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日光節約時間 芬蘭想取消

by:徽徽
7318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黃齡儀 

芬蘭曾屬於瑞典的一部分,後來被俄羅斯帝國占領,芬蘭人連署呼籲取消日光節約時間,顯然不只是影響生活作息的話題,背後還牽涉到國族認同的矛盾與複雜心情。

post title

對歐美國家習以為常的日光節約時間,芬蘭人對這樣的制度有著不同的看法。

Photo: Normand Gaudreault

日光節約時間見怪不怪  芬蘭卻波瀾不斷

10月29日起,除了冰島、土耳其、白俄羅斯和俄羅斯之外,歐洲地區調慢一小時,許多瑞典朋友歡呼可以多睡一小時了,也有一些剛到歐洲的背包客,因為這調整的一小時錯過了巴士、飛機以及重要約會。

這對多數歐洲人來說,早就見怪不怪,只是將時鐘往後調整一小時罷了,但這看似微不足道的議題卻在芬蘭引起軒然大波。芬蘭國會議員日前呼籲取消日光節約時間,《經濟學人》還關注報導,這項爭議的背後到底有什麼意涵呢?

post title

在芬蘭這樣高緯度的國家,人們早已習慣冬天幾乎永夜,夏天幾乎永晝,日光節約時間的目的對他們的意義不大。

Photo: Martin Criminale

曾任芬蘭國家廣播公司記者、目前在瑞典林奈大學(Linnaeus University)媒體與新聞系擔任資深講師的芬蘭人艾利(Ari Nykvist),談到芬蘭人怎麼看待這個議題。

艾利首先說,日光節約時間可讓人充分利用春天晚上和秋天早上的日照。不過,對於芬蘭這樣高緯度的國家,我們早已習慣冬天幾乎永夜、夏天幾乎永晝,真的不差這一小時。

他說,更何況要記得調整手錶真的很麻煩,很多人因此錯過約會;多睡一個小時還好,但是要少睡一個小時,可能會影響工作表現。

post title

原本芬蘭屬於瑞典的一部分,後來被俄國佔領,直到 1917年才獨立,到今年剛好滿一百年。

Photo: Jaro Larnos

芬蘭與北歐有複雜情結  更渴望與世界連結

瑞典和挪威也都是高緯度地區,卻沒聽到他們反對,為什麼芬蘭人對這個議題那麼重視?艾利說:「和其他北歐國家不同,芬蘭人一直有著強烈與世界連結的傾向,在對外貿易或合作時,調整時間可能會造成意外損失。」

芬蘭渴望與世界連結,背後有複雜的認同問題?艾利回答說:「是的,芬蘭對北歐有著矛盾情結,是個有複雜血淚史的國家。西元1809年之前,芬蘭屬於瑞典的一部分,後來被俄羅斯帝國佔領,直到1917年才獨立,今年慶祝獨立100年。」

艾利說:「我們對瑞典有著非常複雜的情感,因曾屬於瑞典,大部分人對瑞典有親近感。但現在的芬蘭不想被限制在北歐的框架下,卻又不得不透過北歐才能取得在歐盟的發聲權,而我們也不願被歸類於東歐,對俄羅斯則是抱持懷疑的心情。」

post title

圖為芬蘭首都赫爾辛基一景。在芬蘭,無論是芬蘭語或是瑞典語都屬於官方語言,然而當人們在學習瑞典語時,卻帶有深深的矛盾和複雜糾結的認同。

Photo: Sami C

芬蘭學生必須同時學習芬蘭語和瑞典語兩種官方語言,但許多年輕人都不願意說瑞典話。艾利說:「現在有個叫做真正芬蘭人黨(True Finns Party)的政黨,就是奠基在反瑞典文化上。」除對瑞典及北歐有著複雜糾結的認同,芬蘭也與北歐國家位於不同時區上。

瑞典、挪威和丹麥,以及大部分的西歐、南歐國家都在GMT(格林威治標準時間)+1時區上;芬蘭卻與波羅的海三小國、烏克蘭、希臘、摩爾多瓦、羅馬尼亞、保加利亞、賽普勒斯同位於GMT+2時區上。

日光節約時間看似只是調整鐘錶一小時的小事,對芬蘭人來說,卻是舉國沸騰的大事,還獲得7萬公民連署倡議取消,顯然這不只是影響生活作息的話題,背後還牽涉到國族認同的矛盾與複雜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