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牢找溫暖 日本女子監獄20%是老人

by:徽徽
15185

身為全球高齡人口比例最高的國家,日本不少家庭缺乏溫暖或生活堪虞的高齡女性選擇鋃鐺入獄,至少在獄中不愁三餐,還有人可以陪伴解悶......

post title

在高齡人口比例居高不下的日本,高齡犯罪成了難解的問題,而這之中又以高齡女性令人擔心。

Photo: chocogato

高齡犯罪好難解

每個高齡化社會都會面臨不一樣的挑戰,然而在全球高齡人口比例最高的日本,當局卻發現了一個難解的問題:高齡犯罪。

高齡女性順手牽羊

其中,許多高齡受刑人都是女性,在監獄中每五名女性受刑人就有一名是老年人,而她們犯下的罪通常都不重,十名高齡女性受刑人中,有九名是因為在商店裡順手牽羊才入獄。

為了逃離貧窮和孤獨

深究背後的原因,這些高齡女性受刑人表示,她們是為了逃離貧窮和孤獨。而當她們出獄後,再犯率也居高不下,不少人又繼續順手牽羊重新入獄。

post title

對不少人來說,監獄是剝奪自由的地獄,但對缺乏溫暖又貧窮的高齡受刑人來說,監獄就像是綠洲一樣,可以讓他們好好休息。圖為日本四國德島市監獄。

路透社

「監獄就像綠洲」

一名今年 78歲,代號O的女受刑人表示,她靠著偷能量飲料、咖啡、茶飲、芒果和飯糰入獄,她在受訪時說:「對我來說監獄就像是綠洲,一個放鬆和舒服的地方。我在這裡雖然沒有自由,但我不用擔心任何事。這裡也有很多人可以聊天,獄方每天提供我們營養的三餐。」

身心靈都顧到了

對些受刑人來說,監獄不只可以照顧她們的身體,還可以照顧她們的心靈,讓不少獨居老人重新找回生活的步調。

post title

在日本福島縣,一名獨居老人坐在家門口。目前,日本獨居老人的數量已經將近六百萬人。

路透社

獨居老人年年增

過去,日本老人大多與家人同住,由子孫代為照顧,然而在 1980-2015年間,獨居老人的數量增加超過六倍,人數達到將近六百萬人。

沒有任何近親

2017年,日本政府做了一項調查,其中顯示有超過一半在商店偷東西的老人是獨居老人,而有 40%這樣的人表示他們沒有任何近親。

不被了解  找不到歸屬感

岩國女子監獄的典獄長村中由美(音譯,Yumi Muranaka)說:「她們可能有房子,她們可能有家庭,但這不代表她們有歸屬感。」

她們覺得不被了解,她們認為自己只被當作是個做家事的人。岩國女子監獄典獄長  村中由美 

post title

在東京一所養老院內,兩尊娃娃被擺在窗邊。根據報導,高齡受刑人為了重新入監,出獄後會故意犯罪。

路透社

再犯率降不下來

而一旦對監獄產生了歸屬感,這些高齡女受刑人的再犯率就很難降下來。

老人比年輕人更容易

根據《金融時報》的報導,年齡高於 65歲的受刑人,出獄後兩年內比年輕受刑人還要容易因為再犯而入監。

post title

在日本四國德島市監獄,受刑人用完午餐後在牢房內活動。對高齡受刑人來說,監獄有人陪伴不會孤單。

路透社

第三次入監  就是不想出去

這樣的箇中滋味問今年 80歲,代號N的女受刑人最清楚,她曾經偷過平裝書、可樂餅和手拿扇,而這是她第三次入監,這次她被判坐牢三年兩個月。

有錢也沒用  每天都感到孤單

雖然N奶奶有夫有子,還有六個孫子,不過她每天都感到非常孤單,就算丈夫給她很多錢也一樣。N小姐說:「人們總是跟我說我有多幸運,但錢不是我想要的東西,錢一點也無法讓我開心。」

享受監獄的一切  找到工作的快樂

N第一次偷竊後被送到派出所,在那裡她遇到世界上最體貼的警察,「他聽我說任何我想說的話,我一生頭一次有被人聽到的感覺」。

「我無法跟你形容我有多享受在監獄工廠中工作。有一天我因為效率高和做事仔細被稱讚,我感受到了工作的快樂,我後悔我(入獄前)從來沒有工作過,如果我有工作過,我的人生可能會不同。」

「我更喜歡在監獄中的生活,這裡永遠都有人在,我在這裡不覺得孤獨。當我第二次服刑期滿出獄後,我曾經發誓不要再回到監獄,但是當我出獄後,我無法不想念在獄中的生活。」

post title

在日本四國德島市監獄,一名獄警正在檢查一名高齡受刑人的移動能力。

路透社

監獄醫療成本創新高

對於高齡受刑人再犯率居高不下這點,無論是政府或是私人機構都無法建立有效的矯正計畫,讓他們入監服刑的成本急劇上升。

聘請照護人員進監獄

2015年,監獄因為高齡受刑人數量增加,與老年照護相關的費用讓該年的監獄醫療成本衝破六十億日圓(折台幣約 17億元)大關,和 2005年前相比,成長了 80%。監獄也聘請了照護人員來幫助高齡受刑人洗澡和上廁所,而這些任務一到晚上就由獄方人員接手。

post title

在東京一間養老院內,一名照護人員正在餵一名坐在輪椅上的奶奶吃飯。

路透社

監獄宛如養老院

長期下來,有的監獄已經變得和養老院相差無幾。栃木女子監獄資深職員毛塚里美(音譯,Satomi Kezuka)表示,現在她的工作包括處理受刑人大小便失禁的問題,她說:「她們(受刑人)會覺得丟臉而把內褲藏起來,我會叫她們拿給我洗乾淨。」

不代表政府想這麼做

上述種種不代表日本政府真的想把監獄當成高齡照護的解法,但隨著老齡人口的增加和照護人員的短缺,這樣的情勢相形嚴峻。

超過四分之一是老人

根據去年十一月日本防衛省的年度白皮書可以發現,日本社會已經有超過 25%的人口年齡高於 65歲,這份白皮書也預測到了 2040年,日本高齡人口的比例很可能會飆破三分之一。


延伸閱讀:《日本黑寡婦案挑起高齡社會危機
南韓老人從事性交易找溫暖
70歲才能玩 各國忙打造「老人的遊樂場」

參考資料:
01 Japan’s Prisons Are a Haven for Elderly Women
02 SENIOR CITIZENS IN JAPAN ARE COMMITTING CRIMES BECAUSE THEY WANT TO GO TO JAIL
03 Nearly 20% of women inmates in Japan’s prisons are seni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