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人被進行了不必要的手術 英醫師被判刑15年

by:泥仔
23960

「信任」在醫病關係中是很重要的一環,但是英國一名醫生卻長期濫用這層關係,替數百人進行根本不需要的手術,為這些人帶來難以回復的傷害。

post title

2012年 11月,一名放射科醫師正在檢視胸部的X光片,這裡是法國的癌症預防中心。

路透社

不用切乾淨也沒問題?

英國醫生派特森(Ian Paterson)是在乳癌患者中小有名氣的醫生,因為有別於一般乳癌患者必須完全切除乳房好根除癌細胞,派特森研發出一種「保存乳溝的乳房切除手術」(cleavage-saving mastectomies),聲稱患者可以不用完全切除乳房,也一樣能達到根除癌細胞的效果,這樣手術後的患者穿上衣服後,就跟一般人一樣。

復癌率會增加  同事懷疑可行性

派特森從 1997年開始執行這套手術,他和善、不擺架子的態度很快也累積起了病患對他的信任,每年都有數百名病患前來接受診斷。一直到 2003年,派特森的同事開始質疑這項技術的可行性,指出若是沒有完全切除乳房組織,反而會大大提升癌症復發的風險。

有些人根本不用開刀

然而,一直要等到另外 4次的調查和數名病患、家庭醫生的申訴後,英國醫學總會(General Medical Council, GMC)才開始注意到派特森的不對勁。

英國醫學總會回顧過去的病患案例,發現不僅有病患因為乳房切除不完全導致癌細胞復發,有些根本沒必要進行手術的病患,也會因為派特森散播不實資訊、刻意誇大病情而被動刀。

2001年,一名女性正在進行乳頭切割手術,確認這名患者胸部裡的腫塊情形。

Photo: Linda Bartlett

基於信任  沒有理由質疑醫生

受害者之一的伊蓮(Elaine Diskin)這些年來先後在派特森那做過 8次手術,當時她認為能碰到這麼風趣又厲害的醫生真的很幸運,當她的老公麥可(Mike Diskin)因為胸口疼痛,被派特森告知那是必須切除的脂肪瘤時,他沒有絲毫猶豫就接受了派特森的手術,談及此事,麥可說:「他把伊蓮照顧得那麼好,我完全沒有理由質疑他說的話。」

互相介紹去就醫

後來他們還引介了自己的朋友到派特森那邊就診,那位朋友也依循建議切除了一個腫塊。伊蓮說:「我們當時常互開玩笑,說我們是在幫派特森的滑雪度假行程付錢。」

幾乎全部手術都沒必要

一直到 2012年,這 3人接受英國醫學總會指示回去複診,發現麥可、他們的朋友都沒有必要進行手術,而且伊蓮 8次的手術中,有 7次是無意義的。

post title

2012年,一名墨西哥女子向攝影師展示因為乳癌而執行乳房切除手術後的胸部。派特森的手術方式因為沒有完全切除乳房,而引起其他人懷疑。

路透社

數百到上千人都是受害者

這一連串發現最終讓英國醫學總會在 2012年10月正式停職派特森。2017年 4月,派特森被控犯下 17起蓄意傷害罪,以及另外 3項重傷害罪,受害者包括 9名女性與 1名男性。但是《衛報》指出,實際可能有數百甚至上千人受害。

足以改變人生  卻不具正當性的手術

歷經 7周的審判,陪審團認為派特森在 1997年到 2001年間對這 10名病患進行了「全面、足以改變人生、卻不具醫療正當性的手術」,讓很多受害者這些年來一直活在癌症的陰影下。

法官:非常惡毒的行為

法官貝克(Jeremy Baker)則以受害者喬瑟夫(Leanne Joseph)為例,指出她向家人借了兩筆錢才完成了根本不需要的手術,現在也因為手術無法哺乳自己的小孩。貝克說道:「派特森對這些人在心理上造成的影響是非常惡毒的。」

派特森在昨日(31)被判處了 15年刑期。

post title

2017年 3月,一名女子帶著「我愛NHS」字樣的帽子,表達對英國公共醫療體系的支持。

路透社

另外數百人要打民事訴訟

目前透過公共醫療體系(NHS,又稱國民健康體系)接受派特森治療的病患中,有 256個案例已經從NHS那得到 950萬英鎊(折台幣約 3億6,800萬元)的補償金,然而,另外數百名透過私營醫療體系接受派特森治療的病患,恐怕沒辦法從保險公司得到一樣的補償,因此,有 600人已經打算對派特森進行民事訴訟,好拿到他們應有的補償。

身心上的毀滅性影響

對於整起事件,特殊檢察官吉安(Pamela Jain)批評道:「派特森的舉動為他的受害者帶來毀滅性的影響,受害者經歷了根本不需要的手術,承受著不必要的痛苦,而留下的傷痕會永遠在身心上提醒著他們,派特森對他們做了什麼。」

此外,吉安也認為派特森的舉動是在濫用醫生與病患間的信任。

post title

2007年 6月,美國一家位在華盛頓的醫院正在替執行完乳房切除手術的病患做檢測,病患的老公則在一旁做筆記。

路透社

拖了好幾年才有所動作

另一方面,質疑派特森的聲音從 2003年就開始陸陸續續出現,英國醫學總會卻一直拖到 2011年後才有所動作,因此也受到許多批判。

英國醫學總會的主委馬西(Charlie Massey)表示,雖然現在的醫學狀況與以前大不相同,但是他們確實難辭其咎,不過他強調最重要的,還是要確保該怎麼做,才不會讓這種事情在英國醫療體系中再次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