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出現讓病人好好走 蒙古醫生推動安寧醫療

by:徽徽
9588

想到蒙古,第一個躍入你腦海中的印象是不是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當然,少不了在蒙古大草原上的蒙古包還有征服歐亞地區的成吉思汗,不過,你最想不到的就是,蒙古其實是一個可以讓人好好走過人生最後一程的國家。十多年來,蒙古積極地在推動安寧緩和醫療,讓病入膏肓的患者可以在人生最後的日子裡好好生活,盡量在身心上不留遺憾地和這個世界說再見。

post title

圖為來自蒙古的達瓦蘇仁醫生,因為她的努力不懈,蒙古的安寧緩和醫療照護讓病入膏肓的病患可以好好地離世。

Photo: Odontuya Davaasuren

安寧緩和醫療哪國最好?英國第一  台灣第六

根據 2015年全球安寧緩和醫療調查,英國排名世界第一,緊追在後的依序是澳洲、紐西蘭、愛爾蘭和比利時,全球第六名則是台灣,而蒙古位居調查的 80個國家中第 28名。

蒙古排第28  狠甩俄國和中國

對這樣一個不屬於傳統已發展國家的蒙古,排名這麼前面很不容易,而且蒙古比許多有更先進醫療技術和消費力高的歐洲國家都還要前面,更把經濟大國俄國(48)和中國(71)狠狠甩在後頭。

安寧緩和醫療之母

其實,蒙古能有這樣的光景不到 20年,而這驚人的發展要歸功於被封為「蒙古安寧緩和醫療之母」的達瓦蘇仁(Odontuya Davaasuren)醫生。

post title

在 2015年經濟學人智庫做的安寧緩和醫療照護調查中,英國在這方面世界第一,台灣位居第六,蒙古則排第 28名。

Photo: 經濟學人智庫

來不及跟父親說再見

15年前,蒙古完全沒有安寧緩和醫療照護,治不好的病患們在人生最後的日子裡飽受痛苦的死去,這樣的場景對醫護人員和親屬來說是揪心的家常便飯。

達瓦蘇仁醫生回憶到,她 17歲在俄國列寧格勒學習小兒醫學時,家裡傳來了父親死於癌症的噩耗,「我沒有機會照顧我父親,或是跟他說再見。當我回到蒙古,我姊跟我說我們的父親一直被病痛糾纏」。

看著親人受病痛折磨

多年後,達瓦蘇人成了獨當一面的醫生,但當她的婆婆罹患肝癌時,她仍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婆婆飽受折磨地離世。

「我照顧她,我餵她吃飯,我幫她洗澡,我幫她更衣,但我無法緩解她的痛苦,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post title

在加護病房內,病人的身上被連滿大大小小的偵測器,對達瓦蘇仁醫生而言,瀕死病患在加護病房無法好好地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Photo: anique

肝癌致死率全球第一

根據BBC的報導,蒙古的肝癌致死率全球第一,比全球平均肝癌致死率還高了六倍,而且死亡人數持續攀升。而這背後的罪魁禍首就是病毒感染,不是B肝就是C肝,通常經由血液或體液感染,目前有超過四分之一的蒙古人受到至少其中之一的病毒長期感染。病毒讓他們的肝細胞基因突變,最終讓某些病患身上長出腫瘤,等症狀出現時早就為時已晚。

除此之外,許多蒙古人也死於心臟病和糖尿病。

回家或住進加護病房

蒙古和許多國家一樣,瀕死病患只有兩個選擇:回家或是送往加護病房。然而,達瓦蘇仁醫生表示,在加護病房無法好好地離世,病人會孤單一人看著醫院白色的天花板,身上被接滿機器,每幾個小時就得接受測試。

非常糟糕的死法

達瓦蘇仁醫生說:「在加護病房,病患被機器和管線給重重包圍,這是一種很笨的死法,這真的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死法。」

覺得自己是個爛醫生

過去,這些即將走過人生最後階段的病患,只能獲得緩解肌肉痠痛和頭痛的藥物,對癌症末期的他們來說沒有多大用處,更別說他們飽受噁心想吐之苦。達瓦蘇仁醫生說:「我覺得很丟臉,我是個爛醫生因為我不知道從何幫起。」

「許多病患痛苦地死在家裡,飽受極大的身心之苦,許多時候親屬會買很多中藥或其他昂貴的藥物,但都希望落空。」

post title

一提到蒙古,你的腦海中出現什麼樣的印象呢?在安寧緩和醫療照護上,蒙古的表現可是比許多已開發國家還先進得多。

Photo: Vaiz Ha

改變蒙古的瑞典行

2000年,一趟瑞典行讓達瓦蘇仁醫生找到了對症下藥的方法,她參加了歐洲安寧緩和醫療照護協會舉辦的會議,讓她知道該怎麼幫待在蒙古的同胞有尊嚴地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

達瓦蘇仁醫生說:「在我 2000年去斯德哥爾摩前,我從來沒有聽過『安寧緩和照護』,這在蒙古或其他後社會主義國家都沒有。」

幹嘛把錢花在快死的人身上?

回國後,達瓦蘇仁醫生積極地遊說蒙古衛生部引進安寧緩和照護,但當局充耳不聞,甚至問她:「妳為什麼想把錢花在瀕死的人身上?當我們連給活著的病患用都不夠了。」

當時,醫院一旦看病人救不活就會讓病人回家,藉此降低醫院的致死率。於是,達瓦蘇仁醫生走訪瀕死病患的家,一一用攝影機拍下他們臨終時有多痛苦。

靠自殺獲得解脫

許多返家後飽受病痛纏身的病人,最後是靠自殺獲得解脫。達瓦蘇仁醫生說:「許多人會要求:『拜託殺了我吧。』他們寧願一死也不要再受苦。在拍完後,我晚上回家看到影片會邊看邊哭,我看到好多痛苦。」

好好地死...和在死前有好生活是人權。達瓦蘇仁醫生

post title

注射嗎啡能有效緩解病人的疼痛,不過其中的成癮性也不能小覷。

Photo: r2hox

每間省立醫院都有

在達瓦蘇仁醫生的不斷奔走和充滿感情的遊說下,2002年她獲准建立國家安寧緩和照護計畫,目標放在支持瀕死病患和親屬。15年後的今天,蒙古每間省立醫院都有提供安寧緩和醫療照護,首都烏蘭巴托(Ulan Bator)的九個區立醫院也有。

讓嗎啡取得更容易

不只如此,達瓦蘇仁醫生另一個主要貢獻是讓國內取得嗎啡變得更容易。在她還沒有重寫關於用嗎啡緩解疼痛的法律時,許多官員認為讓嗎啡更容易取得會導致成癮,達瓦蘇仁醫生說:「現在藥房可以根據每位癌症病患的需要,免費提供他們嗎啡直到他們過世」。

訓練上千名醫生

除了讓緩解疼痛的嗎啡易於取得,達瓦蘇仁醫生也訓練上千名提供安寧緩和醫療和心理支持的醫生,她說:「精神照護有時候比開嗎啡還重要,精神照護可以緩解疼痛,消除病患的不安、恐懼、失眠...在接受死亡這件事後有非常好的改變。」

post title

圖為達瓦蘇仁醫生在看診的畫面,對她而言要宣布病人不久於人世,仍然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Photo: Cover Mongolia

時間到了  做好準備

在蒙古國立癌症醫院的安寧緩和病房中,達瓦蘇仁醫生正在和病患聊天,兩人的對話也從一開始的例行看診變得越來越親密。達瓦蘇仁醫生說:「他有五個孩子,他感到死亡要來了。」不過在孩子的面前,這名有著灰白頭髮的病患會故作堅強,要家人別擔心。

「但我跟他說:『現在是時候想想你該跟你的孩子說什麼,要怎麼準備後事,因為我認為時間到了,知道真相比懷抱虛假的希望還好。』」

不是用藥猛轟的時候

接著,達瓦蘇仁醫生告知了病患女兒父親的病情,「我告訴她她的父親就要離開了,她說她希望還能有救,我說:『這是癌症末期,這不是用藥猛轟的時候,而是用愛圍繞著他的時候』。」

「這對我來說仍非常困難,我有時會和我的病人一起哭。」達瓦蘇仁醫生說。

好好離開也是一場成功

現在,達瓦蘇仁醫生的目標是將安寧緩和醫療照護擴及非癌症病患,還有擴及罹患絕症的孩子,並且將好好離開人世定義為成功。


延伸閱讀:《放他好好地走 放棄急救後的風景
人生已圓滿 荷蘭打算進一步助人自殺
「我知道他們會去世」 只收養病危孩童的利比亞養父

參考資料:
01 The doctor helping Mongolians die with dignity
02 How One Woman Changed The Way People Die In Mongolia
03 Mongolia, a Surprisingly Good Place to 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