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捲髮我驕傲」 埃及捲髮女的國度

by:徽徽
7663

今年 26歲的笛布在 2016年選擇離開她的祖國埃及,她不是為了留學、工作或是愛情,而是為了她那一頭捲到不行的大捲髮。

post title

在埃及,不少女性都頂著這一頭天然捲髮,然而過去服膺於歐洲審美觀的她們,總是想方設法地想把頭髮拉直。

Photo: The Hair Addict

大捲髮就像詛咒

在埃及,笛布(Eman El-Deeb)的一頭自然大捲髮老是讓她成為被嘲笑的對象,因為在埃及,人們崇尚的是歐洲的審美觀,認為一頭滑順柔亮的頭髮才漂亮,笛布的大捲髮對她而言就像詛咒一樣如影隨形。

想要住在捲髮不礙事的地方

笛布說:「離開埃及的這個決定令我非常傷心,我從來沒想過我會移民(西班牙)」、「但我好累...我到了個節骨眼,想要住在我的頭髮長怎樣都不會礙到任何人的地方。」

三天兩頭要她拉直

笛布提到:「在我頭幾個月在一家埃及銀行工作時,人資部的工作人員幾乎每天都會跑來要求我把頭髮拉直。」

post title

一名髮型設計師正在幫一名埃及小女孩剪髮。她的天生捲髮沾濕後變成一縷縷小捲髮垂在兩側。

Photo: The Hair Addict

埃及女性的縮影

雖然笛布受不了天生捲髮老是被批評憤而移民看似極端,但她的故事獲得了許多埃及女性的迴響。

為了社會的審美觀

在埃及,大部分的女性都有一頭天生的大捲髮,然而為了符合社會的審美觀,許多人在小時候就開始想辦法把捲髮拉直。

現在住在英國的埃及女性索里曼(Carol Soliman)說:「即使你有一頭最美麗的捲髮,在埃及你還是會受到要把頭髮拉直的壓力。」

難以馴服的捲髮

索里曼的好友馬塔(Lama Matta)回憶到,當她要回埃及時,就得開始想辦法把一頭捲髮給燙直,周末時還得固定用橄欖油護髮,好讓頭髮變得柔順,讓難以「馴服」的捲髮不要看起來一團亂。

post title

2016年,埃及奧運水上芭蕾代表隊正在練習。對天生捲髮的埃及女性來說,游完泳後得花更多時間處理頭髮。

路透社

成長過程痛苦多

專門關注女性時尚的埃及作家拉法葉(Sarah Raphael)提到,在她的成長過程中,一頭埃及女性的天生捲髮帶給她不少痛苦。

游泳、剪髮是場惡夢

拉法葉會避免去游泳,因為每次游泳完就得花三倍的時間洗髮。她在學校還被人取了「馬桶刷」這個綽號,因為她的捲髮綁成馬尾看起來就像馬桶刷。對她來說,每回到美髮沙龍剪頭髮都像一場惡夢,美髮師看到她的頭髮都會拉下臉來,因為他們知道有多難處理,拉法葉也要額外多花錢。

拉法葉說:「我從來不懂為什麼有的女生上美髮沙龍會覺得很棒,因為對我來說,美髮沙龍是一個令人丟臉和尷尬的地方。」

post title

圖為埃及娜芙蒂蒂王后的半身像,現在這尊雕像被收藏在德國柏林的新博物館。

路透社

歷史也愛直髮  看看娜芙蒂蒂王后

同樣有一頭大捲髮的克萊爾(Claire Raphael)是拉法葉的姊妹,她對埃及人迷戀直髮、不喜歡天生的捲髮有一套看法:「埃及人仍然認為有一頭直順光滑的頭髮才美,這和我們的歷史一致,娜芙蒂蒂(Nefertiti)王后靠著戴假髮來讓自己有一頭直髮。」

多元文化下的三千煩惱絲

「但是,埃及人天生的頭髮變化其實非常大,我們的祖先多元混雜代表我們的頭髮可以是粗糙的、緊密的捲髮、鬆散的捲髮甚至是直髮。爆炸頭有自己的文化和時尚,但埃及人的頭髮不像爆炸頭一樣有自己的認同。我認為在埃及文化中,『天生自然』和模仿高加索人的美感沒什麼關聯,比較像是個人喜好。」

花大錢把頭髮拉直

不幸的是,有一頭天生捲髮的埃及女性就是得花大把金錢把自己的頭髮拉直,而大部分的拉直技術和產品都要價不斐。

舉例來說,角蛋白護髮(Keratin treatments)在開羅隨處可見,然而做一次就要價 800-2,000埃及鎊(折台幣約為 1,355-3,386元)。比較便宜可以自己在家使用的直髮膏則要價 100-300埃及鎊(折台幣約 170-508元),但卻比較傷髮質。如果還是不行,埃及女性還可以選擇把捲髮燙直,然而這麼做會破壞頭髮長期的健康和生長。

post title

在開羅的美髮沙龍Gloria Egypt,有提供將捲髮拉直的服務,受到不少埃及女性的歡迎。

Photo: Gloria Egypt

天生捲髮大挑戰

2016年7月,有一頭大捲髮的加維西(Doaa Gawish)終於受不了了,她在不久前成立的Facebook專頁「對頭髮上癮」(Hair Addict group)舉辦了捲髮挑戰,要大家不要再把天生的捲髮拉直了,而這項挑戰獲得了極大的迴響。

帶起埃及捲髮文化

今年 32歲、已經有一年沒把捲髮拉直的阿瑪(Noran Amr)表示,上個月她第一次帶著一頭自然捲去參加婚禮。她說:「婚禮上人們的反應非常正面,每個人都稱讚我的頭髮很美。」

「人們現在比較有意識了,現在埃及有捲髮文化了。」

埃及第一家捲髮沙龍

今年,埃及也開了第一家為捲髮女性服務的美髮沙龍「捲髮工作室」(The Curly Studio)。座落於埃及最富裕的區域,「捲髮工作室」採預約制,每周接待超過 30名客人,大部分都是年輕的女性。

今年 33歲、「捲髮工作室」的老闆莎弗瓦特(Sara Safwat)說,「(捲髮)這樣的潮流非常受歡迎,尤其在千禧世代之間。」

post title

今年一月,埃及開羅開了第一家專門為捲髮女性服務的美髮沙龍「捲髮工作室」。這一次,專業的美髮師不會要妳再燙直頭髮,而是想辦法照顧妳的一頭捲髮。

Photo: The Curly Studio

擁抱捲髮的潮流

埃及擁抱捲髮的潮流,連因為捲髮不得不離開埃及的笛布也感受到了。笛布說:「2017年4月,當我回到埃及時,一名計程車司機跟我說:『妳的頭髮非常漂亮。』一開始我以為他在諷刺我,但後來我發現他真的這麼認為。」

「這是我在埃及第一次聽到有關我的頭髮的正面評價。」

解放我們的頭髮吧!

另一名有著天生自然捲的埃及女性莎薇爾瑞絲(Sara Sawieres)說:「許多年輕一代的埃及女性現在開始讓她們的頭髮自然生長了。」

「過去因為大家覺得捲髮不好看的關係,我一直都處在得把頭髮拉直的壓力下。我一直都很嫉妒那些天生直髮的女孩。我不會說捲髮讓我感到丟臉,但我鐵定不會以捲髮為傲,因為我不知道如何處理我的捲髮,但我現在不再這麼認為了!」


延伸閱讀:《一樣是紅髮 德英待遇大不同
太胖不上相 埃及電視台停職八主播
剪頭髮還可以顧血壓 美國理髮廳的新服務

參考資料:
01 Beauty standards: Egypt's curly hair comeback
02 How I came to love my afro curly hair
03 Egyptian Women Join The Natural Hair Mov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