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大選結果出爐 右翼政黨席次不如預期

by:泥仔
11497

荷蘭國會、法國總統、德國總理大選,堪稱 2017年歐洲最受矚目的三場選舉,因為選舉結果將反應歐洲現在瀰漫的排外風氣會不會在政治上獲得實踐,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荷蘭大選結果在昨日出爐了。

post title

圖為荷蘭總理呂特,他所屬政黨確定取得優勢後,他在慶祝活動上難掩欣喜神色。

路透社

執政黨維持聲勢 

昨日(15),荷蘭大選告一段落,荷蘭總理呂特(Mark Rutte)所屬的政黨自由民主人民黨(VVD)在國會 150個席次中拿下了 31個國會席次。以反移民和反伊斯蘭為口號的右派荷蘭自由黨(PVV),則和中間偏右的基督民主黨、中間派的民主66同居第二,拿下 19個國會席次。

席次減少  仍是相對多數

雖然跟先前相比,自由民主人民黨在這場國會選舉中失去了 10個席次,但是先前各界均預測荷蘭自由黨很有可能在這次選舉中拿下國會相對多數,因此自由民主人民黨保住國會多數仍可視為一大勝利。

荷蘭總理呂特在慶祝晚會上便說:「我們在此向荷蘭傳達一個訊息——我們將會維持我們的路線,保護這個國家的安全、穩定與繁榮。」

荷蘭自由黨不認為有輸

對此,荷蘭自由黨黨魁威爾德(Geert Wilders)在twitter上直指自由民主人民黨的席次不如過去,而且荷蘭自由黨的席次也有增加趨勢,所以他的政黨「也算是贏家」。威爾德表示:「不論選舉結果如何,精靈不會隨便跑回祂的瓶子裡,人們感覺他們被誤解。」

post title

一名女子在阿姆斯特丹(Amsterdam)清真寺的投票所,把選票放入票箱。在這次大選上,歐盟、反移民幾乎主導整個大選話題。

路透社

左右荷蘭大選的議題是什麼?

事實上,荷蘭的經濟狀況已經從全球金融危機逐漸恢復元氣,不僅失業率是這五年新低,整體經濟狀況也提升了 2.3%。

移民和整合是核心議題

雖然健保跟養老金是大選上常被討論的話題,但這場大選最主要議題幾乎在「移民」和「整合」上打轉,討論話題包括多元文化主義、全球化、歐盟等價值觀到底適不適用於荷蘭。

在競選活動上,反伊斯蘭跟反歐盟也一直是荷蘭自由黨黨魁威爾德的論述主軸,他曾經提過要退出歐盟,也曾說要全面關閉清真寺跟禁止《可蘭經》。

post title

投票結束後,工作人員忙著清點一張張選票。這次的投票率高達 82%,是 30年來投票率最高的一次。BBC認為高投票率對自由派和贊成歐盟派比較有利。

路透社

視為風向球的選舉  左派鬆口氣

這場荷蘭大選也被各界視為右翼民粹主義的風向球。因為今年除了荷蘭國會大選外,法國、德國都將分別舉辦總統和總理選舉。歐美國家從去年開始便瀰漫著排外氛圍,不論英國脫歐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當選都加深了右翼民粹政黨可能會主導接下來政壇的猜測,而荷蘭大選的結果可說讓這些人鬆了口氣。

人們向民粹說「不」

荷蘭總理呂特也提到歐洲有許多國家都很關注這次大選,他說:「許多歐洲同僚已經在這個傍晚致電給我,這是一個在英國脫歐和川普之後,荷蘭人向這種錯誤的民粹主義說出『不要』的傍晚。」

真正的風向球在法國?

不過美國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的社會學教授貝芮森(Mabel Berezin)指出,把荷蘭大選結果視為歐洲民粹主義的衰弱似乎還太早,她認為真正的風向球應該是今年 5月的法國總統大選。

post title

一名男子在投票所裡展開列出所有政黨的選票。荷蘭是個多黨制國家,而這次一共有 28個政黨參與國會大選。

路透社

是多黨制政府  狀況不太一樣

會這樣說,是因為有別於脫歐公投、美國總統大選是絕對多數制,荷蘭是個多黨制國家。在大選過後由 4到5個政黨共組聯合政府的情況很常見。

先前荷蘭幾個主要大黨也曾表示就算荷蘭自由黨成為國會最大黨,他們也不會和該黨合作,這樣一樣會讓荷蘭自由黨被排除在執政政府之外。

法國跟英美情況比較像

相比之下,即將在今年 4月和 5月舉辦的法國總統選舉,則比較像英美那種一對一、贏者全拿的競選狀態。

圖為法國右翼政黨民族陣線黨魁兼總統候選人勒龐(左)和荷蘭自由黨黨魁威爾德(右)。對現今的歐洲來說,經濟危機、恐攻、難民潮讓社會瀰漫著排外風氣,更造就許多以「反歐盟」、「反難民」、「反伊斯蘭」為口號的右派民粹政黨崛起。

也想要脫歐的法國總統候選人

在法國,目前的總統候選人是以中間派的獨立候選人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對上右派政黨民族陣線(National Front)黨魁兼總統候選人勒龐(Marine Le Pen)。

呼聲不低的勒龐主要政見也是脫離歐元區、要用公投和歐盟談「新關係」。雖然她要履行政見勢必會碰上憲法上的爭議(編註),但勒龐若是當選,對歐洲的影響將不容小覷。

德國右派勢力緊跟在後

緊接在法國大選的是德國總理選舉,雖然逐漸崛起的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AfD)不太可能成為執政黨,但也有可能在聯邦議會中首次取得席次。

編註:法國在憲法記載著:「法蘭西共和國是歐盟的一部分。」因此法國如果要脫歐,就涉及到修憲的問題,要修憲就得交付法國上下議院、人民公投決定,而人民公投又牽涉憲法法庭核准。

post title

一名女子騎著腳踏車經過一名候選人的造勢海報。

路透社

聯合政府協商開跑

回到荷蘭國會大選上,荷蘭總理呂特為了成為國會多數(76席),勢必得和其他政黨共組聯合政府,雖然明確的席次數量要等到下周二(21)才會正式公布,但從今天開始,政黨們肯定已經開始協商,外界猜測呂特最有可能跟中間偏左的工黨(PvdA)、基督民主黨、民主66這幾個主要政黨合作。

荷蘭選民怎麼說?

而對於選舉結果,《衛報》也訪問了幾名參與投票的民眾,45歲的史邦勒斯(Sonja van Spronse)辦公室員工表示,她希望下一個政府可以創造一個「好的、歡快的荷蘭,而不是只會爭執和抱怨的政府」。

她表示自己投給「其中一個右派政黨,也可能是荷蘭自由黨」,並說:「這是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一般人對現狀都有一定程度的不滿,只是他們沒有用很強烈的方式表達出來。」

希望左右政黨互相合作

60歲的公務員巴克斯(Ben Baks)提到他投給了綠色左派(GreenLeft),但是他希望左派跟右派政黨能夠合作共組聯合政府。

「不論結果怎麼樣,我們需要一個可以掌控的國家,」巴克斯說道:「我們需要向其他歐洲國家傳達一個強而有力的訊息。」

「人們很生氣」

24歲的廚師邦辛克(Donny Bonsink)投給了荷蘭自由黨則強調「在荷蘭的伊斯蘭必須被阻止」,他說:「我們有一個讓移民在這裡工作 40年的政府,這為我們帶來的只有麻煩。人們很生氣。」

上線時間:2017/03/14
增修時間:2017/03/15  修正政黨縮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