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另類樣貌 魚翅曬滿屋頂、街道

by:徽徽
7471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台灣動物新聞網文/ 李娉婷 

年關將近,華人世界總習慣在年節奢靡一番,對吃尤其講究,但有些「高級食材」卻可能是以極端殘忍的方式取得,對比新年的喜氣洋洋,顯得相當諷刺。《The Dodo》報導,科學家估計每年有7300萬隻鯊魚因魚翅湯的需求而死,而中國雖為魚翅的最大進口國,但在貿易市場上,許多地區都對造成鯊魚的困境做出「貢獻」,問題並非亞洲獨有。

post title

圖為一碗魚翅湯,這種「高級食材」以極端殘忍的方式取得,雖然保育人士聲嘶力竭地呼籲不要吃魚翅,但過年過節總不免看到它們出現在餐桌上。

Photo: 羽諾 諾咪

斯托克斯(Gary Stokes)是海洋守護者協會(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的東南亞區總監,他已經在香港居住了26年,對他而言,不需要走得非常遠,就能在住家附近找到大量魚翅──光是過去3週,他就已見過3個裝滿鯊魚鰭的45英尺集裝箱,一個來自印尼,另外兩個來自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而一個45英尺集裝箱,可能就涉及百萬隻鯊魚的生命。

post title

在香港街道上等待乾燥的鯊魚鰭。 取自The Dodo

合作廠商

在香港和中國,魚翅的需求持續地增加,為了一碗被譽為「皇帝的美食」的魚翅湯,人們喜歡在婚禮或其他特殊場合提供魚翅湯宴客,以彰顯成功和富有,但野生動物卻為這樣的需求付出了嚴重的代價,據科學家估計,每年有7300萬隻鯊魚因這樣的需求而死,而牠們消亡的速度,比繁殖的速度快上30倍。

為了把空間留給更有經濟價值的鰭,有許多漁民會在割下魚鰭後,直接將鯊魚丟回海中,沒有了鰭,鯊魚無法游動及呼吸,最終可能會因傷重、窒息或遭到其他動物捕食而死亡,過程緩慢而痛苦。

post title

斯里蘭卡一位漁民正在將鯊魚鰭割下。 取自The Dodo

合作廠商

中國是魚翅的最大進口國,而大多數的魚翅通過香港進入中國,斯托克斯說,在這裡,鯊魚鰭會被分揀到大型倉庫,或在屋頂、街道上被晾乾,他就曾在一個屋頂上見到超過10萬個鰭在陽光下乾燥,不過,他同時也指出,中國只是問題的一部份,「每個人都在指責亞洲,但實際上這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

post title

在香港一棟大樓屋頂上等待乾燥的鯊魚鰭。 取自The Dodo

合作廠商
post title

香港一家店鋪中販售的魚翅產品。 取自The Dodo

合作廠商

舉例而言,儘管割鰭棄身的行為在美國違法,但美國仍有39個州允許魚翅產品貿易,海洋保護組織Oceana表示,美國仍然會從允許割鰭棄身的地區,如中國、香港、泰國、日本、印尼等地進口魚翅,而人們無法從產品去判斷它的來源是以何種方式捕撈,「雖然割鰭棄身違法,但我們仍然透過允許進口這些產品,間接地支持它」。

鯊魚的生存面臨巨大挑戰,但斯托克斯對未來還是抱有希望,「情況在年輕一代間有所變化」他說,婚宴場合對於魚翅湯的需求正在降低,不過,鯊魚仍需要比目前更多的保護。

台灣雖禁止割鰭棄身的捕撈行為,但與美國同樣有進口魚翅未管制的問題,一年進口魚翅逾百萬公斤,其中有許多來自70%的魚翅是以割鰭棄身方式捕撈的印尼,詳見台灣魚翅需求大 年進口百萬公斤


延伸閱讀:《鯊魚並不可怕 加國攝影師讓牧人告訴你
感情好 古巴美國一起保護鯊魚
有錢人的體內毒素跟你我不一樣

更多台灣動物新聞網精彩內容:
捕鯊”割鰭棄身” 成台灣入TPP障礙?
拒食魚翅 婚禮短片另類呈現
保護鯊魚 國際新法已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