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性侵當作攻擊洛興雅人的武器 聯合國揭露緬甸軍惡行

by:時時
13824

在孟加拉的難民營,來自緬甸的洛興雅難民來到這裡已經過了九個月,這也表示有性暴力受害者的預產期要到了。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2月,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縣難民營的蓓根(Rajuma Begum)和她一個月大的兒子。

路透社

逃到孟加拉已過九個月  

去年 8月,有成千上萬的洛興雅人(Rohingya)逃至孟加拉時,他們表示自己曾經經歷過緬甸軍人和民兵有組織、系統的強姦或性暴力對待。

這群洛興雅難民來到孟加拉已經過了九個月,當時遭到性侵而懷孕的婦女也面臨待產期,在接下來的幾周會有越來越多受害者生下小孩。

可以預期下個月會是高峰期

今年 1月起,無國界醫生(MSF,Doctors Without Borders/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組織位於科克斯巴扎爾縣(Cox's Bazar)的難民營醫院陸續出現出血中的婦女,助產士們認為這些婦女可能在家裡企圖墮胎之後,才來到醫院。

非營利組織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表示,他們可以預期在下個月會有越多媽媽選擇放棄自己的嬰兒。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10月,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縣附近的庫圖帕朗(Kutupalong)難民營,有三名洛興雅難民孕婦在診療室外排隊等候。

路透社

難民營醫院準備好了

無國界醫生組織的醫院表示,截止至今年 2月25日他們已經接觸了 224名性暴力受害者,但他們認為應該還有更多受害者不願出來尋求協助。他們也說,他們已經準備好要提供這些媽媽諮詢服務。

醫療協調員浩(Melissa How)表示,這些媽媽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可以照顧新生兒,她們大多是 18歲以下的年輕女性,年紀輕,再加上社會上對她們的汙名化,都讓她們備感壓力。

post title

圖為 2013年4月,在緬甸若開邦的首都實兌(Sittwe)的一間臨時庇護所,一名懷孕九個月大的洛興雅孕婦躺在地上休息,她的身邊還有一名小男童。

路透社

當地人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阿赫塔(Ayesha Akhtar,化名)就是一個例子,她才在幾周前剛生下一個孩子。她有五個小孩,她的先生在 2012年就已經過世了。

阿赫塔表示,她在緬甸Mawandaw鎮南部遇到三位緬甸軍人,這些緬甸軍人先威脅說要射殺她的孩子,接著強姦了她。阿赫塔也說,當地所有人都知道當士兵襲擊村莊的時候會發生這種事。

想墮胎還要去別的村莊  

在緬甸,多數的洛興雅人很難接觸到醫療服務,更不用說要墮胎。阿赫塔說,她在別的村莊買到了墮胎藥,但這個藥並沒有達到墮胎的效果。

阿赫塔說:「對於我們的社會來說,寡婦想要尋求墮胎是非常困難的」、「我決定不再尋求墮胎,我把一切都交給了真主阿拉。」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10月,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縣庫圖帕朗難民營裡,一名醫生正在替剛出生三天的小寶寶進行檢查。

路透社

抵達孟加拉已過法定時間

2017年8月,當時阿赫塔已經懷胎 5個月,隨著村莊再度遭到襲擊,她和其他洛興雅人越境逃往孟加拉。抵達孟加拉之後,她曾經再度尋求墮胎,然而孟加拉的法律規定,懷孕超過三個月的孕婦不得墮胎。

由於醫生告訴阿赫塔,非法墮胎可能會危害到生命,阿赫塔決定不要冒這個險,因為她還有自己的小孩要顧。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是被迫的」

阿赫塔在今年 1月26日生下了小男孩法亞茲(Fayaz,化名),但阿赫塔的兩個女孩會說法亞茲不是她們的兄弟,她們希望阿赫塔能將法亞茲送到孤兒院。

但阿赫塔會回應兩個女兒說,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這次懷孕是被迫的,妳們並不需要為此感到尷尬或羞愧。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11月,在孟加拉灣的代格納夫(Teknaf)區,有兩名男子協助一名懷孕九個月的洛興雅孕婦前往避難所。

路透社

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和阿赫塔在同一個難民營的阿蘭姆(Zafar Alam)表示,他承認難民營裡確實有不少人看不起這些嬰兒,但他也說:「還是有不少人支持著阿赫塔和她兒子」、「我們會告訴這些人,她(阿赫塔)是受害者。」

阿赫塔表示,有不少難民營的鄰居安慰她說她不是唯一的受害者,鄰居都會和阿赫塔說:「有成千上萬的洛興雅女性都曾經歷過一樣的攻擊。」

他只是個無辜的嬰兒

阿赫塔表示,她的兩個女兒漸漸改變她們的想法,她們經常和法亞茲一起玩。阿赫塔說:「也許她們也愛法亞茲。」

阿赫塔認為,法亞茲也許是軍人暴行下的產物,但他是無辜的嬰兒,她說:「我愛他就像我愛其他的孩子們一樣,這並沒有不同。」

post title

圖為上個月 30號,緬甸軍方總司令敏昂萊在緬甸首都奈比多向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喊話。

路透社

聯合國:這是種族滅絕的武器

今年 4月,聯合國已經將緬甸國防軍(Tatmadaw)列為曾在武裝衝突中發生性暴力行為的軍隊名單裡。

聯合國性暴力問題特使帕頓(Pramila Patten)認為,緬甸軍方將強姦作為種族滅絕的武器,她說:「這是一種經過周延規劃過的恐怖工具,目的是要集體消滅洛興雅人。」

緬甸軍方否認這件事

然而緬甸軍方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又譯敏昂蘭)否認聯合國的指控,他在緬甸首都奈比多(Naypyitaw)向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喊話:「根據我們國家的文化和宗教信仰,這是不被接受的。」他強調,所有犯罪的人都會受罰。


延伸閱讀:《相較於國際期待,為什麼翁山蘇姬對洛興雅難民態度被動?
為什麼東南亞各國不救緬甸難民?
「你當時穿了什麼?」比利時性侵受害者衣物展

參考資料:
01 Nine months after Myanmar assaults, Rohingya camps ready for spate of births
02 Myanmar army chief denies rape of Rohingya as UN visits
03 Myanmar military assures U.N. of 'harsh' action on sexual assault
04 Many Rohingya subjected to 'brutal sexual assault' by Myanmar forces – 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