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年飽受矽肺所苦 南非礦工與企業敲定百億和解金

by:泥仔
6394

在南非,有數以萬計的礦工過去因為糟糕的挖礦環境,在現在飽受肺部疾病所苦,這也讓南非在 6年前出現歷年來最大規模的集體訴訟案。

post title

2017年5月,兩名金礦礦工坐在木椅上休息。

路透社

礦工大部分是貧窮階級

南非出產的黃金佔了全世界的三分之一,自 1965年3月開始,就有數以百萬的勞工來此挖礦,這些人大多是處在貧窮階級的黑人。

數十年的勞動環境不安全

在數十年的勞動中,這些礦工因為長期暴露在矽塵的環境中,而出現無法治癒的疾病「矽肺」(silicosis),該疾病會讓患者呼吸短促、胸痛、乾咳,甚至因此死亡。矽肺也有可能病變成肺癌、肺結核等疾病。

然而,當時的企業疏於建立安全的礦坑環境,就算是在 1994年種族隔離政策結束後,南非政府也沒有建立關於礦坑的安全標準和環境規範,導致許多礦工深受「矽肺」所苦。

對6家礦業公司採取行動

這也讓深受矽肺所苦的礦工在 6年前,集體針對 6家南非礦業公司提起訴訟,涉及企業包括哈莫尼黃金礦業(Harmony Gold)、金田有限公司(Gold Fields)、非洲彩虹礦業(African Rainbow Minerals)、Sibanye-Stillwater、安革金公司(AngloGold Ashanti)、英美資源集團(Anglo American)。

post title

2012年3月,當時 81歲的薩爾懷斯(Senzele Silewise)是一名患有矽肺的退役礦工,畫面中的他正在與律師助理談話。長期地吸入灰塵,導致這些礦工出現了難以治癒的疾病。

路透社

117.5億元的賠償金

昨日(3),雙方終於敲定了 50億南非鍰(折台幣約 117.5億元)的和解金給受到影響的礦工、因為矽肺死亡的礦工家屬,且有鑑於過去辛巴威、莫三比克、波札那等鄰國國民也會前來挖礦,申請賠償金的身份並不限於南非人。

用12年的信託來執行

這筆賠償金將會分成 3個階段,並成立 12年的信託來發放。該信託單位需要負責追蹤哪些退休的礦工需要賠償金,或是確認申請者有沒有符合賠償條件。

和解金裡也包含 8億4,500萬南非鍰(折台幣約 19.8億元)的信託行政費用,以及 3億7,500萬南非鍰(折台幣約 8.8億元)的原告律師費。

申請人數沒有上限

值得注意的是,和解內容並沒有設定申請賠償金的礦工人數,意味著這些企業實際要支付的金額會依申請人數有所增減。

post title

2012年3月,退休的礦工莫那可(Dabula Mnyaka)在會議名單中尋找自己的名字。

路透社

協商和妥協的結果

對於這樣的結果,代表礦工、來自法律資源中心的律師土瓦特(Carina du Toit)指出,和解結果是「協商和妥協的產物」,但是考量到耗時費錢的訴訟流程,直接和解對原告來說是更快速,也更能減輕其壓力的方式。

企業想要的結果

由 6家被告公司組成的組織「職業性肺部疾病工作團隊」(Occupational Lung Disease Working Group)負責人布里格斯(Graham Briggs)在記者會上表示,這份和解協議避免了繼續訴訟所帶來的不確定性,也是企業想要的結果。

有待高等法院核准

這份和解協議仍需要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高等法院批准後,才能正式開始實施。

post title

圖為拍攝於 2015年7月的礦場照片。相較來說,南非這幾年的金礦業已經比較重視礦工安全,也會採取避免礦工得到矽肺的防護措施。

路透社

希望可以立下先例

這是南非礦業第一次有如此大型的集體訴訟,各界相信,這可能會替未來的訴訟立下先例。BBC駐南非的金融記者恩寇斯(Milton Nkosi)便提到,代表礦工的團體很歡迎這樣的法律結果,而且他們也相信,賠償金將會對資源稀缺的家庭有所幫助。

查核身份不容易

不過《路透社》指出,潛在的申請賠償者可能數以萬計,甚至是數以十萬計,而且有許多人是住在鄉村偏遠地區,沒有留下適當的醫療紀錄,因此對於賠償企業來說,他們要怎麼執行也是另外一大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