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錢採訪3K黨 美節目還沒播就被腰斬

by:徽徽
18022

近日,美國一檔即將上映的紀實節目《逃離 3K黨》突然宣布停播,因為節目製作人為了拍攝順利,被發現付錢給 3K黨成員,讓製作團隊可以深入他們的生活,這麼做也招致了拍攝倫理的考驗與外界的抨擊,而強調白人至上的 3K黨爭議又再次浮出檯面。

post title

3K黨成員穿戴具代表性的尖頭帽,對他們來說,身後的美利堅邦聯旗可說是祖先英勇作戰的紀念,但對南方黑人而言,這面旗是種族歧視的象徵。

路透社

為了打擊歧視  貼身拍攝3K黨

原本要在 1月10日於美國A&E電視網上檔的 8集紀實節目《逃離 3K黨》(Escaping the KKK),貼身在密西西比州、喬治亞州、田納西州追蹤 3名 3K黨高階成員。原本反歧視團體擔心節目播出後,可能會引發模仿效應,在社會上散播仇恨。然而,支持製作團隊的A&E電視網表示,他們希望藉由這檔節目,讓大眾了解歧視是怎麼一回事,進而打到打擊歧視的效果。

絕不會為了採訪付錢?

此外,製作團隊為了自清,也向觀眾承諾絕對不會為了採訪付錢給 3K黨成員,A&E電視網也向全球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 ADL)、反種族歧視的Color of Change等組織保證,製作團隊和 3K黨成員沒有金錢往來。

小補充:白人至上的3K黨

根據《維基百科》,3K黨(Ku Klux Klan, KKK)指的是美國歷史上和現代三個不同時期奉行白人至上主義運動和基督教恐怖主義的民間仇恨團體,也是美國種族歧視的代表性組織,該組織仇視黑人等有色人種及其白人支持者、天主教徒、猶太人,他們常用恐怖主義的方式達成自己的目的。

而 3K黨的原文「Ku Klux Klan」源自希臘語的「κυκλος」及英語的「clan」,兩者都有家族的意思。

post title

1920年,3K黨成員在芝加哥聚會。3K黨奉行白人至上主義,仇視黑人等有色人種不遺餘力。

Photo: Underwood & Underwood

直接違反拍片政策

「然而,我們發現製作這部紀錄片的第三方製作人,為了協助訪問付錢給了某些參與者,雖然根據我們目前的了解,這些只是名義上的現金支出。」A&E電視網的官方聲明寫到。

「我們雖然把持住拍攝意圖和內容的嚴肅性,但這些支出直接違反了A&E電視網拍攝紀錄片的政策和實踐。」

上映前夕  停播止血

於是,在《逃離 3K黨》即將上映的前夕,A&E電視網決定止血停播。A&E電視網發言人表示,就算他們不播這檔節目,他們仍會秉持初衷處理像「種族歧視、仇恨和暴力」等嚴肅的議題。

「就算這檔節目不見,美國仇恨議題也不會消失。」發言人表示。

post title

美國準總統川普抓著 3K黨尖頭帽的充氣人偶,出現在今年 5月的移民大遊行上。在大選期間,川普沒有第一時間與 3K黨保持距離,受到各界以放大鏡檢視。

路透社

開拍就被批  外界擔心反宣傳

其實,從《逃離 3K黨》拍攝開始,製作團隊和A&E電視網便遭遇大眾排山倒海的批評,民眾擔心節目某種程度上推廣了3K黨。

搶搭川普熱潮

前一陣子,曾出演影集《實習醫生》(Grey’s Anatomy)的美國女演員朋佩歐(Ellen Pompeo)便在Twitter上寫到:「讓我最生氣的是這檔節目上映的時刻,他們打算搶搭川普(Donald Trump)開頭的這股噁心熱潮,媒體也在正常化這些不OK的事」

製作團隊從 18個月前開始籌拍《逃離 3K黨》,時間點就在 3K黨成員公開支持川普當美國總統前不久。

改名後還是太爭議

原本這檔節目名為《3K黨世代》(Generation KKK),但因為爭議太大只好改名成《逃離 3K黨》。節目顧問,同時也是反種族歧視分子的麥凱拉斯(Arno Michaelis)說:「即使改了名,這檔節目還是太爭議。」

post title

3K黨成員在深夜升起熊熊烈火,舉行專屬該團體的宗教儀式。

路透社

製作人:想讓3K黨走出來

節目製作人詹姆斯(Aengus James)先前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他的目的就是呈現 3K黨成員的日常生活。他說:「我們有自己的立場,我們明白地讓受訪者了解,我們希望他們看到光,從3K黨的世界走出來。」

「對任何深陷其中的人而言,這是個非常糟糕的環境,更別說是對小孩了。」

吸收青年軍不手軟

在《逃離 3K黨》先前流出的預告片中,一名 3K黨成員對著鏡頭告白:「我想要成為下一個杜克(David Duke, 註),我想要聽到他在總統辯論會上說出我的名字。」

隨後,這名成員解釋道:「你得年滿 18歲才可以加入 3K黨,但我有青年軍,我帶很多年輕孩子進來,我教他們怎麼成為一名成功的 3K黨員。」

給兩歲女兒的禮物─3K黨尖頭帽

除了上述告白,《逃離 3K黨》的主角霍華德(Steven Howard)也被拍下送禮物給他年僅兩歲的女兒,禮物一拆開是一頂 3K黨的尖頭帽。

「我要給女兒我的光榮歷史。」說完霍華德幫女兒戴上了 3K黨尖頭帽。

註:杜克(David Duke)是 3K黨騎士組織的前領導人,他也曾擔任路易斯安納州的共和黨州議員。今年美國總統大選杜克現身公開支持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川普勝選後杜克表示,川普「為了我們」勝選,此言一出引發議論。而在競選期間,川普沒有第一時間譴責 3K黨和杜克的態度,也讓外界質疑川普和強調白人至上的種族歧視團體有關連。

post title

1948年,在 3K黨的集會上,兩名小朋友穿上 3K黨的服裝在鏡頭前留影。對現代 3K黨而言,招募新血很重要。

Photo: Image Editor

全美大約3,000人

根據反對白人至上主義的美國南方貧窮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的調查,在 2014-2015年間,3K黨相關組織從 72個增加到 190個。

ADL則估計,目前全美的3K黨人數大約 3,000人,南方貧窮法律中心的數據顯示介於 5,000-8,000人。

為了孩子的未來  招募新血很重要

根據 3K黨成員的說法,招募新血對 3K黨的存亡很重要。

3K黨成員霍華德說:「我們在這都為了同一個原因:我們在這保護我們的種族,保護我們的人。」

「如果我們不打這場仗,我們的孩子不會有未來。」

post title

3K黨成員高舉美利堅邦聯旗,站在南卡羅來納州議會前抗議,不滿州議會把邦聯旗撤下。

路透社

至少放小孩一馬

雖然《逃離 3K黨》聚焦在 3K黨成員的生活,但製作團隊也加入了反仇恨鬥士詹金斯(Daryle Lamont Jenkins)、衛德納(Bryon Widner)和麥凱拉斯的訪問,他們試圖說服 3K黨成員脫黨,至少放他們的小孩一馬。

妻子的告白:和他在一起不安全

提到這就不得不介紹 3K黨成員巴克利(Chris Buckley)的妻子梅莉莎(Melissa Buckley),梅莉莎正努力讓今年 5歲的兒子不要學父親,滿口白人至上的髒話還有歧視言語。

「即使在我想離開他(巴克利)的這一刻,我都不想這麼說,因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小孩的爸爸,他是我的一切,」梅莉莎接著說:「但這一切來到了關鍵點,如果我和他在一起不安全,我為什麼還要和他在一起?」

提供和軍隊相似的兄弟情

對曾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征戰的退伍軍人巴克利來說,3K黨提供了和軍隊相似的兄弟情,也讓他因為自身情緒和經濟不穩定產生的憤怒有出口。

反仇恨鬥士麥凱拉斯說:「人會加入仇恨團體是因為他們在受苦,我用同理心來回應他們的激進後得到了這個體悟。」


延伸閱讀:《一面旗挑起美國黑白對立
青蛙改圖涉歧視 網友:還我無辜佩比蛙
喻克國為納粹 美歌手遭起訴

參考資料:
01 KKK documentary canceled after A&E learns producers paid Klan members
02 KKK documentary cancelled due to participants being paid off on the side
03 Inside the Ku Klux Klan, With an A&E Documentary S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