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額上調至999隻 挪威捕鯨季在爭議中開跑

by:泥仔
13878

挪威捕鯨魚季又開始了,但這也再次帶來生態保育和傳統文化之間的爭論。

post title

圖為一隻在海底悠游的小鬚鯨。今年挪威政府上調 10%的捕鯨配額也再次引發討論。

Photo: Len2040

捕鯨配額上調10%

上周六(1),挪威開始了為期 6個月的捕鯨魚季,今年挪威政府決定把小鬚鯨的獵捕配額從 2016年的 880隻上調到 999隻,此舉也引發動保團體的反彈。

不是瀕危物種沒關係?

挪威政府估計,這個季節大概有超過 10萬隻小鬚鯨會抵達挪威海岸,也強調牠們並不是瀕危物種。不過海洋保護組織(OceanCare)的顧問英特普(Nicolas Entrup)批評道,在科學家沒有宣布鯨魚已經能夠永續發展前就訂定獵捕配額,在生物學上是件極度魯莽的事情。

被殺的鯨魚大部分有懷孕

今年年初,《挪威廣播電視台》也因為製作了捕鯨紀錄片《痛苦的戰役》(The Battle of Agony),讓這個議題引發更多議論。因為該紀錄片指出,有 90%被獵殺的小鬚鯨其實都是懷有身孕的母鯨。

挪威漁船正在處理獵捕到的小鬚鯨。近日一部挪威紀錄片指出,有九成被捕的小鬚鯨都懷有身孕。

Photo: Daniel Schneider‏
post title

圖為 2001年,挪威漁夫正忙著處理捕到的鯨魚。

路透社

「在懷孕的情況下被送屠宰場」

在紀錄片裡,獵人或捕鯨專家告訴《挪威廣播電視台》,被捕的小鬚鯨有懷孕是很常見的事情,前捕鯨手奧溫文(Egil Ole Oen)形容道,有許多小鬚鯨是「還在懷孕的情況下就被送到屠宰場」。

懷孕是健康象徵

一名捕鯨船船長米克布斯(Dag Myklebust)則認為捕到懷孕的小鬚鯨代表牠很健康,米克布斯說道:「我們有自己專業的一套,所以我們不會想太多。」

實際死亡數字會翻兩倍

一個反捕鯨的聯合團體批評,這紀錄片讓挪威政府的捕鯨配額顯得一點意義都沒有,因為實際的鯨魚死亡數目幾乎會是表面上的兩倍,而且也為小鬚鯨下一代的發展帶來隱憂。

post title

圖為在今年 3月返航的日本捕鯨船。日本一直以研究目的為由,持續地進行捕鯨行動。

路透社

30年前就禁止各國捕鯨

其實在 1986年,世界各國經歷過大規模捕鯨,導致鯨魚數目暴跌後,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已經明言禁止各國進行商業目的的捕鯨。

然而挪威政府批評,國際捕鯨委員會要求各國一瞬間就把獵捕配額降至零是不可能的事情,挪威政府認為,委員會應該要徹底評估禁令的效果,而且考慮開放一定的配額,但是「這些事並沒有發生」。

挪威、冰島不執行禁令

因此持反對態度的挪威政府並沒有遵守這項禁令,此外,冰島政府也表示他們對禁令持「保留態度」。

日本是「科學目的」的捕鯨

而日本則持續以「科學研究」為由獵捕鯨魚。儘管在 2014年,日本被國際捕鯨委員會批評並不是為了科學目的捕鯨,並勒令禁止日本在當年進行相關活動,但日本政府仍在 2016年間捕了 333隻小鬚鯨,也表示在接下來 12年,他們還打算獵捕近 4,000隻小鬚鯨來完成研究計畫。

post title

圖為挪威市面上販售的鯨魚肉,其實鯨魚肉市場已經大不如前。

Photo: Anonymous

鯨魚肉市場不如前

其實挪威政府雖然把獵捕配額調高,但是從 2006年開始,每年的捕鯨數量都比政府規定的配額還低。

以 2016年來說,在 880隻捕鯨配額中只獵捕了 591隻鯨魚。動物福利組織(Animal Welfare Institute)指出,會有這樣的情況是因為鯨魚肉市場正在萎縮。

受到政府支持的傳統活動

不過,捕鯨業一直受到挪威大多政黨的支持,他們會在言談間強調捕鯨是挪威文化遺產的一部分,也有著挪威使用海洋資源的代表性意義。挪威漁業部長桑德伯格(Per Sandberg)也在近日指出,捕鯨是挪威的傳統,他還希望看到未來的捕鯨配額可以翻倍。


延伸閱讀:《不敵大環境轉變 挪威小鎮向狩獵海豹說再見
「當牠看進你的眼睛」 德攝影師捕捉座頭鯨懾人之美
圓鱈不是鱈魚 調查組織:五分之一魚亂標示

參考資料:
01 Norway kicks off annual whale hunt with 999 quota
02 Norway opens whaling season with 999 kill quota
03 Whaling ‘stains’ Norway’s reputation
04 Norway whaling begins: Minke quota raised to 999 as activists condemn 'brutal, bloody slaughter'

分享: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