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前全都不算 歐洲田徑總會想把世界紀錄大洗牌

by:泥仔
7522

去年爆出的禁藥風波使得社會大眾對國際賽事的信任大減,其中田徑比賽更是首當其衝。為了表現田徑總會杜絕禁藥的決心,歐洲田徑總會也向國際田徑總會提出了一個「革命性」的提案,但也招來許多運動員的反彈。

post title

圖為俄國撐竿跳運動員伊辛巴耶娃(Yelena Isinbayeva),她在 2016年的里約奧運開場前因為捲入禁藥風波而被禁賽,現在則擔任俄國反禁藥機構主席。

路透社

爆發禁藥事件後  田徑總會展開調查

2016年8月,專攻運動法的教授麥可朗恩(Richard McLaren)公布了一份調查,指控許多運動員——尤其是田徑選手,會使用禁藥以在賽事上取得好表現,這件事令田徑界大為震驚,也讓歐洲田徑總會(European Athletics)在今年 1月就此事進行調查。

維持可信度  以前的紀錄不要看

歷時數個月的調查後,歐洲田徑總會認為,有鑑於國際田徑組織是從 2005年才開始蒐集選手的體液樣本進行禁藥檢測,為了維持田徑賽事的可信度,那些 2005年以前創下世界紀錄的田徑成績理當被取消。這份提案也在本周一(1)被歐洲田徑總會通過,並準備提交到國際田徑總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thletics Federations, IAAF)進行進一步決議。

post title

歐洲田徑總會表示,他們這項提案是想要重建田徑成績在國際間的可信度與信任。

路透社

目的要大眾相信成績很公平

自去年開始,因為禁藥風波使得各界對田徑成績出現排山倒海的質疑,歐洲田徑總會的主席漢森(Svein Arne Hansen)認為刪去 2005年以前的田徑成績是「激進卻必要的」作法, 他說:「我們想藉此設立一個標準,讓所有人相信事情(指田徑成績)都是合法公平的。」

有一半的紀錄會消失

然而,這樣的提案意味著現今 145個田徑世界紀錄中,有 74個紀錄會被消除,這件事自然招來許多紀錄保持人的不滿。

post title

圖為 2003年,創下馬拉松世界紀錄的田徑選手拉德克禮芙與跑步時間、獎牌一塊合照的畫面。對於歐洲田徑總會的提案,她批評這可能會進一步造成大眾錯亂。

路透社

自己的成績是真的  會為此奮戰

在 1991年以 8.95公尺刷新跳遠紀錄的美籍運動員鮑威爾(Mike Powell)已經和律師接洽,他表示如果國際田徑總會進一步採納歐洲田徑總會的提案,那麼他一定會走上法律一途。

「我明白有些紀錄確實有些可疑,但我的絕對是真的,」鮑威爾說:「他們在沒有深思熟慮的情況下摧毀了許多東西,這是錯的,無論結果如何,我一定會奮戰到底。」

成績被行政手段取代了

在 1995年的三級跳項目中跳出 18.43公尺的世界紀錄保持人愛德華(Jonathan Edward)則批評這項提議「既剛愎自用又懦弱」。

「如果真的有人的紀錄缺乏可信度又啟人疑竇,就去查他們,」愛德華說:「我知道自己的紀錄總有一天會被取代,但這不該是以行政手段的方式。」

我不認為質疑一整個世代的田徑運動員表現,會有辦法達成田徑總會真正想做的事情。

三級跳目前世界紀錄保持人 愛德華

對名聲和自尊的侮辱

2003年,以 2小時15分25秒創下世界紀錄的馬拉松好手拉德克禮芙(Paula Radcliffe)也傳達出與愛德華類似的意思,認為這種沒有對症下藥的提案,對 2005年以前,從來沒有使用過禁藥的田徑好手(包括她自己)一點也不公平,也讓她覺得自己的名聲與自尊受到侮辱。

post title

圖為 2008年的瑞士禁藥分析實驗室,可以看到許多運動員在 2004年雅典奧運留下來的血液樣本。

路透社

還是有人喜歡這項提案

不過也有人稱讚歐洲田徑總會的決定,一名英國運動教練便形容「這可能是最好的一次改革」。

國際田徑總會雖然要等到 8月才會開會表決要不要通過提案,但總會主席柯伊(Sebastian Coe)已經表達對提案的正面態度,他說:「我喜歡這項決議,因為這彰顯了我們在這 10-15年來建立了一個更強大且安全的禁藥控制系統。」

聲稱是取回可信度的正確方向

「當然,如果國際田徑總會決定要改變世界紀錄,也必須取得其他地區田徑總會的同意才行,」主席柯伊補充道:「雖然在重新校准歷史的這條路上,現在的紀錄保持人也許會認為我們從他們身上奪去了什麼,但是我認為這是正確的方向。」

post title

2016年 6月的莫斯科奧運中心,一名撐竿跳運動員正在進行訓練。

路透社

小補充:怎麼做才能創造被認可的世界紀錄?

依照目前田徑總會所訂立的標準,想要被列入世界紀錄的話必須符合三項條件:

1. 這個成績是在核准的國際賽事中被紀錄下來,而且此國際賽事具有高標準的裁判與設備。

2. 在賽事開始前幾個月,田徑選手有提供一系列的賽前血液樣本供檢測。

3. 選手的血液樣本將被保存十年,而且期間都能被拿出來作重複檢測。

而國際田徑總會是從 2005年才開始紀錄選手的血液和尿液樣本,因此歐洲田徑總會才會有「2005年以前創下的成績並不具可信度」的說法。

post title

圖為在 2009年時,奧地利警方查獲大量的運動禁藥。

路透社

禁藥問題  現在還是很猖獗

至於這麼做究竟能不能拾回人們對田徑界的信心,《衛報》的運動專欄編輯英格爾(Sean Ingle)指出,其實就算是在 2005年之後,運動員偷偷使用禁藥的消息依舊層出不窮。

管制禁藥使用不積極

根據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Wada)在 2011年針對超過 2,000名運動員所做的匿名調查,他們預估那年全世界約有 29%的田徑項目冠軍有在比賽前 12個月內使用禁藥,儘管這完全不符合禁藥規範。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的前負責人邦德(Dick Pound)也曾批評,國際運動組織對於打擊禁藥使用的問題一直不夠積極。

提案行不行? 只能從時間找答案

因此對於歐洲田徑總會的提案能不能改善田徑界的禁藥現象,英格爾引述了長跑選手貝德福特(Dave Bedford)的論述到:「這究竟是不是對的一步,只有時間能給我們答案,不過接下來田徑總會如果還有其他配套規範的話,也許這就行得通,否則一切不過是種公關手段罷了。」


延伸閱讀:《Nike推出穆斯林女性運動頭巾 彌補文化差異
外型重要嗎?那些在運動場上被挖苦的選手們
國際賽事誤導你的7件事

參考資料:
01 Will erasing world records cure athletics or just bury the past?
02 European Athletics proposes rewriting athletics world records after doping scandal
03 Track and Field Officials Propose Erasing Half of World Records
04 Track and field officials propose ‘revolutionary’ response to doping: Erase every world record set before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