過正規訓練的「醫生」

潘度派賈是個鄉村治療師,根據統計,印度大約有 250萬名沒有經過正規訓練的治療師。這些人可能曾經當過醫生的助手,從家人那學習到印度草藥或順勢療法這類傳統醫術,或是從實驗室的技術人員轉職而成。

從任何角度來看,這些人都不可能被稱為醫生,他們仰賴的是非正規的學徒教育與自己的實地經驗——按照印度醫學會(Indian Medical Association)的說法,他們不過是群「假醫生」(Quack)。

post title

一名印度村民橫跨河面準備去看醫生。對於醫生來說,城市不論是設施、環境都比較好,讓他們不想到鄉村行醫。

路透社

沒執照治療師  有存在必要

印度在 1947年獨立後,這些治療師就在鄉村地區越來越活躍,雖然國家醫療委員會抱怨過很多次,也想盡辦法要根除這群人,但政府一直沒有積極處理的打算,就連警察也鮮少會認真取締他們,因為鄉村治療師的存在確實是有理由的——他們填補了印度照護制度的缺口。

嚴重超標醫病比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標準,低收入國家醫生對應病患的理想比例是 1:1000,印度的比例卻是 1:1700。

鄉村地區醫療資源超缺乏

如果你不是生活在城市的話,那麼情況會更加糟糕,因為只有 20%的醫生會在鄉村地區工作。

首先要知道的是,印度鄉村的醫療網路分成三個層級:助理護士(又稱照顧服務員、護工)組成的次級中心、1-2名專科醫生組成的初級醫療中心、與 4名專科醫生組成的社區醫療中心。

根據印度健康部門 2015年的資料,每個初級醫療中心大概要照應 3萬名病患,然而,每個初級醫療中心實際負擔的病患數是 3萬2,944名,還有 11.9%的職缺找不到醫生。這個問題在社區醫療中心又更嚴重,一共有 81.2%的醫師職缺等著其他人來填補。

設施沒有城市好  醫生不想來

西孟加拉邦比爾賓縣,負責衛生健康的長官阿里(Himadri Kumar Ari)說:「醫生不喜歡待鄉村地區,鄉村地區所擁有的醫療資源,完全無法和加爾各達或其他城市相比。」

糟糕的基礎設備、經濟狀況不佳、過長的通勤時間,都是醫生們不想到鄉村的理由,因此,鄉村治療師的存在滿足了鄉村醫療資源缺乏的問題。

post title

一名 7個月大的印度小男嬰喝著牛奶,他因為營養不良被帶到醫院治療。

路透社

以前有兩種醫學學位

至於鄉村醫生為什麼會嚴重缺乏?這一切得從英國殖民印度時期說起。

19世紀時,為了滿足印度越來越緊迫的醫療需求,醫學院提供了兩種醫療學位:要經過 5年教育訓練的正規醫生,與經過 3-4年的訓練即可拿到學位的「有照治療師」。「有照治療師」只能處理急性或病症比較不複雜的患者。

委員會不要「訓練不足」的治療師

然而,這一切在 1943年發生改變。當時英國政府設立了調查委員會為印度的公共醫療制度鋪路,該委員會也在 1946年提出了一份奠定印度醫療系統的報告。

報告中,他們稱訓練不到 5年的有照治療師是「粗制濫造的結果」,將會讓印度的醫療走下坡,而且這些「訓練不完全的醫生」會做出許多超過他們能力所及的決定,並因為技術不足而缺乏信心。

儘管委員會內部有 6人強烈反對,1956年,委員會還是決定要廢止「有照治療師」的學位,他們相信,這樣就可以把資源全權投注在 5年制的醫療學位上,創造出更多的正規醫生。

當然,就像前面所提到的,這一切並沒有按照計畫進行。

post title

一名印度男子坐在他的屋子外面,根據當地人表示,這區的屋子為了顯示他們在種姓制度中屬於比較高的層級,都會把屋子塗成藍色來彰顯地位,不過,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塗成藍色比較防曬。

路透社

沒照計畫走  醫療資源崩潰

然而在鄉村出現醫師短缺的情況,管理印度醫療系統的最高機構印度醫學會,卻還是不斷譴責政府想要訓練中階治療師的主意。過去不論是地方或中央政府都試著要重新推出 3年制的醫學學位,都因為印度醫學會的強力阻止而作罷。

「一群婆羅門在作怪」

「印度醫學會就只是一群婆羅門,」肝臟病學教授恰德力(Abhijit Chowdhury)忿忿不平地說道「他們從不傾聽任何理由、任何解釋,也不願意理解任何反對意見。」

post title

圖片拍攝於 2008年,照片中的女子正在向《路透社》描述她在 25歲的時候,如何因為當地鄉村治療師的誤判而失去孩子。

路透社

知識不足  仍有風險

56歲的恰德力同時也是「肝臟基金會」(Liver Foundation)的成員,他因為認知到鄉村地區醫療資源的缺乏,所以大力支持鄉村治療師的存在。

只是這些鄉村治療師對病人來說並非沒有風險,因為對病症的一知半解,讓鄉村治療師無法對症下藥,甚至危及病患的生命。

亂判病症出人命

1992年 6月,35歲的威若瑪(Pramod Verma)因為發燒而去找了沒有經過現代醫學訓練的治療師,治療師當時判定威若瑪的症狀是很常見的病毒性發燒,因此開抗生素給他吃。結果燒沒有退,治療師卻只是開了更多的抗生素給威若瑪。

6天後,當治療師去拜訪威若瑪時發現他的血壓大幅下降,便把他轉介到專業醫院,但威若瑪的病情一路惡化,並在 10天後離開人世。

post title

一名婦產科醫師正在幫孕婦進行超音波掃描。由於醫病仰賴許多專業訓練,因此許多人批評這些鄉村治療師只會為社會帶來更多麻煩。

路透社

法院:就是冒牌貨

這件案子在 1996年進行審判,法院認為這名治療師沒有經過現代醫學的訓練與經驗,也沒有先行確認發燒病因,其提到:「一個人若是不具有現代醫學的知識,卻仍在這個體制假裝具有相關知識,毫無疑問就是個假醫生,換句話說,一個冒牌貨。」

出問題不是個案

除了這個案例,病患因為鄉村治療師的誤判而死亡的事故近年來仍是層出不窮,不過「肝臟基金會」成員恰德力仍然相信,鄉村治療師是利大於弊的存在:「如果我能減少 10%的負面效應,並提升 12%的正面結果,他們的存在終究對社會是有利的。」

支持者想改善現狀

也就是基於這樣的信念,恰德力設立了鄉村治療師的訓練計畫,專門為他們提供基礎的醫療知識,補足他們過往不足的東西。

post title

除了誤判,鄉村醫療師也很容易開出錯誤的藥品或是過多的抗生素,因此訓練計畫也希望可以杜絕亂開藥的狀況。

Photo: Zach Bulick

上完課能拿證明  有附帶條件

教學計畫內容從人體解剖學涵蓋到醫藥學,這個計畫的目的是要讓鄉村治療師可以正確地判斷出病患的病徵,也讓他們有能力處理一些常見的急性病例,一旦修習完畢,鄉村治療師也可以得到「鄉村健康照護者」的證明。

不過要取得證明也不是只要上課就好,他們必須停止使用只有專業醫師才可以開的藥品(像麻醉藥Schedule X、處方藥Schedule H、強力抗生素等),也不可以在他們的頭銜放上「醫生」(Dr.),也只能處理最簡單的病症。

課程顯示治療師知識不足

這些課程確實凸顯出許多鄉村治療師醫療知識不足的情況,像在一場介紹肺結核的講堂上,一名醫生正在指導應該要怎麼區分結核病與其他肺部疾病、又要如何透過病患的痰來判別等等,並在最後一張投影片提到淋巴结上的結核菌。

投影片結束後,有些鄉村治療師還在專心地寫筆記,此時,有一名治療師站起來問道:「請問淋巴結在人體的那個部位呢?」

醫生:教學可降低誤判風險

鄉村治療師的知識落差確實非常巨大,這極有可能對病患造成傷害。一名前來教導鄉村治療師的醫生馬茲穆德(Saibal Mazumdar)說:「我們所在做的事情就是在降低傷害,我們會告訴他:『有太多病因是你們不清楚的。如果不理解整個病症的話,你們就不應該嘗試治療。』」

post title

雖然鄉村治療師的存在遭致許多人的批評,有些人卻還是相信他們有存在的必要性。

Photo: Laura Smith

學習開出正確的劑量

一名計畫中的鄉村治療師達斯(Radha Binod Das)表示,在接受訓練之前,他從來不知道這麼多事情。

「我以前都開了錯的處方籤,」他一邊說一邊笑出來:「以前我每天都會開出兩劑 500毫克的抗生素,現在我會根據病人的體重開出適當的處方。」

印度醫學會嚴厲批評

不過,印度醫學會強力反對肝臟基金會的訓練計畫,認為這只是合理化非法治療師的藉口,而且會替大眾的健康帶來更大的危害。

助長犯罪的行為?

印度醫學會主席杜比(Ram Dayal Dubey)說:「這些人不瞭解現代醫學知識需要經過六到六年半的訓練,你怎麼可以讓只受訓兩到三個月的人來做這種工作呢?」

杜比非常嚴厲地指出,這些鄉村治療師訓練計畫是在從事犯罪行為,簡直就像在教小偷怎麼更有效率地偷東西。

鄉村治療師:我們的存在別無選擇

但是鄉村治療師達斯並不贊同這樣的說法,他說:「他們說非正規治療師是所有問題的根源,但我們這些非正規治療師並不是在製造問題,我們會在這裡,只是因為沒有其他選擇。」


延伸閱讀:《依賴抗生素造就「超級細菌」 聯合國要解決現代醫學最大威脅
印度還有賤民嗎?【地球幫你問】印度種姓制度篇
總理即刻作廢的貨幣政策 讓印度夜晚不平靜

編註:本文綜合彙整自原文 “India is training ‘quacks’ to do real medicine. This is why”,該篇報導使用創用CC授權4.0版,允許重新發布編排。對完整原文有興趣的朋友,可造訪原文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