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不興讓座 標懷孕恐被當特權

by:徽徽
24911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楊明珠 

有些乘客認為,懷孕沒幾個月的婦女看不出來是否真的懷孕,站在普通座位區就秀出好孕標誌,有占其他乘客便宜的意思,也造成別人壓力。在日本,很多人都說如何讓座讓得漂亮、該如何請人家坐下等,都要先研究一番,也需要勇氣。

post title

在日本,讓座的學問大得很,有民眾認為老人和大腹便便的孕婦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是給一旁的乘客添麻煩。圖為一對在電車上睡著的母子。

Photo: Nicola Albertini

曾看過日本老夫婦去台灣觀光返日後,在大報投稿稱讚台灣年輕人的讓座文化。嫁到日本的友人說,她懷孕期間包包掛著「好孕標誌」只被讓座過兩次,還是來自台灣的旅客讓座的。

日本乘車禮儀多  優先席周邊要關手機

日本去年6月9日曾發生行駛在大東京圈的京濱東北線車廂內,一名71歲老翁坐在「優先席」(博愛座),一旁50多歲的男士一直在滑平板,老翁糾正了這位男士,後來雙方吵起來,老翁抓狂,突然從在腳旁的袋子拿出一把約17公分的菜刀,想殺50多歲男士。

還好這男士躲得快,沒受傷。同車廂的乘客趕緊逃到別的車廂,還有乘客趁電車緊急煞車逃到鐵軌上,險象環生。

post title

在上下班的尖峰時刻,日本電車中多得是洶湧的人潮,大家被擠得像沙丁魚一樣等著前往目的地。

Photo: Stefano Gargano

老翁糾正50多歲的男士,主要是日本很多電車的「優先席」旁除了有貼標示,要讓老弱婦孺、行動不便者優先坐下,且優先席周邊要「關閉電源」(包括手機)。這規定是在2000年左右上路,主要是擔心手機電波有可能干擾心律調節器,導致脈搏跳動紊亂。

東京首都圈17家鐵路公司, 在2003年起實施優先席周邊關閉電源的規定。隔年關西地區跟進,後來普及於日本各地。不過,隨著電波較弱的新型手機陸續推出,日本政府原規定「手機需與心律調節器保持22公分以上的距離」,於2013年放寬為15公分。

大阪市的京阪電鐵在2013年底,實施「僅需在擁擠時段關閉電源」的措施,後來JR西日本和關西鐵道協會也於翌年跟進。不過,日本的關東不跟著關西走。關東鐵路人員表示,如果是遵守總務省(相當於內政部)所訂定的15公分距離規定的話, 在通勤尖峰時刻就必須關閉電源。

曾有醫學背景的人士說,其實手機電源不太會影響到心律調整器,倒是電車員不斷廣播要乘客關閉電源以免影響到裝心律調整器的人,這樣的廣播徒然造成人心不安。

post title

在日劇《王牌大律師》中,由男星堺雅人飾演的古美門研介律師,第一集出場就挑戰了常人在大眾交通運輸工具上的讓座觀。

Photo: リーガルハイ(フジテレビ)

老弱婦孺被認為  不該趴趴走添人困擾

日前,記者在東京搭電車,計算一下要下車的站很快就到, 看到優先席(博愛座)有空位就與友人一起坐下。結果,下一站立刻有看似約70歲的老翁上車,記者開口讓座時,老翁笑著回答:「不用,我還年輕。」

這讓記者想起日劇《王牌大律師》中,由男星堺雅人飾演的古美門研介這位給人毒舌、傲慢、自大印象的王牌律師,曾在搭電車時,與女星新垣結衣所飾演的黛真知子這菜鳥律師為了是否讓座給一名老翁而爭辯的情節。充滿著正義感的黛真知子要求古美門研介讓座,說在日本「老人優先」,但古美門研介反駁說,或許坐著的他年紀較輕,但可能有心臟病,而那位老人揹著背包,一看就是懂健身的人,身體硬朗得很。

日本友人說「讓座文化」愈來愈淡,有時一些老弱婦孺不領善心人士的情,不願坐下,結果雙方尷尬地站著,誰也不坐。還有乘客因此趕緊下車,改搭下班車或換到其他車廂。

post title

孕婦在懷孕前期時,肚子看不太出來,在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時如果沒有特意掛上「好運標誌」鑰匙圈,通常都不會被讓座。

Photo: エン バルドマン

至於孕婦掛在包包上的「好孕標誌」,這一兩年曾有孕婦在婦產科時被勸告說,最好不要掛「好孕標誌」的鑰匙圈等,因為有人會故意踢孕婦或用身體推擠孕婦的肚子,害得有些需搭電車的孕婦覺得電車真恐怖。

這些孕婦被勸告說,好孕標誌最好只在優先席(博愛座)前亮,其他普通座位的區域不要亮出。有些乘客認為,懷孕沒幾個月的婦女看不出來是否真的懷孕,站在普通座位區就秀出好孕標誌,有占其他乘客便宜的意思,也造成別人壓力。

有些日本人認為,年老行動不便或是大腹便便的人出來搭公共交通工具,是增添別人困擾。就有位孕婦說,曾在電車內,年輕人坐在優先席(博愛座)當低頭族滑手機,沒人理她,而老婆婆則是一直盯著她的大肚子看,讓她感到很尷尬。

post title

過去,日本大眾交通工具上設有「銀髮座」,隨著需要位子的族群不同,1980年代後半開始,各鐵路、公車業者開始用「優先席」取代「銀髮座」,服務身障人士、孕婦、老人和嬰幼兒。

Photo: Dave Walker

博愛座名稱改來改去  如何漂亮讓座學問大

日本的鐵路車廂、公車等設有「優先席」(courtesy seat , priority seat),是要給身障人士、孕婦、攜幼兒(包括嬰兒車)的人士、高齡者等優先坐下的位子。以前有的公共交通工具稱這是「銀髮座」(silver seat);但北海道札幌市交通局稱「專用座」;京王電鐵、伊予鐵道公司稱「體貼區」。

有些鐵路車廂會在車站月台閘門或地板上標示優先席,方便這些人士搭乘。現在還有方便推嬰兒車的乘客,不用收疊嬰兒車就可搭乘且不用擔心會影響其他乘客的優先區。

日本真正開始實施讓座是從1973年9月15日(當年的敬老節) 開始,當時的日本國有鐵道(國鐵)推出名為「銀髮座」的服務,中央線快速電車先實施,之後東京、大阪陸續跟進。有的電車車廂優先席區的地板以不同顏色標示。

但是,1980年代後半開始,不只是針對老人、身障人士,還有受傷者、孕婦、帶嬰幼兒等的人,也應讓座給他們,因此各鐵路、公車業者開始稱為「優先席」或「優先座席」,而不再稱「銀髮座」。

post title

有的日本大眾交通工具上,「優先席」的座椅會有孕婦、老人、身障人士和嬰幼兒的圖案,提醒乘客該座位是「優先席」。

Photo: Douglas Sprott

有些日本人認為,應該廢除優先席,全車廂所有座位都可以是優先席,只要看到有需要讓座的對象就讓座。

1999年4月1日起,阪急東寶集團(現在的阪急阪神東寶集團) 廢除優先席,呼籲乘客要發揮公德心,就像是優先席一樣,該讓座就讓座。巴士業者當中,京阪宇治交通公司(目前已解散) 早於1970年代就實施全席都是優先席的措施。

但是2007年,阪急電鐵的股東大會上,有人不滿地說:「大家都不讓座」,阪急電鐵在研議之後,於2007年10月29日起,實施有優先席(博愛席)區分的措施。之後,神戶電鐵、大阪市營地下鐵堺筋線也跟進。

在日本,很多人都說如何讓座讓得很漂亮、該如何請人家坐下等,都要先研究一番,也需要勇氣,因此有些人乾脆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