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暖心海豚 用愛融化戰後受創的士兵

by:泥仔
6503

海豚總是帶給人一種療癒的感覺,在烏克蘭,也有個治療中心把海豚應用在心理治療上。

post title

圖為在烏克蘭尼莫中心的海豚治療療程,一名女孩觸摸著療程用的海豚。

路透社

讓人開口說話的海豚療法

戈魯巴(Ivan Golubev)本來是個活潑的孩子,然而,自從他的學校遭到炮火攻擊後,他就失去了說話的能力。幾個月後,他的母親安娜(Anna)帶著戈魯巴來到烏克蘭南方的港灣城市奧德薩(Odessa)的尼莫中心(Nemo Center)接受海豚治療法,終於讓戈魯巴願意再次開口。

「當第一階段的療程結束後,他終於開口說話了,我哭到不能自己。」安娜說道。

烏克蘭內戰難解  士兵患PTSD

現在東烏克蘭的擁俄派正和烏克蘭軍隊發生激烈衝突,起碼有 1萬人因此死亡,上千名烏克蘭士兵飽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所苦。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是指從戰場上回來的士兵在心理上受到無形傷害,讓他們在晚上作惡夢,一旦回想起戰爭經歷就難以控制情緒。

post title

一名士兵正在一輛裝甲車上休息。在烏克蘭,治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並不是件被社會廣泛認知的事情。

路透社

傳統療法讓人更想逃避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一直到 1980年代才被社會廣為認知,傳統的治療方式像吃藥,透過描述創傷事件來緩解壓力的「暴露治療」(exposure therapy),不過對有些人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好方法,有許多人到最後反而會逃避或不願意完成療程。

吃藥沒有用  靠水上活動重生

一名曾經打過伊拉克戰爭的美國退役軍人西利雅德(Hilliard)便描述他的治療經歷:「治療師老是告訴我我的身心失調了,然後開一大堆藥給我。這反而讓我變得更封閉,甚至考慮要結束這一切。」他提到自己當時斷斷續續地接受治療,然後意識到這一切一點幫助都沒有。

這名美國大兵最後靠著水肺淺水找回了人生的樂趣,而在烏克蘭,也有一群士兵要試著用水上活動來獲得心理上的幫助。

post title

一隻海豚將牠的鼻子頂在懷有 8個月大孕婦的肚子上。除了有PTSD的士兵們,海豚療法對有學習障礙的兒童、懷孕婦女也一樣適用。

路透社

不是特效藥  但確實有助益

今年 9月,一群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烏克蘭士兵來到尼莫中心,想要透過這群海洋哺乳類恢復身心狀態。

陪伴這群士兵的海豚訓練師米許克羅夫(Yuri Mishkurov)說:「這是個很有效的經驗,因為在療程結束後,他們的情緒都變得很正面。」

米許克羅夫強調海豚療法不是什麼魔法特效藥,他無法說前來治療的 15名退役軍人都完全走出創傷,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些人多少從中獲得了鼓舞。

重點在與海豚相處的過程

在海豚療程有 10年經驗的帕博夫斯基(Bogdan Popovski)則說:「你是大人還是小孩都不重要,只要你願意花點時間,在池子裡和這些友善的動物相處,你就會感覺好多了。」

post title

一名南韓人在復建中心抱著一隻狗,這隻狗是專門訓練來陪伴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人們。

路透社

「動物輔助療程」正夯

其實這只是世界上眾多「動物輔助療程」(Animal-assisted therapy, AAT)的其中一個案例,在《看一眼就幸福 美研究發現狗兒的神奇療癒效用》這篇文章裡,也曾探討利用狗狗一起加入心理治療,有助於幫助人們紓壓或緩解內心痛苦。

幫助人們更正向

除了狗,和貓咪玩、照顧馬匹這些與動物有關的活動,都被相信對人們有正向幫助。與哈佛醫學院有合作關係的附屬醫院 「貝斯以色列女執事醫療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 BIDMC)的醫師費德曼(Henry Feldman)說:「動物最棒的一點在於,牠們對人們沒有預設想法,牠們提供毫無保留的愛,讓人們在互動過程中受到鼓舞並更有自信。」

post title

在尼莫中心,每隻海豚平均每天都要參與 4次 30分鐘的療程,忙起來的話一天起碼會參加 9次療程。

路透社

只是預期心理?

然而,還是有些臨床專家對這類療程的實際幫助持保留態度。

以海豚療法來說,研究人類與動物互動近 20年的哈瑞佐(Hal Herzog)曾在心理健康網站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上表示,他認為所謂的海豚療法其實被過度誇大,而且不過是「安慰劑效應、預期心理,只是另一種新奇體驗......上述現象才會使得人們相信這會對心理有助益。」

擔心動物被虐待

注重動物權的非營利組織Born Free則警告:「與這些鯨目動物直接接觸,將會帶來疾病或受傷的風險。」也有人質疑使用野生動物當作治療工具是否有違動物倫理。

動物療法  不一定每個人都通

海豚訓練師與顧問米許克羅夫承認他們最成功的案例是再次開口的男孩戈魯巴,儘管有些人確實變得更善於交際,他們還是缺乏一定數量的實證研究。

不過米許克羅夫也強調,動物療法、海豚療法並不是適用於每一個人,還是要視個人狀況而定。

尼莫中心的員工則表示,儘管烏克蘭過去照護動物福利的名聲不佳,但是他們一定會嚴格保障海豚們的動物權。


延伸閱讀:《戰鬥民族連海豚也不一樣 俄徵召海豚打仗去
德式溫柔 為了難民停放跨年煙火
匈牙利研究:狗狗聽得懂你在說什麼

參考資料:
01 The dolphins used to treat PTSD in Ukrainian soldiers
02 Talk to the animals: Animal-assisted therapy offers emotional support
03 Scuba, parrots, yoga: Veterans embrace other therapies for PT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