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團員鬧翻後脫隊 挑戰冬天獨登K2的登山者返回基地營

by:泥仔
7331

上周六,傳出一名俄國裔波蘭籍登山家在沒有攜帶通訊設備、未告知計畫的情況下脫隊,企圖獨自攻頂世界第 2高峰K2,此舉一度引發登山團隊擔憂,所幸他在幾天後已經回到基地營。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1月底,紐博克準備踏上攻頂K2前,在波蘭機場接受媒體採訪。

路透社

公認最難攀登的山峰

世界第二高峰K2(也稱喬戈里峰)高達 8,611公尺,雖然它比珠穆朗瑪峰(Everest,又名埃佛勒斯峰、聖母峰)矮了 240公尺,卻因為陡峭的地勢被登山者公認為 8,000公尺以上最難攀登的山峰,一直以來都沒有人能在冬天成功登上K2。

本來說好3月攻頂......

前一陣子,俄羅斯裔波蘭籍登山家紐博克(Denis Urubko)所屬的登山隊抵達K2的基地營,並預計將在今年 3月攻頂,然而在上周六(24),一切卻因為紐博克出現變數。

post title

畫面中是紐博克(前排中)和團隊成員的合照,一共有 17人參與這次的K2攻頂。

路透社

在爭吵後獨自上路

根據團隊成員表示,當時紐博克堅持他要在 2月底前攻頂K2,儘管天氣狀況不允許他這麼做,也和領隊維利斯基(Krzysztof Wielicki)的計畫不符。然而,紐博克在無法說服整個團隊、又與領隊發生「激烈辯論」後,便「一言不發地」獨自離開營地,甚至沒有帶上通訊設備,或是告知其他人自己的計畫。

「很自私的決定」

事後領隊維利斯基接受採訪時,直言紐博克真的「非常自私」,他說:「紐博克只想到他自己,但這不是只有他而已,他讓我們所有人都陷入險境。如果有任何事情出了差錯,我們當然一定要去救他。」

不過在另一方面,維利斯基也和其他團員表示,他們希望紐博克可以平安無事。

在登山團發言人雷克辛斯基的影片中,可以看到紐博克與其他團員一同在K2營地的畫面。

今天已經回來了

所幸在今日(27)稍早,登山團的發言人雷克辛斯基(Michal Leksinski)在twitter上寫到,紐博克已經折返並回到基地營,他們推測紐博克大約是在 7,200公尺的高度過一夜後,因為糟糕的氣候決定折返。

本來希望可以創紀錄

返回基地營的紐博克也承認,自己會執意在 2月底前登頂,是因為巴基斯坦官方把 2月28日訂為冬天的最後一天,所以他才會想要達成「冬天登上K2」的紀錄。

接下來不再合作

在紐博克返回的數個小時後,雷克辛斯基表示紐博克將先行離開登山隊、不再參與K2攻頂行程,而整個團隊考量到他擅自脫隊,也同意「沒辦法再和紐博克合作下去」,因此共同接受了這項決定。

post title

圖即為K2的模樣。現在,該波蘭探險隊將在天氣許可的情況下,繼續攻頂K2。

Photo: Maria Ly

地勢、天氣都不友善的山峰

如同前面提到,座落在巴基斯坦、中國、印度邊境的K2被公認為最具挑戰性的山峰之一,一方面是因為它陡峭的地勢挑戰著登山者的攀爬技巧,另一方面,這裡的天氣可說一點也不友善,冬天尤其如此。

在冬天時,這裡的溫度可以降至讓人迅速凍傷的攝氏 -50度,風速則可達時速 200公里,這樣的風速除了可能導致落石,甚至會讓登山者連人帶繩被吹落山下。

三次挑戰都未果

截至目前為止,K2被攻頂 306次、造成 84人死亡,相較來說,珠穆朗瑪峰則被攻頂超過 8,000次、造成 288人死亡。

在 1980年代、2003年、2012年,都曾經有探險隊試圖在冬天攻頂K2,但是根據紀錄,均沒有人攀爬超過 7,650公尺。

post title

圖為法國登山客賀沃爾,今年 1月,她在紐博克的幫助下被救出,其夥伴馬斯基維奇並沒有被找到,救援團隊也推測他的生還機會渺茫。

Photo: Riposte Laique‏

上個月才上過一次頭條

至於今年 44歲的紐博克其實在登山界頗具名聲,他已經登頂超過 8,000公尺的山峰 14次,也被人稱為「喜馬拉雅山專家」。而在今年 1月,紐博克才因為參與營救任務登上國際頭條。

從K2到殺人峰

當時法國登山者賀沃爾(Elisabeth Revol)、波蘭登山者馬斯基維奇(Tomek Mackiewicz)受困於有「殺人峰」之稱的世界第 9高峰的「南加巴背峰」(Nanga Parbat),於是紐博克與另外 3名團隊成員從K2基地營搭直昇機,在巴基斯坦軍方協助下前往現場營救。

「一個自殺性的行為」

面對這次傳出的事件,許多登山者也對紐博克的作為表示不認同。

一名曾經登上K2的美國登山者阿內特(Alan Arnette)分析道:「這真的是非常冒險的一步。你必須穿越由 30層冰層組成的路線,在 2008年,就是因為那裡的冰層鬆動,導致 11名登山者因此喪命。」

一名巴基斯坦貝格(Mirza Ali Baig)登山者更直言道:「在冬天獨自攻頂K2完全是自殺性的行為。」


延伸閱讀:《通往聖母峰的希拉瑞台階真的消失了嗎?
假的真不了 印度夫婦造假登峰被抓包
為什麼日本人爬活火山,火山爆炸真的不能預測嗎?

參考資料:
01 K2: Climber Denis Urubko aborts 'suicidal' solo ascent
02 CLIMBER BREAKS FROM TEAM, GOES SOLO ON KILLER MOUNTAIN
03 Climber feared to have tried to ascend K2 solo returns to base c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