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作《繭居族新聞》:一份為社會退縮者存在的日本刊物

by:泥仔
40279

今年 32歲的木村直宏因為法學院考試失利而當了近 10年的繭居族,現在他決定用一份雙月刊為繭居族發聲,要社會大眾擺脫聽到繭居族就只會想到電動、青年、男性等狹隘印象。

post title

圖為《繭居族新聞》的紙本樣貌。這份刊物旨在讓社會大眾更瞭解繭居族,也希望能幫助繭居族與社會產生連結感。

Photo: OliveGreeeen

貼滿各種點子的編輯部

在一棟小而舒適的公寓裡,32歲的木村直宏(音譯,Naohiro Kimura)正在和其他編輯們進行一個月數次的編輯會議,他們打算以「就業」作為下一份雙月刊的主題,牆面上也已經貼滿了各式各樣的點子。

由繭居族發起的雙月刊 

這份雙月刊名為《繭居族新聞》,是木村直宏當了近 10年的繭居族以後,決定以辦報紙的方式來改善現狀,他說:「當我切斷跟人的連結時,我覺得很憂鬱,然後一切就變得更糟......我會覺得人生很空虛。」

目的是改變有相同處境的人

「我們想要把跟我們有一樣處境的人的聲音傳達出去,並想辦法擴散到其他地方,」木村直宏說:「想要打破繭居族幽閉的狀態,最關鍵的就是要幫助他們和有類似經驗的人連結。」

post title

無法符合社會期待,是造成繭居族的原因之一,甚至會讓他們因此越來越退縮。

路透社

繭居族為主的編輯部

《繭居族新聞》有 5-6名主要成員,整本刊物的製作則有約 40個人,大部分的人都是或曾經是繭居族。其中有些人只能用電子郵件聯絡,因為他們不能離開自己的房子。

作報導提供了生活動力

一名看到《繭居族新聞》後主動聯繫木村直宏的池田(化名,Ikeida)現在也是記者之一,他提到在這裡工作給了他一個離開公寓、和人群接觸的理由,也讓他有種重回社會的感覺。池田說道:「我來到這裡分享自己的想法,知道我不是唯一一個人有這樣的情況,讓人感到寬心不少。」

拒絕與社會接觸  造成原因百百種

根據日本作家茂呂美耶出版的《乙男蟻女:106個世代標籤,深入你不知道的日本》提到,繭居族「意為因各種因素,拒絕與社會接觸,不上學也不工作,長年躲在自家個人空間的人。...主要原因是不適應職場,其次是生病,第三個原因是對人際關係失去信任。...」

造成繭居族現象的原因有各種說法,遭逢挫折、父母過度寵暱、瀕臨日本經濟泡沫、無法符合社會期待等等,都是導致他們越來越退縮的原因。

post title

《繭居族新聞》認為,政府關於繭居族的統計報告忽略了中年族群,讓他們成為不被看見的問題。

路透社

繭居族人數下降?

根據日本內府省的統計,2010年介於 15-30歲的人約有 70萬人是繭居族,在 2015年則下降到 54萬人。不過木村直宏指出,這份研究忽略了那些超過 40歲的繭居族。

被忽視的中年繭居族

因此當《繭居族新聞》在 2016年11月首次出刊時,就以「40多歲的他們的痛苦哭喊」為題,批評日本政府對現況過於輕描淡寫,讓中年繭居族成為政府之間互踢皮球的議題——因為低於 40歲的繭居族是內府省的責任,但是高於 40歲的繭居族就會變成厚生勞動省要負責的事情。

一名已經 40多歲的女性繭居族受訪時便表示,政府的這份報告讓她覺得「被拋棄」而且「被抹除」。

post title

電動、青年、男性,是許多人提到繭居族會有的第一印象,但繭居族的形式其實有千百種。

路透社

官方定義、社會印象太過狹隘

另一方面,政府對繭居族的官方定義是:至少有 6個月沒離開家裡或跟人互動。社會大眾對繭居族的刻板映象則是足不出戶地待在房間打電動的年輕男性。

然而,《繭居族新聞》想要強調,繭居族的形式有千百種,上述的印象都沒辦法代表全體繭居族——這也讓他們決定在今年的一月刊探討那些社會退縮的女性。

採訪較少被提到的女性繭居族

有強迫症且無法長期工作的成瀨由香(音譯,Yuka Naruse)現在也是編輯之一,她提到自己接觸了許多女性繭居族的支持團體,也看到許多因為社會、丈夫、夫家壓力而逐漸從社會退縮的女性。

大地震過後不敢出門

舉例來說,在補習班擔任兼職的宇野由美子(音譯,Yumiko Uno)是名健談的女性,並不符合大眾對繭居族的想像,但是她提到自己有幾次出現退縮傾向,其中一次是 2011年發生311地震後。

當時宇野由美子出現失語症,也因為太害怕不敢出門,而從護理學校輟學。

post title

除了繭居族,這些人的照顧者也是《繭居族新聞》想要面對的客群。

路透社

繭居族高齡化、長期化

回到日本內府省的報告,木村直宏指出,該報告確實顯示了兩個問題。

其一是繭居族的高齡化,根據 2015年的統計,相較於 2010年,35-39歲的繭居族上升到 10.2%,足足是過去的兩倍。此外,人們維持繭居族的狀況也變長了,會維持繭居族超過 7年以上的人從 2010年的 16.9%上升到 2015年的 34.7%。

和繭居族的照顧者溝通

這也是木村直宏和其他成員想要出版《繭居族新聞》的另一個重要原因,他想要透過這份報紙向繭居族的家人溝通,其中有些人照顧有類似處境的孩子已經有十幾年。

所以《繭居族新聞》除了販售電子版以外,也有出版紙本,因為有些照顧者並不知道怎麼使用網路。

post title

圖為木村直宏(左三)以及他的編輯團隊。團隊成員有些是木村直宏找的,有些則是主動向他聯繫。這份刊物也受到網路企業家家入一真的贊助。

Photo: CAMPFIRE

舉辦各種活動  創造連結感

除了印製刊物以外,他們也在日本舉辦了各式各樣的活動,像是為家裡有中年繭居族的父母舉辦聚會,邀請許多繭居族來參加攝影、編輯活動。

旨在打破惡性循環的刊物

對木村直宏來說,當繭居族越是退縮,他們就會陷入越來越難重新加入社會的難題,而《繭居族新聞》的存在就是為了打破這種循環,逐步為他們重拾與社會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