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竊大作擺在臥房沒人知  用6萬元賣出數十億名畫的美國人

by:泥仔
16777

對羅斯曼來說,擺在阿姨和叔叔臥室的那幅畫並沒有什麼特別,一直到他的親戚相繼過世後,他才知道這幅畫大有來頭。

post title

美術館人員正在小心處理手上的畫作,時隔近 32年,這幅畫才終於回到美術館手上。

Photo: Aaron‏

東西賣出後  FBI來關切

羅斯曼(Roseman)的阿姨莉塔(Rita Alter)和姨丈杰羅姆(Jerome Alter)曾經是紐約市的老師,他們退休後就搬到美國新墨西哥定居,在兩人相繼去世後,羅斯曼負責到他們的住所處理遺留下來的家具、裝飾品。當時羅斯曼把這些東西以 2,000美元(折台幣約 6萬元)全數交給了古董家具商處理,結果沒隔幾天,羅斯曼就接到了FBI的電話。

讓人嚇傻的實際價格

羅斯曼在受訪時回憶到:「FBI先是向我保證,我絕對沒有處在任何麻煩中,然後他說他們正在調查那幅擺在我阿姨房間的畫,說那是 32年前,一幅從亞利桑那州大學美術館(UAMA)被偷走的畫......而且這幅畫很有價值。」

羅斯曼後來才知道這幅畫現值 1億6,000萬美元(折台幣約 48億元)。他提到自己掛上電話的時候完全呆若木雞。

事主:一切難以置信

「這是我最喜歡的阿姨和姨丈,」羅斯曼說:「你知道我完全沒辦法想像他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件事。」

不過羅斯曼也表示,這幅畫過去被掛在他們的私人臥室,而且還是擺在從外面看進來不會被發現的角度。

post title

2015年,在這幅畫作失竊屆滿 30周年時,美術館在展場中掛上了空白的畫框,希望總有一天它會再次出現。

Photo: Arizona Alumni

一連三個客人關切這幅畫

至於FBI怎麼注意到這件事,就得從古董家具商把這幅畫帶回商店講起。

店主伯爾(Buck Burn)表示,在他們把這幅畫上架後,一名客人先是說:「你知道你這裡有什麼東西嗎?」緊接著就說要用 20萬美元(折台幣約 600萬元)買下它,伯爾先是勸退了他,但不久後又有兩名客人表示想要買這幅畫,這時伯爾便意識到他們應該把這幅畫藏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小心地放在馬桶旁

另一名店主人歐客(David Van Auker)說:「我們擔心有人會不小心毀損這幅畫......不過我們唯一有門鎖的地方就是廁所,所以我們就把它斜擺在馬桶旁、然後上鎖。」

而在Google搜尋引擎的幫助下,他們看到媒體在 2015年報導這幅畫作失竊 30周年的消息。

post title

圖即為《女人赭色》,這幅畫作可說是亞利桑那州大學美術館的鎮館之寶。

Photo: John de Dios‏

一名雙手叉腰的裸身女子

這幅畫作名為《女人赭色》(Woman Ochre),是 1955年、由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杜庫寧(Willem de Kooning)創作,該畫作描繪了一名雙手叉腰的裸身女子。這幅畫在 1958年被捐給了亞利桑那州大學美術館,也一直是館內的鎮館之寶。

線索只有兩張素描畫

1985年早上,在警衛才剛開門讓員工進來時,一對夫妻也混了進來,當女子在擾亂警衛注意時,男子就趁機上樓把《女人赭色》割下,捲起來藏在大衣裡逃走。由於當時館內並沒有設置監視器,因此他們只能靠著兩張素描畫尋找盜賊。

post title

幾名孩子正在亞利桑那州大學美術館看展。對館方來說,找回畫作完全是難以想像的一刻。

Photo: dmaf

36小時感到現場

待這家古董家具商意識到這幅畫作的來頭後,他們立刻打電話給美術館,館方也在 36小時內趕到現場。

夢想竟然實現了

對博物館來說,這自然是令人激動的一刻。

「我總是夢想著有人會打電話來,或是偷偷地把畫作寄回來,」現任亞利桑那州大學美術館館長米勒(Olivia Miller)說道:「但老實說,我從來不覺得這件事真的會發生。」

達成了其中一個可能條件

亞利桑那州大學警長西斯頓(Brian Seastone)則說:「如果你看看全世界那些被偷竊的畫作,要找到它們只有三種可能:有人去世然後被其他人注意到、它被轉售、或是有人提供線索。而這次就是其中一個可能發生了。」

post title

圖為美國電視劇《這需要一個小偷》的劇照。也有媒體將莉塔、杰羅姆的照片和當年的素描拿來對比

Photo: ABC Television

拜訪了超過140個國家

目前FBI正在就一切線索調查當中,不過莉塔和杰羅姆確實是嫌疑最大的兩人,這兩人是在 1970年代搬到新墨西哥,熱愛旅遊的他們跨足了 7大洲、超過 140個國家,兩人還分別出版過詩集和小說。

虛構小說的劇情好眼熟?

在這件事終於曝光後,人們也猜測杰羅姆如果真的是竊賊,那麼他可能早就在自己寫的小說中留下線索。

在其中一個故事「獵豹的眼睛」中,杰羅姆描述了一對祖母和孫女如何藉由轉移警衛的注意力,趁機偷走一顆 120克拉的綠寶石,而且她們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就連警察也不知道從何找起。

在故事最後,杰羅姆寫到被偷走的寶石一直被藏在祖母家中,而且「只有(祖母和孫女)那兩雙眼睛,可以在這裡看到它」。

上線時間:2017/11/10
增修時間:2017//11/13 修正內文


延伸閱讀:《放開那國寶! 澳洲政府不讓經典畫作帶出國
手機被偷去了哪?這名荷蘭導演用紀錄片告訴你
這些產品有夠爛 瑞典失敗博物館帶你看

參考資料:
01 A de Kooning, a Theft and an Enduring Mystery
02 Stolen painting worth $165M found behind bedroom door
03 Stolen painting worth estimated $160M found behind bedroom do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