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最後領導人戈巴契夫 受訪談政治情勢

by:泥仔
11403

1991年蘇聯解體,結束近 70年的共產政權,也撼動了全世界。時隔 25年,蘇聯最後一位領導人戈巴契夫也接受專訪,談談蘇聯垮台的情況,還有對當今政治局勢的看法。

post title

圖為柏林圍牆上前蘇聯領導人布里茲涅夫(Leonid Brezhnev,左)與東德領導人昂奈克(Erich Honecker,右)「兄弟之吻」的著名畫面。共產國家領袖見面時,會用左右交替互吻臉頰三次作為招呼,如果關係特別好的領袖也會以親嘴代替親臉,因此這幅畫作也成為冷戰時期的經典代表。

Photo: Thurn, Joachim F

戈巴契夫談政治

周二(13),前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分別接受BBC、《美聯社》、《塔斯社》專訪,稱當年蘇聯解體的決定是因為「被背叛」,談到對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的看法,以及西方國家與俄國間的關係。

小補充:蘇聯瓦解前發生了什麼事?

1985年戈巴契夫上任時,曾試圖進行經濟改革,讓政府變得更公開民主,卻也因此激起蘇聯加盟國民族自決、反共產主義的情緒。

1991年8月,當烏克蘭以 90%贊同獨立的公投宣布脫離蘇聯後,其他蘇聯加盟國也紛紛出現「脫蘇」聲浪。

1991年12月21日,俄國總統葉爾欽(Boris Yeltsin)、白俄羅斯總統、烏克蘭總統共同簽訂協議,仿照大英國協的方式成立獨立國家國協,讓其他蘇聯加盟國能以獨立國家的身份加入,然而,葉爾欽此舉也讓蘇聯走向名存實亡,迫使戈巴契夫在 1991年12月25日宣布辭職。

戈巴契夫宣布辭職的那天晚上,克里姆林宮(Kremlin)上的蘇聯國旗也被換成俄國國旗,蘇聯也在隔日正式宣布「不再存在」。

post title

圖為戈巴契夫 1985年與當時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會面的歷史畫面。BBC記者表示,今年已經 85歲的戈巴契夫雖然在健康上出現一些問題,他的幽默感卻還是堅不可摧,當時他向記者指著自己的柺杖,笑說:「你看,現在我需要第三支腳才有辦法走路了!」

路透社

戈巴契夫:這是場政變

談到蘇聯解體前發生的大小事,戈巴契夫認為自己遭到了背叛,形容那些渴望權力的人,做出類似「燒毀整棟房子只是想點根煙」的行為,他說:「他們沒辦法透過民主的手段取得權力,所以就決定犯罪,這是場政變。」

「這些人為了權力而鬥爭。如此醉心於取得權力是病態的,要由這些人建立民主社會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被葉爾欽背刺

前俄國總統葉爾欽就是戈巴契夫指稱的其中一人,戈巴契夫形容葉爾欽是個充滿無窮抱負、野心的人:「葉爾欽表面上支持改革蘇聯的政策,暗地裡卻不斷策劃要如何擺脫我跟整個(蘇維埃)聯邦。」

post title

談到蘇聯解體,戈巴契夫認為這是場政變,也指出當時隨時會發生內戰。

路透社

解體前夕  蘇聯瀕臨內戰

身為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其實可以用武力強迫各蘇聯加盟國就範,但他談到自己並不想這麼做。

「那時正瀕臨內戰邊緣,而我想要避免這樣的狀況,」戈巴契夫回憶道:「社會已經四分五裂了,如果像我們這種有著大批武器——包括核武——的國家又發生鬥爭,可能會導致無數人死亡,或帶來類似的災害。我不能因為戀棧權力就讓這些事情發生,下台反而是我的勝利。」

西方國家袖手旁觀

戈巴契夫也談到當蘇聯瀕臨瓦解時,西方國家並沒有提供他任何幫助,戈巴契夫說道:「他們(西方國家)在後頭得意地看著這一切,(對他們來說,)蘇聯這個煩擾他們數十年的存在終於自取滅亡了。」

post title

圖拍攝於 2004年,當時俄國總統普亭(右)在記者會前聆聽前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左)的建議。

路透社

批評俄國官僚主義濃厚

對於現今俄國的發展,戈巴契夫毫不客氣地直說:「官僚主義。這奪取了國家的財產,並讓國家走向腐敗。」他也批評現任俄國總統普亭的密友,俄羅斯石油公司執行長謝琴(Igor Sechin)試圖干預內政的行為。

對普亭評價帶保留

不過談到普亭本人,戈巴契夫則給出了比較含糊、婉轉的評論。他告訴《美聯社》記者:「我認為他是一個值得尊敬的總統,而且他也證明了自己的價值,他是一個強悍的人。」

不過稍後戈巴契夫又說:「一開始我全然地支持他,然後我開始發表一些批評他的言論。我不能拋棄我的觀點,他還想要其他東西。」

「對有些人來說,自由很擾人」

在與BBC的訪談中,戈巴契夫則提到「對有些人來說,自由是很擾人的東西」,當記者問他是不是在說普亭時,戈巴契夫說:「你得自己去猜我在說誰了。」

被詢問到普亭會不會找他尋求建議時,戈巴契夫表示:「他已經知道所有事情了,每個人都有自己處理事情的方式,就像法國人總說:這就是人生(C'est la vie)。」

post title

圖左到右分別是俄國總理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普亭、葉爾辛、戈巴契夫與布里茲涅夫。

路透社

不滿西方處處跟俄國作對

儘管如此,戈巴契夫還是對西方媒體處處批評普亭的舉動感到不滿,強調普亭在國內廣受人民支持,他告訴BBC記者:「我很確定,西方媒體受到特別指示,要敗壞普亭的名聲然後擺脫他。這也包括你。」

戈巴契夫也認為,西方國家現在處處挑釁俄國,又把所有事情都怪罪到俄國頭上,但這樣只會招致俄國反彈,進而影響雙方關係。

普亭現在的支持率是 86%,很快就會變成 120%了!

蘇聯前領導人 戈巴契夫
post title

2011年,德國柏林為了慶祝戈巴契夫 80大壽,特別在博物館舉辦照片展。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也親自陪同戈巴契夫一起欣賞這些照片。

路透社

不樂見武力衝突  希望俄國與其他國家交好

「讓領導人聚在一起,並談論如何發展國際關係是重要的,尤其是與美國間的關係,我們一定要把彼此的利益納入考量,因為所有人都會受到影響,」戈巴契夫說:「如果我們不合作,如果我們彼此互不溝通,那大家就只會建造一堆武器,要是某一天發生某件事,大家做的第一件事是把來福槍擺上檯面,那麼這一切就都結束了。」

對川普怎麼看?

談到美國準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戈巴契夫提到自己看過川普大樓,但還沒見過本人,所以沒辦法對他有什麼評論,僅說道:「他沒什麼政治經驗,不過這樣或許也不錯。」

post title

人們騎車經過位在羅斯托夫(Rostov Veliky)的克里姆林宫。

路透社

語調充滿對往日的緬懷

在訪談裡 ,戈巴契夫還是充滿了對蘇聯的瑰麗想像,事實上,很多俄國人也是抱持著類似的看法。

根據俄國獨立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Levada Center)的調查,有 56%的俄國人對蘇聯瓦解感到惋惜,僅有 28%的人不這麼覺得。現任俄國總統普亭也曾說蘇聯的瓦解是「上個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

國外英雄  國內叛徒

也是因為這樣,雖然西方世界有許多人視戈巴契夫為讓東歐自由、讓德國統一的英雄,但在俄國,很多人認為推動改革的他,是導致蘇聯瓦解的罪魁禍首。

「人們不理解我真的做了什麼事情,這讓我覺得很挫敗,」戈巴契夫說:「對整個國家、整個世界來說,改革打開了走向合作與和平的大門。我只是對自己可能無法看到目標達成的那一天,感到非常遺憾。」


延伸閱讀:《俄國老師叫你告發親友 體驗回到蘇聯極權時代
為什麼經濟崩盤 俄國人還是一樣愛普亭?
「今天古巴不談棒球」 一代政治家卡斯楚與世長辭

參考資料:
01 Excerpts From AP Interview With Mikhail Gorbachev
02 Mikhail Gorbachev: A new Union is possible
03 Mikhail Gorbachev: The man who lost an empire
04 Soviet leader Gorbachev says a new union could rise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