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界遇到愛 馬其頓警察與難民共譜戀曲

by:徽徽
10396

在歐洲難民湧入的第一線,除了疲累不堪的老弱婦孺還有堅守崗位的警察,很難想像這樣的混亂場景也能滋生出愛苗。然而,在馬其頓邊界相遇的伊拉克難民諾拉和警察波比,讓人再一次相信愛情。

post title

在混亂的馬其頓邊界,邊界警察波比在不斷湧入的難民中找到了他今生的摯愛。

Photo: Quinn Dombrowski

逃離伊斯蘭國的少女

2016年3月,年僅 20歲的伊拉克難民諾拉(Noora Arkavazi)帶著一家老小,來到馬其頓邊界。

來自伊拉克東部迪亞拉省(Diyala)的她表示,具有工程背景的父親被伊斯蘭國(IS)綁架,要求支付上千美元的贖金才願放人。在那之後,諾拉全家決定逃離家園,跟著其他難民的腳步,先穿越土耳其邊界,搭船到希臘列斯伏斯島(Lesbos)後上岸,最終在 3月時來到了塞爾維亞和馬其頓邊界,等著前往最終目的地──德國。

愛神邱比特留下了她

沒想到,愛神邱比特在這裡留下了諾拉。諾拉說:「我當時的夢想就是和家人一起在德國生活,我沒想到會有這麼大一個驚喜在這裡等著我。」

post title

圖為在馬其頓邊界相遇,譜出一段戀曲的馬其頓邊界警察波比(左)和伊拉克難民諾拉(右)。

Photo: UNHCR Magyarország

初遇時正發著高燒

諾拉第一眼見到馬其頓邊界警察,也是她未來的丈夫波比(Bobi Dodevski)時,正發著高燒。當時,她絕望地想知道家人可否通過邊界前往德國,因為當時巴爾幹半島各國已經受不了不斷湧入的難民,紛紛開始關閉邊界,諾拉一家的前景未卜。

本來沒有要上班

諾拉說:「我第一次到邊界時正發著高燒,我跌倒了好幾次,波比立刻請紅十字會來幫我。」原本,波比當天根本不用上班,但因為換班再加上說得一口流利英文,讓他被派到前線負責幫難民處理食衣住行。

諾拉一邊回憶一邊說:「他說不用擔心,妳的生活一切都會很好。」

post title

馬其頓邊界警察波比表示,他和諾拉的相遇就像命定一般,諾拉對波比的第一印象也很好。

Photo: Metro TV

從雙眼看到美  命定的戀人

「這是命運,」今年 35歲和藹可親的波比說:「當我第一次看到諾拉,我從她的雙眼看到美好。」

「我看過許多女孩,有的比諾拉還要漂亮年輕,但我從諾拉的雙眼中看到某些特別的東西,然後我說:『這就是了,我一定要諾拉當我的妻子!』」

內心被點燃  想再多說點話

諾拉表示:「當我和他說話後,我發現心裡某種東西被點燃,我想再多跟他說點話。」

post title

2015年,馬其頓曾動用警力驅趕想從希臘進入馬其頓的難民,其中傳出不少人受傷或昏倒。

路透社

愛苗在難民營快速滋長

隨後,諾拉一家被安置在馬其頓邊界難民營,諾拉和波比的互動越來越密切,愛苗也在這裡快速滋長。閒暇之餘,波比會帶諾拉和她的母親去當地市集買食物和衣服。

和孩子玩在一塊  和其他警察不一樣

此外,會六種語言的諾拉也開始協助當地紅十字會。諾拉也從旁觀察波比,發現他和其他嚴肅的邊界警察不一樣,他會和難民的小孩玩在一起。先前,馬其頓邊界警察曾因對難民發射催淚瓦斯,而受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批評。

post title

2016年7月13日,諾拉在她生日這一天和波比成婚,兩人在種族和宗教多元的馬其頓庫馬諾沃市互許終生。

Photo: Celik Band Kumanovo

一個月後餐廳求婚

2016年4月的一個晚上,波比邀請諾拉到當地一家餐廳吃飯。諾拉發現席間波比非常緊張,喝了很多水還顫抖,突然波比就向諾拉求了婚。

諾拉說:「我跟他說不行,你在開玩笑...但他重複了大約十次:『你願意嫁給我嗎?』」

信仰南遠北轍  家人不看好

最後,諾拉答應了波比的求婚,但她很擔心兩人宗教信仰南轅北轍,將成為他們婚姻路上的阻礙,尤其她的家長一定不會同意她嫁給一個非穆斯林。

諾拉跟她的家人攤牌,她說:「我為我的人生選了個好人,我會嫁給他,我不想嫁給其他男人。」但是,諾拉的家人很生氣也很緊張。諾拉不願意再談她的家人,但她提到家人已經安全抵達德國,讓她鬆了一口氣。

生日就是結婚紀念日

2016年7月13日,這天是諾拉的生日,也是她和波比的婚禮,他們在庫馬諾沃市(Kumanovo)120名賓客前互許終生,這 120名賓客各種宗教和種族都有,「這是一場很美也很好玩的婚禮。」諾拉形容現場音樂和舞蹈不停歇,一直到清晨才結束。

即將迎接小孩誕生

現在,諾拉和波比及他上一段婚姻的 3名小孩住在一起,諾拉也即將迎接她和波比的第一個小孩,這對夫妻也把彼此的名字刺在前臂,象徵至死不渝。

post title

從 2014年引爆的難民潮,已經造成歐盟各國爭論不休,各國領導人必須基於人道幫助這些逃離戰亂和貧困的難民,但同時間,他們也要思考怎麼維護自家人民的利益和生活。圖中的路線也是最多難民前往西歐之路。

地球圖輯隊

然而,其他難民呢?

諾拉和波比的愛情故事雖然替難民的處境增添了點浪漫氣氛,然而,在所謂的巴爾幹難民路線被封後,至今仍有不少難民在邊界徘徊無所依歸,走私客依然趁機從這些難民身上撈好處。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駐馬其頓人員克萊德倫(Dejan Kladarin)的資料,現在大約有 200名難民待在邊界難民營中,對他而言,諾拉的故事「是個很棒的故事,我們也希望多點這種故事...但大部分的人還是想要繼續往經濟前景比較好的地方去」。


延伸閱讀:《哪一國最歡迎難民?
他們失去國家、更沒有國歌可唱 橘與黑「難民隊」旗幟背後的意義
怎樣讓難民最快融入社會?德國把妹專家:愛情

參考資料:
01 Iraqi refugee finds love with Macedonian border guard
02 'It was destiny': Macedonian cop, Iraqi refugee wed after meeting on border
03 How A Macedonian Border Guard Fell In Love With A Refug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