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不是角色扮演 BDSM社群怎麼看美國性侵醜聞

by:時穿
7828

近日,一名紐約前檢察總長深陷性侵醜聞,他也在新聞爆出的第一時間辭職。然而,他的爭議還不只如此,在事後澄清的聲明稿當中,他說這是在玩「角色扮演」,而引來BDSM社群的不滿。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2月,時任紐約檢察總長的施耐德曼出席記者會,他的講桌上寫著:「為受害者尋求正義。」

路透社

紐約檢察總長醜聞纏身

上周一(7),《紐約客》的一篇文章裡,有 4名女性出面指控自己曾遭紐約前檢察總長施耐德曼(Eric Schneiderman)在身體和心靈上的虐待。而施耐德曼也在第一時間主動辭職,並發表一篇聲明澄清。目前,紐約檢察官正在針對整起事件展開調查。

一條「絕對不會越過的防線」

施耐德曼在聲明當中表示,自己當時和這些女性在玩性角色扮演(sexual role play)的遊戲。他強調,非自願性行為是他絕對不會越過的防線。他說:「在私領域的親密關係當中,我參與了角色扮演和其他合意性行為,我並沒有毆打任何人。」

根據《紐約客》文章裡的說法,4名指控施耐德曼的受害者當中,有 3名和他發生性行為。另一名受害者則指出,在她拒絕施耐德曼後,遭到他毆打。

這不是角色扮演

然而施耐德曼的這番說詞馬上遭到撰寫該篇報導的記者法羅(Ronan Farrow)反駁,不少皮繩愉虐(BDSM)社群的成員也出面指出,施耐德曼的情況根本不是「角色扮演」。

post title

圖為原創當代暨空中舞蹈劇場《絆》演出一景。

Photo: 黛拉 Della Dawson‎

小補充:什麼是BDSM?

依據台灣第一個公開的BDSM團體「皮繩愉虐邦」製作的《皮繩愉虐大百科》指出,BDSM是綁縛(Bondage)和調教(Discipline)、支配(Dominance)和臣服(Submission)、施虐(Sadism)和受虐(Masochism)的縮寫,台灣譯為「皮繩愉虐」。

BDSM必須要在參與者彼此對於安全(safe)、理性(sane)和知情同意(consensual)達成共識的前提下,才能進行。也因此,BDSM的實踐者認為它和性虐待(sexual abuse)是全然不同的兩回事。

post title

卡雷拉斯指出,「角色扮演」在開始前要先討論,而且一定要在意識清醒的狀態下進行討論。

Photo: Zsolt Vajda

遊戲要從討論開始

BDSM的教育推廣者卡雷拉斯(Barbara Carrellas)指出,所謂的「角色扮演」必須要先從討論開始。在遊戲開始之前,所有的參加者必須先經過談判──明確的講出自己喜歡什麼、什麼情況是可以的,又有哪些尺度不行。

卡雷拉斯強調,BDSM需要經過參加者彼此的同意,在遊戲開始的過程當中也可以隨時和對方確定哪些事情可以、哪些動作不行。

這不是拍打  這是暴力

她舉例道,參加者可以同意對方打自己的臉,或稱自己為奴隸。但在施耐德曼的故事當中,他並沒有這麼做,而且文中描述的打臉方式,不是拍打而是一種暴力。

一定要在意識清醒的狀態下

卡雷拉斯也說,負責任的BDSM玩家一定是在意識清醒的狀態下進行遊戲,但施耐德曼的故事裡,他喝了不少酒。卡雷拉斯強調,在對方酗酒或吸毒的狀態下, 任何人都不應該同意展開BDSM。

post title

卡雷拉斯表示,從受害者口述的故事當中,她對於施耐德曼的用語和行為感到擔憂。

Photo: Nick Kenrick

「我是你的奴隸」

施耐德曼的故事裡,其中一名受害者史瓦拉特曼(Selvaratnam)來自斯里蘭卡,膚色黝黑,施耐德曼稱她是棕髮奴隸(brown slave),並要求她跟著複誦:「我是你的奴隸(slave)。」

卡雷拉斯表示,報導中關於主人(master)和奴隸的用語讓她很擔憂。她強調,主從關係也需要雙方彼此同意,這通常需要經過數年的時間,才能讓雙方清楚知道彼此在這段主從關係當中的立場。

打到隔天都還有傷痕

卡雷拉斯也說道,在BDSM過程中留下的印記(mark)也是參加者彼此需要談判的一部份。她指出,在施耐德曼的故事裡,他把這些女生打到隔天都還會留下傷痕。

卡雷拉斯強調,在BDSM裡面,當施虐者不確定接下來的動作是否會在對方身上留下印記時,應該要先和另一半討論,確認對方是否能接受在身體上留下印記的可能性。

post title

有網友建議,可以使用紅綠燈的顏色作為BDSM過程中的代號,明確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感受,以及自己可以接受的範圍在哪。圖為丹麥哥本哈根的一處紅綠燈。

Photo: Nikita Gavrilovs

確保安全的詞或手勢

卡雷拉斯指出,在過程中一旦有一方講出在雙方在事前共同討論出代表「拒絕」的詞後,另一方就必須要立刻停止動作。卡雷拉斯表示,這個詞彙可以確保BDSM過程中是安全的,而且這個詞最好是在過程中越不可能出現的詞彙越好。

她舉例道,「不」這個詞出現在BDSM的場景裡很合理,另一方不一定會察覺這是在表達「拒絕」,但如果這個詞改成「葡萄柚」,一喊出來對方就能夠清楚知道這是在說不。

可以用交通號誌的顏色

網路匿名部落格Girl on the Net則建議使用交通號誌的顏色,使用字詞或色卡都行。綠色代表可以、好,黃色表示不太確定、但不一定要馬上停止,而紅色就代表立刻結束。

post title

圖為一名戴著帽子的女性,坐在樹蔭下看著《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克里斯認為,不曾參與過BDSM的人,很有可能會受到《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電影而產生不少誤解。

Photo: Scott Crawford

「這是在利用大眾的無知」

臨床性學家克里斯(Celina Criss)表示,不曾實際參與過BDSM的人,很有可能會受到電影《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中的場景產生許多誤解。

一名已經通過認證的性愛教練馬丁(Sarah Martin)則說:「它(指BDSM)可以很性感,但也能表達深切的關愛。」她強調,性永遠不該用來掩護暴力行為,她說:「這讓我覺得這是在利用一般大眾對於BDSM的無知。」


延伸閱讀:《「不確定的話就忍住」瑞典修訂性侵法 要求更明確合意基礎
美國邪教組織NXIVM 領袖在墨西哥落網
「你當時穿了什麼?」比利時性侵受害者衣物展

參考資料:
01 Four Women Accuse New York’s Attorney General of Physical Abuse
02 BDSM and consent: How to stop rough sex crossing the line into abuse
03 Here’s How Consent and BDSM Role-Play Actually Work