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入南韓前總統貪汙醜聞 三星少主被判刑5年

by:泥仔
3639

今日稍早,捲入南韓前總統朴槿惠貪汙風暴的三星集團副會長李在鎔遭到正式定罪,並被法庭判刑 5年,不過外界推測他可能會繼續上訴。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2月,三星集團副會長李在鎔遭到逮捕的畫面。

路透社

來自三星集團的「世紀審判」

自從南韓前總統朴槿惠爆發貪汙醜聞並被彈劾後,相關的司法調查一直在持續進行中,許多財閥也被控捐錢到朴槿惠好友崔順實的基金會,藉此換取商業上的甜頭,在一連串的名單中,要屬三星集團副會長李在鎔及 4名高階主管的訴訟最受矚目。

企業合併牽涉大股東核准

李在鎔現在的身份雖然是三星集團副會長,但自從他的父親李健熙在 2014年心臟病發以後,李在鎔就一直被視為實質的三星集團領導人。

當時李健熙為了能夠把領導人職位順利過渡給李在鎔,鞏固他在三星集團的地位,打算合併三星物產(Samsung C&T Corp)和三星旗下的Cheil Industries Inc.,然而,這部分牽涉到最大股東,南韓健康與福利部門有關單位的核准。

用錢疏通商業阻礙  今年被逮捕

檢察官相信,李在鎔為了確保合併一事能順利進行,捐了 430億韓圓(折台幣約 11億5,587萬元)到崔順實的兩個基金會,並提供崔順實女兒鄭維羅馬匹和金錢,幫助鄭維羅進行馬術事業。這也讓李在鎔在今年 2月被逮捕,並以賄賂、貪汙、偽證罪起訴。

post title

在法院外,南韓前總統朴槿惠的支持者揮舞著美國與南韓的旗子,要求釋放三星集團副會長李在鎔。

路透社

李在鎔稱不知道細節

先前在法庭上,李在鎔就否認所有指控,他雖然承認三星集團有捐錢,但是李在鎔聲稱,自己並沒有參與三星集團的所有商業活動,所以並不清楚關於崔順實基金會的事情,而自己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簽名核准捐款。

被判5年刑期

基於各種證據與指控,檢察官向法庭求處李在鎔 12年刑期,如果通過,他就有可能成為南韓被判刑期最長的執行長。不過他現在已經被判入監 5年。

post title

攝影師透過監視錄像,拍下了今天準備出庭的李在鎔。

路透社

從崇敬到不滿

三星被控捲入南韓前總統朴槿惠貪汙風暴的事情,再次彰顯了政府與大財閥勾結的情況,過去這些財閥在韓戰後為南韓帶來了經濟繁榮,因此受到許多人崇敬,然而,隨著官商勾結的事情一再出現、財閥擠壓中小企業生存、拖累經濟發展等情況,讓南韓財閥逐漸招來批評,也開始出現要改革現狀的聲音。

到底會不會大到不能關?

然而,面對在 2016年,為南韓提供 14%GDP的三星集團,法庭到底會怎麼判也成為各界矚目的焦點。首爾大學經濟學教授朴尚義(音譯,Park Sangin)指出,過去財閥領導人的刑期大多會遵從所謂的「3-5法則」,意即 3年刑期,5年緩刑。

而現在的判決可說多少打破了這種法則。

入監後也許會被特赦

無論如何,雖然判決已經出來,各界均預測李在鎔會上訴,也有人認為就算李在鎔真的入監服刑,也會在不久後就被總統特赦。

2009年,李在鎔父親李健熙因為逃漏稅被起訴,當時法官表示考量李健熙「對國家經濟發展的貢獻」和「透過創造就業機會展現的愛國心」,僅判他 3年緩刑,而且李健熙在定讞後 4個月就獲得總統赦免。

post title

今年 4月,一名模特兒拿著S8在媒體發表會把玩著。面對三星的高層紛紛被逮捕審訊,三星會不會受到影響也成為一大問題。

路透社

三星會受到影響嗎?

李在鎔身為三星集團實質的領導人,究竟被定罪後會為三星帶來什麼影響,也是各界關心的事情,BBC指出,從李在鎔被逮捕到現在 6個月來,三星一直都不受影響地持續運作著,最近也剛推出新的智慧型手機。

現在群龍無首  沒人負責決策

不過一名不願具名的三星員工告訴《路透社》,自從李在鎔與 4名三星高層被逮捕後,三星就陷入群龍無首的狀態,沒有人負責集團層級的決策,也沒有為可能的權力真空進行任何準備,這樣只要任何一個單位出狀況,三星就很容易陷入麻煩。


延伸閱讀:《總統遭彈劾 接下來的南韓怎麼走?
地獄朝鮮 南韓年輕人的就業悲歌
她不是保姆!BBC連線中的亞裔女性刻板印象

參考資料:
01 Samsung boss Lee Jae-yong faces verdict in his bribery trial
02 Samsung heir faces long jail term in South Korea's 'trial of the century'
03 Prison, a patsy, purgatory: possible outcomes as the Samsung empire’s heir awaits a verdict on bribery charges
04 Seoul court to rule on Samsung scion Lee in bribery t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