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削或頌揚文化?邀請菲律賓「國寶」來紋身惹議

by:泥仔
13555

上周五,菲律賓在馬尼拉舉辦了國際貿易展「Manila FAME」,主辦單位也邀請了國寶級的原住民刺青師Whang-Od到現場一展自己的刺青技藝,然而,這在網路上卻招來「公然剝削」的批評。

post title

圖為百歲刺青師Whang-Od,她可說是菲律賓的重要國寶。

Photo: Mawg64

最年長的傳統紋身師

Whang-Od住在菲律賓卡林阿省(Kalinga)北邊的村落Buscalan,她從 20歲就開始替部落族人紋身,今年已經百來歲的她被相信是菲律賓最年長的傳統紋身藝術家,也被視為菲律賓的指標性人物。這樣的身份吸引了許多觀光客不遠千里地前往Buscalan,希望Whang-Od可以替他們刺下獨特的圖樣。

被批評是公然剝削

本周五(20)、六(21),Whang-Od獲「Manila FAME」主辦單位邀請,到會場上替參加展覽的人們刺青,然而,這樣的舉動卻在社群網路上被批評是一種「公然剝削」。

post title

由於不少人質疑Whang-Od在活動中沒有獲得適當休息,認為這是透過剝削原住民來賺取利潤。

Photo: QUOTEINSPECTOR

一張睡著的刺青師照片引爭議

引起討論的是源自一張發布在Facebook的照片,畫面中可以看到Whang-Od在小組會議上睡著的模樣,po文者指控Whang-Od必須從早上 8點開始刺青到下午 4點,而且大會還可以從一個刺青賺取 2,500菲律賓比索(折台幣約 1,463元)、Whang-Od的簽名則是 500菲律賓比索(折台幣約 293元)、要參加Whang-Od的記者會則需要支付 700菲律賓比索(折台幣約 410元)的參加費。

被控利用他人來賺錢

這則貼文立刻引起社會大眾不滿,認為「Manila FAME」的主辦單位是藉由剝削Whang-Od的技藝來賺錢,而且在活動中還沒有好好對待她。

「不該把文化商業化」

刺青藝術家泰特(Richard Tat)便認為,傳統的刺青方式需要用上多種工具,也很考驗刺青師的技巧,所以一個刺青都可能花上Whang-Od大量的時間,泰特提到:「從她一天要為 200-300人刺青這件事聽起來,她似乎真的被剝削了。」

原住民教育中心ALCADEV INC.則在twitter上表示,原住民文化應該是要被保存和培養,而不是被拿來商業化的工具。

All is set at the Tattoo Heritage setting here at #ManilaFAME. Visit us at the World Trade Center Metro Manila and Philippine Trade Training Center today until Sunday, October 22.

Manila FAME 發佈於 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在「Manila FAME」公布的照片中,當時Whang-Od就是在這個看台上與其他刺青師一同作業。

強調收益都會回饋

對於網路上無數的批評聲浪,「Manila FAME」也緊急發表聲明,強調他們是與Whang-Od的村落相互合作,而且展覽上的全數收益都會回饋給Whang-Od所屬的社群。

邀請前有請示過長老

展覽負責人塔根隆(Clayton Tugonon)表示,他們當初邀請Whang-Od是想要「頌揚菲律賓豐富的文化遺產」,也是藉此支持Whang-Od所擁有的獨特技藝。

塔根隆強調,他們是透過「適當管道」向Whang-Od提出參展邀請,包括諮詢村中的長者和原住民委員會,而且考慮到Whang-Od的年齡和健康,他們除了向醫療團隊確認Whang-Od的身體狀況確實可以出席為期兩天的活動,活動期間也一直有救護車在場外待命。

post title

Whang-Od的技藝備受尊崇,這也是為什麼這次會激起這麼大的爭議。

Photo: Maryawnie

認為刺青師充滿活力  可惜缺了翻譯

活動中一直在現場的攝影記者古斯曼(Miguel Guzman)則提到,Whang-Od在活動中一直充滿精力,他說:「這是她第一次到馬尼拉,有許多人對於看到她感到很興奮,她也對大家找她刺青這件事感到非常興奮......大會確實花了許多努力在照顧她的健康上。」

「就我所看到的,我不會說她感到倦怠,我唯一感受到的問題是她缺了一個翻譯,有許多說英文、他加祿語的人在Whang-Od身邊打轉、問她從哪來,但是只會講當地方言的她並無法理解。」

反而有助於保存文化?

有些人則認為藉由提供傳統文化一定的曝光機會,反而有利於保存菲律賓的文化遺產。

post title

一名觀光客在接受完刺青後,開心地把自己的新刺青拍了下來。

Photo: Mawg64

用紋身彰顯地位

過去在部落裡,男性會透過紋身來彰顯他們的英勇行為,女性則把紋身視為彰顯地位和打扮的一種方式。而一直到現在,Whang-Od都還是使用千年傳承下來的技法來幫人刺青,她需要的工具只有柚子樹的尖刺、腳掌長的竹棍、煤罐和一杯水。在實際操作上,她會先用作為墨水的煤炭水打底,並用竹棍拍打尖刺,讓墨水可以印在皮膚裡頭。

被視為太「野蠻」而禁止

不過在一個多世紀以來,這項傳統因為被視為「野蠻」的象徵而逐漸消失。一直到 2009年,美國人類學家克魯塔克博士(Dr. Lars Krutak)推出紀錄片「刺青獵人」,才讓擁有紋身技藝的Whang-Od受到社會重視,也吸引了無數人造訪此地。

只能傳給有血緣關係的親戚

先前Whang Od在受訪時曾提到,根據習俗,紋身技藝只能傳給有血緣的親戚,不然刺青就會被汙染。由於她膝下沒有孩子,所以Whang-Od已經開始訓練另外兩名姪女,希望她們終有一天可以成為自身技藝的繼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